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段失敗的婚姻後,我才發現其實是自己將原生家庭的模式帶進婚姻,是我自己沿襲了母親從來不懂得自愛自重的習慣,單方面覺得自己為家庭付出所有,沒有看見對方的付出與奉獻。後來才懂得,成年人的愛,如一場馬拉松的慢跑賽,是一場在獨立與依賴、付出與給于、情商與心智上,都需要實力與能力旗鼓相當的跑友,才能完成的馬拉松考驗。

文|德國皮爾斯夫人

因為某回出差工作,入住了一家很有風格的飯店,說很有風格是整間飯店的大型藝術繪畫創作是出自飯店女主人的作品,就在我跟客戶在飯店的餐廳用完餐準備起身前往城裡的舊城區走走時,這時飯店的女老闆走向我們溫暖問候我們,對飯店提供的餐點滿意嗎?有沒有什麼要改進的地方,在我們寒暄小聊後,她突然跟我說,明早享用完早餐,如果有空歡迎我到飯店裡的秘密基地造訪!

夜裡想起女老闆說那秘密基地的火光,隔日一早我特別提早去享用早餐,也算好了去搭火車前,多預留了一個小時時間前往她說的那個秘密基地,等我將門推開看到的是一間充滿西藏佛教味濃厚的靜心室,十坪大的空間裡掛了五彩的唐卡以及一尊莊嚴的綠杜母神像,細看貢壇上的鮮花與燭火,每個角落都感覺得到女主人對小小聖地的看重用心,置身在這個空間裡,身心油然有種觸動不自覺閉起雙眼靜心起來,十多分鐘後雙眼打開,看到女主人早坐在離我前方不遠的靜心蒲團上,當下空氣裡流轉著安詳寧靜的氛圍,我好奇地問起她,是甚麼原因讓她特別在飯店裡的空間裡,設置了一間如此獨特的靜心室。

她似乎避也不避諱地直說,是一段失敗的婚姻,聽到當下我心裡有點像岔到氣,但仍佯裝成鎮定模樣繼續聽她說下去,她十五年前的她離開了婚姻,當初離開覺得是前夫的錯,因為是他拋下了她,但這個認知卻在十年前被她自己打破了,她說當時她為了自我療傷,先生離開她後來,為了振作自己,大膽開始去圓自己的夢,上了繪畫治療藝術課程,希望幫自己慢慢解心理的痛苦。

為期一年的課程學習裡,認識了一個習修密佛的朋友,透過這位新朋友她進入另一個全新的靈修信仰世界,她開始去參加朋友的共修團體,幾年的持續自我覺察與練習裡,她說她終於有能力看清那個失婚的痛與敗,她說其實在婚姻裡的她,看似她為家庭付出犧牲做出各種好事,但那個付出努力的平行線上,她常常是不斷對先生抱怨與嫌棄,因為她覺得她的付出沒被他看見與在乎,一開始婚姻的前幾年先生裝做沒聽見,但後來被她嘮叨嫌棄久了,每天的家庭生活演變成對彼此咆嘯與叫罵。(推薦閱讀:柚子甜交換日記|婚姻練習題,我們都需要,不討好的勇氣


圖片|來源

她苦笑著說,以前沒有自我覺察能力就不斷怪別人,但突然有天看懂後發現是自己將原始家庭的模式帶進婚姻,是自己延襲了母親從來不懂得自愛自重,從來不懂得當一個需要學習將力量放在自己身上,成為一個可以自我創造快樂的女人,所以那匱乏的愛在付出投注到另一個人身上時,絕對在身後暗藏了一把刀,如果對方沒有馬上給適時的回饋,嘴裡的酸言酸雨就準備隨時登場射向對方。

聽著此刻的她說得不激不動,甚至落落輕鬆如在談另一個女人的故事之際,她眼神正正的對著我說,那婚姻後期先生對她的惡言相向與不尊重,是她當時內心的反射鏡,因為她本來就是一個不愛自己與不夠珍惜自己的女人,自然會遇見不尊重她的人,而內裡自愛的能力匱乏,所展現的愛不是只有雜質,那樣的愛給了別人常讓人想逃也無力消受。她說這個殘酷的自我看見雖然付出了一段婚姻代價,但她說也因為如此她開始進入另一個靈修世界,開始經營飯店,更將自己的繪畫創作跟飯店美學做了完美的創體。這樣一個被失敗洗滌過的女人,奉上十多年的自我面對與勇敢穿越,換來另一個全新風貌的人生。

與她相談甚歡仍需要去趕火車的我,臨走前還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的問,現在的她有伴侶嗎?這一問她臉上如花綻放似的,光彩奪目笑著說當然有,是一個住在漢堡的的律師,兩人都五十多歲的人了,修行與生活興趣都接近,生活一起特別自在輕鬆。(推薦閱讀:「我愛你,無止盡」製造兩人間的儀式感,保有熱戀心情

坐在火車回程的路上,在靠窗位置看著窗外飛快的風景裡的我,不斷想起她跟我說的那段話:她說如果每個女人與男人,沒有先好好遇見過自己,懂得照顧愛自己,那麼即使遇見哪一款的真命天子與天女,不愛自己的人必定會親手慢慢將那段關係搞砸;她說成年人的愛,如一場馬拉松的慢跑賽,是一場在獨立與依賴、付出與給于、情商與心智上,都需要實力與能力旗鼓相當的跑友,馬拉松考驗得不是如短跑的衝刺力與火力,雙人馬拉松要耐力不懈前進,關鍵點與不敗之點就是,當雙方兩人都不斷練習將自愛、自我覺察,自我滿足當成一生最重要的事;她說比較能愛自己的兩人,給出彼此的愛是自身滿溢出來給出的芬芳,那愛如茉莉花散發的淡雅芬芳,輕輕盈盈地不黏不膩,卻讓人一想起你來就會莞爾會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