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小學教室,有 79% 的孩子有「裸色偏見」,因此日本美妝品牌 SHISEIDO 和文具品牌 Kokuyo 發起了「膚色蠟筆」活動,讓我們一步步溫柔地撕下刻板印象。

一般溫文知性的女仕在選擇高跟鞋時,都會偏向百搭日常的顏色,在黑白色以外,裸色就是另一女仕最愛顏色,不但低調奢華亦能顯白,不溫不火﹐恰到好處。裸色一詞常被解讀成淺米色或象牙色,但事實上「裸色」直指皮膚顏色,而世上人種之多,膚色亦有深淺之分,所以裸色不應只代表淺米色或象牙色,因為每一萬個人應有一萬種裸色 。這種偏袒的舊有階級觀念問題近年被多個界別正視和關注,而對膚色素有研究的日本美妝品牌 SHISEIDO 則決定由小學開始灌輸共融概念,尊重差異,不再誤解「裸色」定義。

淺色芭蕾舞服裝一直被視為正統顏色。(Freed of London)
淺色芭蕾舞服裝一直被視為正統顏色。圖片|來源

雖然黑人潮流文化在現代社會已是主流的一種,但很多帶有種族歧視的舊有定義其實仍然揮之不去,對「裸色」的色彩偏見更是可見一斑,故時尚世界一直不缺為有色人種平權的故事。例如法國奢侈鞋履品牌 Christian Louboutin 於 2016 年將旗下品牌的裸色系產品,擴大至 7 種深淺不同的色調,該系列的設計靈感大多來源於芭蕾舞鞋。因芭蕾舞被視為上流社會的家庭節目,一般舞團亦不會錄用非裔舞蹈員,而向來芭蕾舞鞋亦只會以淺粉色布料製作,顯示深膚色舞者不被主流接納,因此 Christian Louboutin 用芭蕾舞鞋來靈感就是要反傳統,擁抱多元化社會。


圖片|來源

裸色不是一種顏色,而是一種概念

Christian Louboutin

Christian Louboutin於2016年將旗下品牌的裸色系產品,擴大至7種深淺不同的色調,該系列的設計靈感大多來源於芭蕾舞鞋。(網上圖片)
Christian Louboutin 於 2016 年將旗下品牌的裸色系產品,擴大至7種深淺不同的色調,該系列的設計靈感大多來源於芭蕾舞鞋。圖片|來源

Christian Louboutin於2016年將旗下品牌的裸色系產品,擴大至7種深淺不同的色調,該系列的設計靈感大多來源於芭蕾舞鞋。(網上圖片)
Christian Louboutin 於 2016 年將旗下品牌的裸色系產品,擴大至7種深淺不同的色調,該系列的設計靈感大多來源於芭蕾舞鞋。圖片|來源

Christian Louboutin用芭蕾舞鞋來靈感就是要反傳統,擁抱多元化社會。(網上圖片)
圖片|來源

Christian Louboutin用芭蕾舞鞋來靈感就是要反傳統,擁抱多元化社會。(網上圖片)
圖片|來源

Christian Louboutin用芭蕾舞鞋來靈感就是要反傳統,擁抱多元化社會。(網上圖片)
圖片|來源

Christian Louboutin於2016年將旗下品牌的裸色系產品,擴大至7種深淺不同的色調。(網上圖片)
圖片|來源

至於在日本,原來也會因為膚色之間的差異,來衍生出問題。日本的學校都教育孩子要團結一致,社會風氣講求同化一體,安守本分,不會標奇立異,所以在旁人眼中日本小孩都特別聽話可愛。然而,正是因為日本兒童注重一致性,每當看到與主流不同的同學時會排斥異己,例如在日本的混血兒,正正常因為膚色問題而被欺負。有見及此,日本美妝品 SHISEIDO 與創意代理商 R/GA 一同創作「My Crayon Project」,以蠟筆打破小朋友先入為主的概念。Shiseido 走進小學教室後,就向小學生發問:「你的皮膚是什麼顏色?」,在場約 79% 的學生回答:白桃色(pale peach),可見「裸色偏見」的確存在於小學生的思想中。接著, Shiseido 用皮膚分析儀掃描每位小孩的皮膚,分析每個人皮膚獨特的顏色,再找來了日本老牌文具品牌 Kokuyo 合作,為班上每一位同學製造出獨一無二的膚色蠟筆。(延伸閱讀:【性別觀察】社會急需的性別教育:被拒絕是理所當然,被接受不是

Shiseido用皮膚分析儀掃描每位小孩的皮膚,分析每個人皮膚獨特的顏色。(R/GA)
Shiseido用皮膚分析儀掃描每位小孩的皮膚,分析每個人皮膚獨特的顏色。圖片|來源

Shiseido用皮膚分析儀掃描每位小孩的皮膚,分析每個人皮膚獨特的顏色。(R/GA)
Shiseido 用皮膚分析儀掃描每位小孩的皮膚,分析每個人皮膚獨特的顏色。圖片|來源

日本老牌文具品牌Kokuyo推出沒有名字的顏料(Nameless Paints),為改變小孩對於色彩的認識,賦予運用色彩的可能性。(Kokuyo)
日本老牌文具品牌 Kokuyo 推出沒有名字的顏料(Nameless Paints),為改變小孩對於色彩的認識,賦予運用色彩的可能性。圖片|來源

日本老牌文具品牌Kokuyo推出沒有名字的顏料(Nameless Paints),為改變小孩對於色彩的認識,賦予運用色彩的可能性。(Kokuyo)
日本老牌文具品牌 Kokuyo 推出沒有名字的顏料(Nameless Paints),為改變小孩對於色彩的認識,賦予運用色彩的可能性。圖片|來源

蠟筆寫上了每位同學的名字,學生們打開蠟筆時都為擁有自己獨一無二的顏色而十分興奮,亦發現異口同聲說自己的皮膚是白桃色的同學,手上的膚色蠟筆亦有差異,原來世界上不只一種膚色。小學生興奮過後,被要求用膚色蠟筆畫一幅自己的肖像,過程中小學生份外投入,最後更交換畫筆互相畫對方的肖像。這個計劃展示了理解與尊重的的重要性,亦提醒了老師及學生歌頌獨特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只有理解彼此才能真正達至共融社會的真諦。(延伸閱讀:性別新鮮事|女性主義字體 Feminist Letters 免費下載!

蠟筆寫上了每位同學的名字,學生們打開蠟筆時都為擁有自己獨一無二的顏色而十分興奮。(R/GA)
蠟筆寫上了每位同學的名字,學生們打開蠟筆時都為擁有自己獨一無二的顏色而十分興奮。圖片|來源

小學生興奮過後,被要求用膚色蠟筆畫一幅自己的肖像。(R/GA)
小學生興奮過後,被要求用膚色蠟筆畫一幅自己的肖像。圖片|來源

日本美妝品牌Shiseido與創意代理商R/GA一同創作"My Crayon Project",以蠟筆打破小朋友先入為主的概念。(R/GA)
日本美妝品牌 SHISEIDO 與創意代理商 R/GA 一同創作「My Crayon Project」,以蠟筆打破小朋友先入為主的概念。圖片|來源

日本美妝品牌Shiseido與創意代理商R/GA一同創作"My Crayon Project",以蠟筆打破小朋友先入為主的概念。(R/GA)
日本美妝品牌 SHISEIDO 與創意代理商 R/GA 一同創作「My Crayon Project」,以蠟筆打破小朋友先入為主的概念。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