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法葉百貨店是 LOEWE 全歐洲最重要、也是挑戰最大的店面,她曾被指派到第一線負責營運銷售,哪怕當時只是別人口中的「櫃姐」,她仍忠於自己價值,現為 Plant A Douce 感知文化生活平台的創辦人。這是她啟程的創業前故事。

文|莊凱琪

母親寫給我一則訊息:
女兒,你近日寫的文章,鼓勵了不少人,也讓我和爸爸很欣慰⋯⋯,你的成長更開闊了。最近媽媽看了一本佛教書藉,章節的主題是《讓人生不那麼苦的第一步,是看破放下》。以下我簡述摘要給妳:現實、理想和現狀之間的距離,如果沒有一顆隨緣心,這個距離之間存在的,便是巨大的壓力。減壓的方法,就是要經常幫助別人。當你不只關心自己的得失時,壓力和痛苦會越來越少⋯⋯。


圖片|作者提供

2010 年,為了學習時尚設計我初次落腳巴黎。繪圖打板車縫樣樣來,過著人稱「旅居巴黎設計師」的夢想人生。

2013 年,為更寬闊的機會飛梭回到亞洲。卻一頭栽進了生產鏈,跑過工廠見過血汗。職涯的命運與緣分沒有讓挑戰減輕,在前段經歷後,我深入了精品行銷公關、國際時尚雜誌編輯的角色,繼續過著朝五晚九的生活。

2015 年冬天,LOEWE 法國總公司揮手期盼我回到巴黎,迎面的機會,卻是我在職涯中從未料想過的領域——第一線的營運銷售,並受指派拉法葉百貨專門店開幕的大責。

是騙過自己?還是台灣時尚產業艱困的職場經驗推力已經大過心中對銷售職務的排斥感?如今回首依然沒有答案也沒有後悔。肯定的是,那張單程機票搭載我飛往一趟獨特的人生旅程。

2017 年二月十七。

清晨三點半起床,六點上飛機,九點少一刻已經坐在馬德里 Serrano 大道上的百年酒館聽著 bossa nova 啜飲今天的第三杯咖啡。這間百年酒館不是一般的酒吧或咖啡廳,是 Loewe 總部、家族創始店,如今全球旗艦店 Casa Loewe 的好鄰居兼灶咖,酒吧甚至有一款名為「Moiselle Loewe 羅意威淑女」的調酒。

第一次來到馬德里的精華區,鵝白色的建築色調,街區貼滿 Loewe 的藝術廣告,鄰近商家鐵捲門通通印著 Loewe 的 Logo,路過的老人、潮人、紳士淑女無不停下片刻腳步,從肢體就可以察覺他們用驕傲、好奇、甚至家人般關愛的眼神欣賞 Casa Loewe 的櫥窗。我描述的,是早上八點半的實況剪影。

一種在巴黎,到愛馬仕也感受不到的,居民愛其子女、榮耀其家族的奇妙氛圍。對於我和 Loewe 的不解之緣,竟是一種回家的小小感動。


圖片|作者提供

為時五小時的訓練會議,集結歐洲所有通路主管,重點內容在於面對百年老牌轉型、承襲新設計師上任後三年來的努力,力求將經營重點由頂級皮包、皮件,轉向指標性的男女時裝。會議中,我所在的店面因為突出的銷售表現被點名不下數次,總公司期許我進一步提出策略,引導巴黎所有銷售通路在時裝銷售比進一步的成長,並拓展以法國為中心的國際客源。採購部門的主管私下聊天時甚至釋出最大善意力挺我,頓時覺得過去一年有苦有淚的蹲,不為人所道的 fight,都被賦予了意義與欣慰⋯⋯。(推薦你看:《瘋狂亞洲富豪》:東西文化衝擊,我選擇成為自己

2017 年公司在各方面將標竿拉高,上下一氣希望創造 L 牌在時裝史上承先啟後的一年。由於一年來帶領店上團隊在銷售成績上遠超出集團預期的表現,因此這次特別受主管指派來到西班牙出差,作為在場資歷最淺、唯一非主管級的職員、唯一的亞洲人,資深同事們的眼光中可以解讀出各種值得玩味的訊息⋯⋯,人生第一次為國際品牌在歐洲出席主管會議,心情純粹的像小女孩得到一根棒棒糖。極微小的一步背後來自很多咬著牙的努力⋯⋯,但其實真正讓我重拾快樂的——是來自放下,接納,並不再在乎他人眼中的「角色」,我一直很清楚的明白、並忠於自己想走出的價值,哪怕是從台灣人口中的「櫃姐」。

