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十月團隊誌內容,專訪女人迷共同創辦人陳怡蓁,沉著穩重的她,如水一般的「變形者」,分享她在工作上的心境轉折與成長。若未來想搶先閱讀精彩的團隊專訪,歡迎加入有伴計畫

團隊中總有一種人,不必說話,站在那裡,就能安定人們慌亂的心神。我想在女人迷,那個人就是 Tanya。歡騰的辦公室裡,她自有一股寧靜而沉穩的氣韻。會議中開口,輕言細語,卻帶著堅定不屈的信念。

她也是流動的,流動在各個 Lab 中,哪裡需要協助,她就幻化成不同樣子,以不同形式,支撐所有夥伴。

專訪那天,Tanya 準時坐在位置上,但手裡事務仍未處理完:「再給我一分鐘。」她說,聲音依然溫柔,兩隻手飛快地打字。我應聲說好,埋頭也敲著鍵盤,卻時不時偷瞄了她幾眼。

然後腦子想,如果上次專訪的行銷公關 Julie 是火,那 Tanya 應該就是水吧。

遇到挑戰,你能做的就是面對

Tanya 的名片職稱很酷,寫的不是什麼 COO、CFO、CTO⋯⋯,而是 Transformer(變形者),像變形金剛一樣,這也是她在女人迷的位置。

我想這個職稱完全可以反映在 Tanya 做過的事情上。在女人迷初創時期,Tanya 做過總編、社群編輯、行銷、COO、業務 leader、CNO。除了內部營運,還需要讓女人迷 Logo 在網路以外的管道露出,譬如偶像劇與女性頻道合作。甚至在女人迷情慾網站臉紅紅剛架設好的一年裡,撰稿、異業合作,Tanya 都曾負責過。她笑說當時 FB 抓十八禁還不太嚴的時候,臉紅紅還能經營粉絲團。

現在的 Tanya,除了是 Service Lab 的 Leader,也仍舊悠遊在各個 Lab、各領域中,從獨自作業再到團隊協作,由數字檢視女人迷的每個行動成果,並且訂立目標、策略。

起初,Tanya 也認為自己像是身兼多職,但漸漸地,她的心態有了轉變。譬如作為 Service Lab 的 Leader,非程式背景的她其實有幾番掙扎,但她開始去思考:要成為 Service Lab 的 Leader,如果沒有工程師的技能,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她把自己抓出來,對所處位置審視了一番:「我不只是主編,我不只是行銷企劃,我也不只是 Service Leader,其實我是 co-founder,身為一個 co-founder,要在各種角色之間轉變是必然地,也是應該地。」我盯著說完話的 Tanya,那雙眼,無懼。

她將公司比喻為房子,若房屋要穩固,樑柱一定要穩,而 Tanya 作為 co-founder,必須了解每根樑柱的狀況。當她發現某些樑柱被蟲蛀,並非耗費全部心力照顧這些柱子,而是用大局觀、總體房屋狀況思考:假設目標是蓋一百層的房屋,現在五十層就開始搖晃,她應該要擬定什麼策略,去一次對應每根柱子的狀況,幫助房屋蓋到一百層?

不是凡事都選擇自己來做,而是有效幫助團隊一起成長,整合女人迷所需的人才以及資源。(延伸閱讀:熱情讓你走得快,責任感讓你找到一群人陪你走得遠

我聽 Tanya 笑談這七年做過的事、思維轉變,內心卻驚異不已。我問,這段跨領域過程中,妳有沒有恐懼過?接著我開始回想在每次團體會議裡,她總是處變不驚的表現。沒想到她卻說自己不論在接下新位置、執行新事物的過程,都會感到恐懼。但自己之所以看起來淡定,與個性有關,也跟態度有關。

「反正遇到挑戰,就是要去面對,逃避不會被解決、哭叫不會被解決。」她歪頭想了一下,「我可能有時候還是會感覺很爆炸,然後,我會適度找到讓自己可以抒發的方法。」不然天上會降下小精靈來幫忙嗎?Tanya 打趣道。

當團隊夥伴都夠強,我們就能一起走向遠方

我以為 Tanya 在各領域都能如魚得水,她卻突然說:「溝通是我的短板。」

我愣愣地看著她,除了訝異於她對自己如此誠實,也是因為,我根本看不出來那是她的短板,像是去年 GWIS、今年的 Media Tech 媒體科技大會,Tanya 都有沉著優異的表現。但她語氣輕鬆,談起自己在「溝通」時遇到的挑戰。

對她來說,創建制度是有脈絡、邏輯可循,但在與人溝通上,小時候因為努力過,卻跌了跤,讓她開始對處理人際關係感到害怕。也因為如此,她以前甚至不去人多的地方,只要能網購的東西,就不會到實體店面購買。

而對於溝通的恐懼,讓她逐漸養成「一人工作」的習慣。在創辦女人迷以前,她曾有過失敗的領導經驗,當時對於組員沒有完成的任務,因為覺得溝通麻煩,二話不說就扛過來做,而非理解組員為何做不到。

抱持著「自己做最快」的想法,不僅讓自己天天加班,組員也無法發揮能力與貢獻,這種做法只會兩敗俱傷。直到創立女人迷,開始做業務、接 Leader 後,Tanya 才試著釐清排斥溝通的原因:逃避,是因為不擅長。面對不擅長的事情,需要花非常多時間與心力,而她不想花時間在不擅長的事情上,所以選擇否定自己的溝通能力。

後來在與女人迷團隊合作中,她逐漸意識到溝通的重要性,如果不去面對自己的短板,公司永遠只能停留在某個範圍。因此她花很多時間摸索,上溝通課、與不同夥伴學習。溝通失敗沒關係,那就再嘗試,最重要的是汲取每次的失敗經驗,找到自己能與短版相處的方式。

「這七年來,我一直都在學著放手。」Tanya 語氣突然放得很輕,目光越過我,放得好遠,像是在看著未來的女人迷:「我們的理想很大、夢很大,回推回來,絕對有很多事情要被執行,當事情更多的時候,你不分工,一定完蛋。」

女人迷一直相信「一個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遠」,而這就是 Teamwork,也是 Tanya 在女人迷最大的學習。她努力練習,讓自己放手,讓團隊中的每個人適得其所。(延伸閱讀:職場大人學:擁有一起共患難的工作「好夥伴」,是難能可貴的幸運

「我希望每個團隊夥伴都夠強,當每個人都很強,我們就可以做出很棒的事情。」Tanya 溫柔說著。

Tanya 是個樂於面對挑戰的人,機會來了,捉著就上,總是用盡全力嘗試,和團隊向著遠方奔跑。路途總有跌宕,但無所謂,拍掉灰塵重新站起,她依然能溫柔且堅定地走向前方。

在創業的過程中,遇到一群又一群堅持理想的同伴,是件多麼浪漫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