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要停留在女性價值建立在子宮的時代。每一個妳,都值得擁有自己的權利。

文|楊雅筑 / 心曦心理諮商所 諮商心理師

「我是一位女性,當我選擇不進入婚姻時,我的母親反對。她堅持,女人應嫁雞隨雞 嫁狗隨狗⋯⋯她自己也是女人,她明明在婚姻中也很辛苦,為什麼她不能理解我?」

當時的妳還未婚,卻被剝奪自己人生走向的權力。她彷彿要使妳噤聲、服膺於一段婚姻 / 生兒育女,才能使妳的人生能「圓滿」、「修成正果」;否則,都被視為離經叛道、幼稚、不成熟、沒定性⋯⋯。

當你被視為一個行動子宮的時候,你的感受如何?

女性自小受父權思想馴化,隨著年歲漸長,往往也無意中深深吸收內化父權對女性的壓迫,並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對其他陌生女性、女性友人、女兒、甚至是媳婦等伸出父權的手、吐露出父權的言論。

所以,你一定也很常看見,婆婆往往也曾是婆媳關係、婚姻關係中的弱勢 / 受迫者,但卻會在成為媽媽、婆婆的某一天,升級成為壓迫者的翻版,把自身的委屈重新演化施加於下一代的年輕女性。要求身邊的女性晚輩,應壓縮自我,無私的將自己獻身於婚姻、家庭、夫家,只有為人賢妻、為人良母、為人巧媳,才能將女職發揚的淋漓盡致。但身而為人的價值,僅止於進入婚姻、為人伴侶、生育子女嗎?

為什麼人生選項只能被限縮且硬生生劃分為二:妳是無私奉獻好女人、或是自私自利壞女人?

那限縮於為人伴侶與生育子女,作為女人還是個完整的人嗎?或是一個行動子宮?(延伸閱讀:我值不值得被愛,和我的子宮無關


圖片|來源

我略去了陰道 / 陰蒂是刻意的,因為女性的性慾始終是被閹割的,自幼至長至年老皆如此。妳應守身如玉、愛惜羽毛、溫良恭儉讓、安分守己,否則就是淫蕩放浪。

女性的性是不被看見的,女性的性是極度被壓抑馴化、只為婚姻內生殖而存在的,否則就會被冠上「未婚生子」、「隨便」的女性。

男性的性卻是非常被鼓勵的,男性躍動的慾望被視為理所當然,為人妻應滿足為人妻的床第義務,否則丈夫出軌就是老婆沒把先生服侍好;男性豐富的性經驗甚至可被恭維「萬用鑰匙」,相反地,當女性性經驗多於一人、或於婚姻外,則會被以「北港香爐」、「公廁」、「臭鮑」稱之。

女性不是只是一個性器官

女性除了被壓迫的性與生殖之外,還有許許多多的面向,都應被重新看見。身而為人的價值,不是每個獨一無二的自己嗎?

每個獨特的靈魂都有自己的力量與動向,有人追尋金錢、有人追尋名聲、有人追尋權勢、有人追尋意義、有人追尋情感⋯⋯。但為什麼當你降世成為女性的那一刻,似乎已經斷定了,你的人生價值的完滿在於「結婚了沒?」、「什麼時候生小孩?」、「女人吼,還是要生小孩,才是一個真正的女人」?

我不是只是一個子宮,我是一個完整的人

請看見我,我的想法、我的心情、我的力量、我的脆弱、我的選擇⋯⋯,這不是片段的、碎裂的、被切割的,這些都是我的一部分,請以一個完整的個體來看待我。

可以把一個人的身體、靈魂、思想、感受、決定還給女人嗎?還給我們的阿嬤、媽媽、阿姨、嬸嬸、姊姊、妹妹、姪女、女兒⋯⋯。

那是自由、那是人權、那是平等,那是自在的婆媳關係、平等的婚姻關係、共享的親子生活、互相成全與尊重的職涯發展,讓每個性別都同等擁有選擇婚姻、家庭、養育、獨身、職涯等權利。


圖片|來源

沒有人需要被婚姻家庭的單一價值綁架。如果有適合的對象很好,如果沒有適合的對象也沒關係,如果有家庭很好,如果喜歡獨身也很好,如果想暫時一個人也很好,如果想等待愛情也很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時間。(延伸閱讀:我是女性主義者,該如何跟異男談一場平等戀愛

這是每個人的決定,讓我們把每個人的權利還給每個人,讓我們的形象都被看見,讓我們的聲音都被聽見,讓我們找到自己獨一無二的價值、如我所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