2015 年回到巴黎是 L 牌為我開啟了一扇門,但鮮少有人知道,我進入拉法葉百貨新開幕的店面擔任首席精品顧問。事實上,對於我的工作角色,我從不願主動意提及或多作解釋。一則因為工作本質的意義與心路歷程的學習成長無價,非當事人無從體會;二則面對多數亞洲人的職業成見,無心力解釋;三則面對自己追尋的人生價值,心中有個和自己過不去極大的難關。

拉法葉雖然是百貨店,卻是 L 牌全歐洲最重要、也是挑戰最大的店面,細節在此無法一一追究實例。許多一年來工作上的「精彩故事」我早已通通放下,從一次又一次的職場實境中,我漸漸體會出或甘或苦,練習的是在一個平衡後找到下一個新的平衡,練習讓夢想和務實和平相處,發覺自己新的底線和極限,學習戳破自己各方面的舒適圈和慣性,享受失去、享受一無所有,學習當一個更好的人。

會議室裡喝今天第五杯咖啡時老闆問我 : “Kai Chi, so tell me what's your dream job?”
我告訴他 : “I make every job, the job I dream...”

說起來有趣,2015 年的夏天要搬回巴黎前,我和好友們在台北主辦了一場「失敗論壇」,而一年來無法全然的面對自己所從事的職務與工作場所,不正是經歷另一種「失敗」?我曾想辦法避開在商場巧遇好友,更不喜歡朋友家人探班。要鼓起勇氣真誠、客觀的分享這種非常私人的經驗,我也不確定是勇氣作祟,還是豁達使然,但無論如何唯一的目的,是希望我的「誠實」能帶給身邊朋友更多自信、正向、和勇氣。

直至今天,我才為這一年多在拉法葉工作的經驗找到一個最貼切的比喻,如果你還記得電影「紅磨坊」。

龍蛇混雜光怪陸離,有賊有怪有許多社會平流層的「法國人」,更多帶著高學歷光環卻喪志的年輕人,當然也有結交善良的朋友!但是想認識依然帶著夢想和企圖心的志同道合,就像小王子在宇宙裡找尋玫瑰,多數人在拉法葉工作,無論國籍膚色人種,都是為了掙一筆錢討一口生活,這個「法國人不來的地方」,卻諷刺的是全巴黎最粗勇的搖錢樹之一。

「你沒有一天不高興或沒精神嗎?!」隔壁櫃的同事們幾乎人人問過我這個問題。

笑顏代答,實則我每天都要說服自己走進那個環境,要說服自己帶著創造力與正向價值的信念工作,甚至成為精品那層樓各品牌之間家喻戶曉的「開心小姐」、「金鼎小不點」。說服自己,其實我「可以喜歡」在拉法葉店從事精品銷售⋯⋯,身心俱疲,讓我也曾在沒人看見的夜晚崩潰過。(看看更多:江美琪:卸下面具,相信自己的真實力量

一年來深入走過歐美一小圈,有計劃地觀察各國時尚產業的零售市場與工作環境,去年底我開始意識到在拉法葉工作過是一件多麽值得驕傲的事!也真心希望曾經或正在這個商場工作的每一個人都能這麼相信!正因為不論客群、環境、條件等等,它絕對是全世界最難、最複雜的百貨公司之一,而把它當一回事、好好幹一場的又有幾人?

今年二月,其中一個知心的法國好友,二十初頭的多媒體設計師,在我的引薦與他個人的努力下,通過試用期正式來到品牌的另一個百貨店簽下正職,讓我非常驚訝而且感動。因為最不願意從事銷售或是簡稱「站櫃」這項工作的社會新鮮人通常有兩種:設計藝術背景或商學院畢業生(這裡無意冒犯)。原本只是想引薦一個機會讓他賺取有限的生活費,支持他 freelance 自己有興趣的創意工作,他卻最終與我做了相同的選擇:為未來真正的理想與生活水平儲蓄資本。

我們並沒有放棄創作,只是將工作與興趣的時間做劃分,並且將實踐理想的時間軸做分配,帶著不遷就的態度,把當下這個角色做到最好。我非常感恩身邊週遭還有幾位這樣的真心好友,在歐洲在日本,他們的例子都是我最大的鼓勵與支柱。


圖片|作者提供

感謝耐心讀完這篇文章的讀者。書寫,讓我終於整理完這一年多,心裡最大的那個關。

很單純的希望無論你正在、或是曾經,與我們有一樣的經驗:困在一份不是最屬於自己的工作,遷就於一個沒有興趣的角色,或甚至暫時探詢不到職涯未來⋯⋯,你並不孤單。(延伸閱讀:千與千尋:你最終要尋回的,是最初的自己

​如果你還在猶豫,還在徬徨,久久找不到「真愛」的工作,那麽希望你能夠分享到我們的勇氣,並且 why not 試試擁抱「委屈」。

出櫃,關起身後那扇門。

轉身,自由的門便開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