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主修建築的 Balmain ,發現自己對能夠展現人體輪廓的服飾更感興趣。於是,他毅然決然離開本行,踏入時尚設計產業。Pierre Balmain 創造數十年如一日的經典輪廓,尤其彰顯女性身形的理念至今仍受人吹捧。


圖片|來源來源

談到 Balmain ,闖進你腦海的是2015年接軌快時尚的「 Balmain X H&M 」聯名設計、16年應歐洲國家盃順勢推出的「 NikeLab X Olivier Rousteing 」足球鞋款、17年跨界美妝系列的「 Loreal Paris X BALMAIN 」12支浮誇霧面唇膏,抑或18年Beyoncé於Coachella表演時完美駕馭的埃及豔后黑金色披風?


圖片|來源來源

這位頗有野心的年輕創意總監,除了大玩聯名引起品牌熱潮之外,也具備洞悉社群媒體風向的過人天賦(他拍時尚大片的主Key不外乎就是 Kardashian-Jenner-West 家族、 Hadid 姐妹、 Joan Smalls 等當紅明星),另外,他本人還曾全裸登上法國雜誌《 Têtu 》的封面,被譽為當今最有模特兒架勢的設計師。(同場加映:專訪 Balmain創意總監:擁抱多元,才是時尚真義


圖片|來源來源

時常在 Instagram 與眾多超模公開亮相的 Olivier Rousteing ,成功讓自己成為鎂光燈下的新起之秀,說 Balmain 多少沾了他的光,一點也不為過。


圖片|來源來源

的確,在 Balmain 邁入 21 世紀後可說漸漸被時尚圈淡忘,甚至很少人知道連老佛爺 Karl Lagerfeld 也曾短暫接任品牌總監一職,但讓Balmain再次躋身精品產業龍頭排行,確實該歸功於 Olivier Rousteing 。

儘管在經營模式上,他使用與其他一線設計師截然不同的策略,不過當我們細論設計概念本身,無論是鉚釘與金屬釦環的頹廢造型、硬挺俐落的龐克風剪裁、古羅馬戰士的滾邊金色魅力等現代元素,依舊能從中窺見 60 年前 Pierre Balmain 本人堅持並相當擅長的「經典輪廓」。


圖片|來源來源

少了 Olivier Rousteing ,也許今天我們就不會對於 Balmain 的品牌故事感到興趣;倘若沒有 Pierre Balmain 當年對於女性線條的擇善固執,如今紅毯上的戰服常勝軍也許就會另有其人。我們當然可以著迷於 Olivier Rousteing 一手包裝的紙醉金迷,但絕不能忽略,是 Pierre Balmain 創造了數十年如一日的經典輪廓,而如今彰顯女性身形的理念依舊受人吹捧。


圖片|來源來源

“Dressmaking is the architecture of movement, and nothing is more important in a dress than its construction.” Pierre Balmain 曾這麼說道。

大學主修建築的 Balmain ,發現自己對於結構的熱忱並不設限於房舍本身,反倒對於彰顯人體優雅輪廓的服飾相當感興趣。隨後他毅然決然離開本行,在Lucien Lelong 實習時結識 Christian Dior ,兩人原先計劃合夥開創品牌,卻因為理念不合而作罷。(試想當初若成功合作的話,當今的時尚圈該有多不一樣?)


圖片|來源來源

1945 年, Balmain 首次在其工作室發表,寬沿禮帽、高腰收束、浪漫皺摺及暗黑色系等元素,成功奪得眾人目光。

從修長輪廓、葫蘆身形、窄肩收腰的極簡主張中, Balmain 認為巴黎時裝的優雅極致在於穿上的模特兒不需要首飾就能自信踱步,他評論美國時裝產業傾向譁眾取寵,將當時紐約的第七大道評為「庸俗」。


圖片|來源來源

纖細、刺繡布料點綴、偶以皮毛增添質地,對於初試啼聲的Balmain,攝影師 Cecil Beaton 和設計師 Christian Berard 說他是「城裡的新寵」。

法國時尚界更是相當興奮,終於出現一個創新輪廓剪裁,單看一個系列就能觀察到Balmain建築相關的背景,就連百摺長裙也能如此「有架構的」貼合女性線條。


圖片|來源來源

方至 1960 年代,時尚才成為大眾密切討論的話題(在那之前宛如一群高冷設計師互相吹捧,實為乏人問津。),而法國時裝也開始吸引到哲學家、藝術家及知識份子的注意。設計師開始邀請他們到最前排看秀,而這些社會菁英也將其視為觀賞歌劇一樣隆重登場。

有趣的是,當時並沒有現代粉絲掛帥的時尚份子,在 Elsa Schiaparelli 及 Coco Chanel 的秀場出現的竟是作曲家 Igor Stravinsky 、詩人 Jean Cocteau 甚至西班牙畫家 Dali 的身影。


圖片|來源來源

不過,與 Cristóbal Balenciaga 、 Yves Saint Laurent 甚至昔日好友 Christian Dior 不同,當時主流設計師依然維持著疏離形象,只在發表新作時才與媒體接觸;相反地, Balmain 和當時的社交名媛、女演員互動相當熱絡, Marlene Dietrich 及 Katharine Hepburn 不僅檯面上時常換上 Balmain 的設計亮相,在Ginette Spanier( Balmain fashion house 負責人)的自傳裡更提到設計師與客戶私底下甚至會在家中聚會用餐。


圖片|來源來源

說到這裡,你是否也觀察到一個蠻有趣的巧合?素不相識的Pierre Balmain及Olivier Rousteing,兩人對於「明星效應」的優勢都相當敏銳, 1956 年,女演員兼好友的 Brigitte Bardot 身穿白色亮片緞面禮服出席皇家電影節時隨即造成巴黎時尚圈轟動,好似在替後續推出的高訂系列埋下伏筆。

不管是如今回味仍然經典的Antonia Dress、Jolie Madame Suit、宮廷風印花落地禮服及平口緞面格紋長禮裙,不斷透過名人加持而延燒話題,輪廓設計則堅守收腰、貼身、優雅三個原則,再透過蕾絲、綢緞、亮片翻新花樣。


圖片|來源來源

反觀 Olivier Rousteing 手下的 Balmain ,依然收腰、貼身,風格卻從優雅轉為前衛性感,逐漸往下開拓的胸線、向上延伸的裙擺,縱使布料越用越少,葫蘆狀的輪廓卻始終如一。

他曾在寫給前任創意總監 Christophe Decarnin 的信中提到:「我喜歡每個時期的 Balmain ,並且從中啟發自己設計時的靈感。」

現在看來果真沒錯,也許正是他用心鑽研品牌創立當時的初衷,再混入自己喜愛的流行元素,才能帶領Balmain從谷底反彈。


圖片|來源來源

從1950年代沙龍裡頭的一套套純色系的 Vintage Dress 到當今紅毯上每每令人驚呼的搶眼禮服,是否會不自覺地比較兩者的優劣之別呢?我認為這是不必要的,如同前面提到的,少了 Pierre Balmain 怎樣都看不膩的優雅輪廓,或 Olivier Rousteing 縱橫於時尚圈的社交手腕,也許這篇文章根本就不值得你讀到這了,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