經歷過童年創傷,長大以後責怪父母,其實無濟於事。他們為你蓋了一棟房子,放進任何他們覺得對的東西,最後變成你的樣子。沒有建築師可以蓋出完美無缺的房子,如同沒有爸媽可以養出毫髮無傷的孩子。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必為滿屋瘡痍而自卑。並且相信,你可以慢慢找回人生的主動權。


圖片|來源

本文作者|Zean

買自助餐的時候,有個客人問一位中年女員工「這是埋(台語)嗎?」,女員工回答了「這是粥。」引來中年男老闆的怒罵:「人家說埋就埋硬要說粥!妳是怎樣?![email protected]¥&...」喋喋不休重複五分鐘。

站在結帳櫃檯前我晃了神,彷彿回到自己家裡的客廳,看著常常為一點小事破口大罵、面如修羅的爸爸,與總是唯唯諾諾的媽媽。然後腦海裡浮現媽媽數不清地抱怨「我都是為了這個家忍氣吞聲,再來一次我不要嫁給妳爸,你也不要嫁妳爸這種人。」

那一刻我好想對老闆怒吼:「人家也就說了一個粥,也沒有錯,為什麼要罵這麼久?」但可想而知接下來會是一場唇槍舌戰,我是個很害怕別人對我發火的人,被罵絕對支支吾吾火力不足,只好灰溜溜地冷眼旁觀。

記得小時候的自己也曾經頂嘴兇神惡煞的爸爸,但換來的不但是爸爸怒氣更盛「妳這什麼態度?」甚至還有媽媽的責備。

我就不懂了,我想幫媽媽出頭,為何媽媽不僅不跟我站在同一陣線,還要幫爸爸處罰我?

很久很久以後我看到一篇文章,裡面有一句話說:很多被情緒勒索的人,其實是自願上繳自由。

我忽然看懂媽媽對爸爸的臣服。

活在舊時代以夫為天的的準則裡,儘管媽媽不只一次表示自己也能當家,不需要爸爸。但她的人生還是無可避免圍繞著爸爸轉。過往所受的教育與經驗都告訴她,這麼做才能獲得幸福,減少家庭衝突才是王道,自尊與夢想都是其次。於是她成了新時代裡的舊媳婦,一邊羨慕好友們的自由與別人老公的溫柔,一邊卻又沾沾自喜自己為家庭的「犧牲」,並相信這樣的犧牲可以換來孝順的兒女與幸福的晚年生活。

小孩子其實是很好洗腦的,小時候爸媽常常對我們說他們很開明,那個誰誰誰的父母都是軍事教育,說一是一說二是二。然後我居然就相信了。可能我與妹妹目前的生活都過得不錯,所以爸媽洋洋自得,覺得自己教育成功,給了孩子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因此也聽不進任何我們對他們的批評,甚至不無遺憾當年對我們太好沒有實施軍事教育,我們現在才會這樣不聽話……。長年洗腦下,我們就相信自己的家庭健全幸福,毫無問題。

可是我從小極度在意別人對我的看法,一點點微妙的表情變化都能讓我心裡波濤洶湧「他是不是要討厭我了。」;我也很怕挨罵,甚至會為了不要挨罵而說謊;青春期有一陣子我跟爸爸大吵架,罰跪、挨巴掌,每天哭著睡著。一直到我發現自己居然媽媽討好爸爸一樣,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會先想爸媽會不會開心。驚覺自己人生中的每個決定總是下意識地先考慮爸媽會不會不開心的時候,我已經 25 歲了。

我越來越不想回家,越來越覺得這種建立在一個人的喜怒上的家庭溫暖真是個笑話。越來越厭煩媽媽對於出遊的殷殷期待。(媽媽很喜歡旅遊,但爸爸不喜歡,也不喜歡媽媽獨自出門旅遊,只「准」媽媽「陪」我們出去玩)

爸爸退休兩年,閒賦在家,笑容越來越少,越來越不容易開心;(也是因為這樣,我才發現自己居然總是想討他開心。)媽媽因為孩子不在家裡,終於有點長進,不再唯唯諾諾,開始會跟爸爸冷戰。爸爸發脾氣的頻率與幅度變小了,開始會主動向媽媽低頭,媽媽說爸爸修養變好了。看起來一切都在好轉。

可是我罹患了憂鬱症,已經服了一年半的藥。我已經變成一個太容易在意別人開不開心、常常下意識地討好別人、而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麼的人。

我有一份看似人人羨慕的前程,有幾項培養出來的才藝,有一群知心好友。可是我沒有夢想,沒有特別喜歡的興趣,不知道做什麼才會讓自己開心。

原生家庭造成的心靈傷痕就像屋裡破洞的一扇窗,平時也不影響生活,下雨天放幾個水桶也能將就著過。久而久之,你會以為屋子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硬要去告訴別人「窗子破洞了」反而惹人厭煩。但它就是存在。隨著房子越來越老舊、堆積的東西越來越多,颱風一來,心靈就潰堤了。

看到這裏一定有人覺得,去計較窗戶怎麼破的,又能怎樣呢?二十幾歲的人,自己沒辦法修好嗎?自己抗壓性低推給爸媽說心靈傷痕,實在是太幼稚了。

就部份來說,以上指控其實沒錯。就算爸媽為自己當年的傷害與視而不見多年道歉,破洞的窗戶也不會就此補好;被風雨重創、傷痕累累的心靈各處更不是他們的責任。他們給我們蓋了一棟房子,放進任何他們覺得對的東西,最後變成你的樣子。沒有任何建築師可以蓋出完美無缺的房子,也沒有爸媽可以養出毫髮無傷的小孩。他們很用心地蓋好了一棟房子,供給任何他們覺得最好的東西。責怪他們,並無濟於事。

但是,窗戶破了並不是你的錯。心靈潰堤也不是你自作自受。你無須責怪自己承受不了風雨,也無須為自己對父母產生的怨懟感到慚愧。但請記得,所以痛苦、不滿、仇恨、悲傷都會遠去,但是愛會留下來。修復窗戶是我自己的責任,但是慢慢來,不要急。不用為滿屋瘡痍而自卑,也不用每場小雨的如臨大敵。

生命給了我們缺口,歲月能把這些遺憾雕刻成花紋。一步一步,給自己時間,慢慢來吧,你會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