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精選語錄給你溫暖,親吻你的寂寞、撫慰你的憂愁,輕輕地,陪伴你度過今夜。

女人迷晚安語錄,相信每字每句的力量。婚姻平權這條路上,有爭執、有謾罵,但請你們不用害怕,11/24 平權公投我們一起擁抱彩虹,讓愛的定義再擴大。(延伸閱讀:半世紀的婚姻平權運動史:今年會是台灣平權元年嗎?

#1

直視自己的情慾,一個人才能感覺快樂。不一定要和性有關係,譬如擁抱自己的性向、直視自己的性慾望想像做想像,那才是讓人感到最基本快樂的一件事。

Hush

社會對身體的想像始終貧乏,我們只能在屏幕上假裝清白,偶像的裸露比 AV 女優的事業線好,異性戀的親吻比其他情慾可能安全多了。關於情慾,為什麼我們不能坦蕩蕩、不能承認我使用交友 APP?

「直視自己的情慾,一個人才能感覺快樂。不一定要和性有關係,譬如擁抱自己的性向、直視自己的性慾望想像做想像,那才是讓人感到最基本快樂的一件事。」

我請 HUSH 談他對「不一樣」的想像,他說:「每個人都是不一樣。有個悖論在裡頭:當每個人都不一樣,每個人都一樣了。」

「舉高中穿制服的例子,當大家都要穿上一樣制服,你就會看到很多人動手腳,別個別針、改褲子,那些小手腳就是不一樣的地方。我們無法用制服讓大家變成一模一樣的人,這個社會沒有允許你做不一樣的人,只是他們希望你不要那麼特別。」

不一樣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但總有穿不下制服的人,小眾中的小眾,面對不一樣,我們有沒有更多維度的理解?這是每個人的課題。

「知道自己為什麼驕傲。」這是有一次 HUSH 替一個歌迷簽名留下的話,他知道那位歌迷的性傾向,這句話對他來說就是定心丸,現在他送給每一個對自己的「奇怪」感到慌張的人:「重點在知道,珍惜與守護自己值得驕傲的特質,才能完整自己。」

文章|愛是同一個答案!專訪 HUSH:現在是 2015,我是 GAY 有什麼問題嗎?

#2

不管宗教、非宗教我們都談到愛這個字,愛可以不分國界不分膚色種族,但是為什麼要去分性別?這是非常荒謬的。

祁家威

祁家威,同志平權運動者、臺灣同性婚姻釋憲案的聲請人。

1986 年,他至臺北地方法院公證處請求與另一名男性公證結婚遭拒,此後數十多年,持續為同志與婚姻平權奔波,並促成 2017 年 5 月,大法官公布《釋字第 748 號》解釋文,宣告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屬於違憲,此一平權路上的重大里程碑。

針對 11 月 24 日的平權公投,他想對大家說:「去年司法院釋字 748 號出來後,一些反同的基督徒認為是世界末日。這次反同公投如果輸了,希望他們不要再認為是世界末日,因為地球還是在轉。」

「婚姻平權是非常自然、正常人、一般的行為,不要把它看成洪水猛獸。」

文章|Out in Taiwan|公投,不該用來決定人的分類

#3

因為曾遭受歧視,我學會了同理。所有發生在我身上的壞事,都教我學會了同理。

Ellan DeGeneres

「我決定對自己誠實,也誠實表達我是誰。奇怪的是:那些因為喜歡我的幽默的人,突然間就不喜歡我了,只因為我也想成為我自己。」

艾倫成了美國第一位出櫃的女性喜劇演員。因為人們不斷地嘲笑,加上原本的節目被取消,她被業界視為一個巨大的失敗範例。

「沒有人想接近我,我沒有任何經紀公司,沒有任何工作機會,我瞬間什麼都沒了。」 她低聲請求無數個電視台經理給她工作機會,但電視台認為,人們再也不會收看她的節目了。

2003 年,她重回舞台,開啟《艾倫狄珍妮脫口秀》,艾倫說這樣的經歷,使她更具有同理心,也更珍惜她的觀眾。

「多數的喜劇是立基於取笑、消費他人,而我發現,這不過就是一個巨大的霸凌。因此,我想示範一件事:你可以同時是好笑的、也是善良的,你可以逗人發笑,而不須傷害另一群人的感受。」

文章|Handsome Lady|艾倫狄珍妮:走過業界霸凌與憂鬱症,我終成自己

#4

戲可以重新再演,但人只能活一次。

張國榮

在那僅能以好朋友相稱的年代,張國榮獻上委婉長情的告白。節目裡,張國榮的前女友毛舜筠問起他的戀愛,張國榮淡淡說一句,「我喜歡他,就因為他好。」

張國榮的愛車車號,是特別選的,DC339,粵語裡的「唐張長長久久」。 他相信他在與不在,這份感情也會長久。哥哥走後,唐鶴德的日子滿是追念。時間飛過十餘年,他過了很久以後,才願意再次戀愛。

每逢節日,他不忘祝願哥哥快樂,他記得他的生日,懷念他最喜歡的聖誕節,瞧見花開,他便寫,「春天該很好,你若尚在場。」戀人不在場了,張國榮卻未在記憶裡缺席,世界始終記得那次堅定的牽手。

在那十足禁忌的年頭,仍然封閉的香港,有這麼一對戀人,深信著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那手牽了,再也不肯放過,海角天涯,直至世界盡頭。

文章|【關係日記】張國榮與唐鶴德:春天該很好,你若尚在場

圖片|電影《春光乍洩》

#5

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

盧凱彤

我請盧凱彤給這些受傷的人說句話,她說:「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

盧凱彤嘆了口氣,那口氣像從深淵裡來。我問怎麼了,她說,沒,感觸。

「這也是我對自己說的話,寫歌時我也一直告訴自己,千萬不要覺得沒有屬於我的地方,一定有的,一定有個地方可以讓你活下去。」

盧凱彤說:「你並不孤單,當你覺得世界沒有容納你的地方,這時候,就在自己心裡面找,對自己好,把心想成一個花園,去灌溉,去施肥,心會越來越強大。」

文章|快樂一輩子很無聊!專訪盧凱彤:最勇敢的不是站出來,而是征服了這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