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迷人來稿。歷經一段折磨彼此的戀情,最後才懂,原來把自己過好,我們才有能力好好愛人。

作者|毒牙小姐

前幾天發現信箱爆了,從來不曾清信箱的我只好開始大刀闊斧地刪信,無意間竟然發現,與前男友交往時互相往來的信件,都還好好地沉在信箱底。

分手過程當然是不愉快的,所以大勢底定那天,我立刻將前男友的 FB、IG、Line 等等全數刪除,卻獨獨漏了電子郵件。

幾年後的現在,我連這些信件的存在都不記得,更別提內容,基於好奇,便約略打開幾封隨意瀏覽一下,不外乎是週末要看什麼電影、又有什麼影集特價、要去吃什麼餐廳、天氣變冷或變熱了⋯⋯等生活上的瑣事,那一瞬間,記憶彷彿回到了過去──

原來在一起時,我們也曾經快樂過。


圖片|來源

是啊,明明也是有很好的回憶,怎麼會因為分手了,就只記得最後那個不好的結局呢?

想起過年時跟以前亞藝的主管吃飯,聽她提及前男友的近況,說是去年底跟現任女友求婚成功,很快會步入禮堂。

那個當下,心情是很複雜的,卻不是出於嫉妒或氣憤,而是祝福,由衷的祝福,但更多的卻是感謝──感謝前男友曾經陪我一段,沒有所謂誰浪費誰的青春;感謝還在一起時,他沒有跟我求婚;感謝最後是他主動提分手,讓我得到自由;感謝我們沒有得過且過地結婚,然後糊里糊塗地過完一生。(推薦閱讀:【單身日記】被愛之前,先愛好了自己

坦白說,決裂時我真的很生氣他用了一個爛理由提分手,更因此覺得自己識人不清,怎麼會交往四年都沒發現對方是個媽寶?更別提那個荒謬理由讓我開始質疑自己的家庭、過往,人生被全盤否定掉,甚至不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存在這個世界的價值?

你的一個謊,可能毀掉別人一生。

幸運的是,我終究沒有被擊倒,雖然曾經想輕生一了百了,但也只是一瞬間,很快就擺脫了那個扮演悲劇女主角的愚蠢念頭,並在一趟改變人生的旅程中重新找回自我。

幾年下來,年歲長了,旅行經驗足了,世界各地的朋友多了,還莫名其妙交了一個遠在千里之外的男友,漸漸地我也忘了當初分手時對前男友的憎惡與鄙視,取而代之的,是諒解與自省。

一段關係出差錯時,有問題的,絕對不只是提分手的人而已,被提分手的人,在某種程度上也難辭其咎。

只有少數幾位朋友知道,在跟前男友交往快滿兩年時,我無意中發現他跟別的女孩曖昧對話,而且進展神速,已到了相約去泡溫泉的地步,但有沒有真的去我無從知曉。

當時的感受,只有「晴天霹靂」四個字可形容。

前男友並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可他追求我時,我卻毫不猶豫地答應,不為別的,只因為覺得這個男人忠厚老實,加上他家世平凡、家境小康,似乎是我一直以來所嚮往的溫暖家庭,於是我們就在跌破眾人眼鏡的情況下決定交往。

後來想想,這是一切錯誤的開始,我跟前男友在一起並不是真的喜歡他,僅是認為他的條件符合社會、家人的期待;而後續可以交往四年,也不是什麼日久生情,僅是習慣了他的存在。

抓到他出軌時,我異常冷靜地攤牌並詢問要不要分手,他卻說他愛的人是我,跟那個女孩只是一時糊塗,並保證永遠不會再跟她聯絡。

於是,我留下來了──這是另一個錯誤的開始。

從那天起,我們的關係就變質了,可能基於補償心態,他對我幾乎是有求必應,察覺到這點的我,則是基於報復心態,肆無忌憚地予取予求;在我抓到他第二次、第三次持續跟曖昧對象密切聯絡時,我連對質都懶了,只是變本加厲地索取他的付出。

在自己都沒發現的時候,我變成了一個面目可憎、貪得無饜的女人,只為了報復身邊不忠實的伴侶。


圖片|來源

這段曾經快樂的關係,在發現一方不再忠誠時,就應該結束了,而我卻允許它繼續苟延殘喘了兩年,不僅讓彼此痛苦,也讓自己變得越來越糟糕,直到對方主動提出分手,才終止這段互相糾纏的折磨。

不可否認,前男友提分手這件事的確是個沉重的打擊,永遠記得那天,他甚至連電話都不敢打,只傳了 Line 過來,提到他的母親認為我們不適合,要求他跟我分手,理由是我有刺青、又養狗、家境也不好⋯⋯那個當下,我很難理解他口中的那個人,竟是口口聲聲把我當成家人、時不時買些我愛吃的小點心、過年會硬塞紅包給我、甚至連買房裝潢都詢問我意見的親切阿姨。

一次聚會中,朋友們問我:「妳就這樣相信他的理由?說不定他是騙妳的,只是拿他媽當作擋箭牌?」

我淡然一笑:「有,我懷疑過,但是知道答案又能如何?分手這個結局依然不會改變,即使他真的騙我,也是最後一次了,讓他騙又何妨?不需要去挖那些只會讓自己更難過的真相。」

分手後,為了讓自己轉移注意力,生平從未單獨出國、最遠只到過東南亞出差的我,竟然獨力規劃了一個人的英法之旅。再後來,我開始堅持每年一次旅行、開始接觸沙發衝浪、開始學習新的語言,這之間雖然也有認識別的男生,但很快就明白,我只是把他們當成安慰劑,而他們也只想把我當成備(ㄆㄠˋ)胎(ㄧㄡˇ),大概就是一個半斤八兩的狀況,在做出會讓自己後悔的事情前,我毅然決然地與他們斷絕往來,因為我相信,只有讓自己變得更好,對的人才會在對的時間與我相遇。(推薦閱讀:我不是女神!林依晨專訪:「讓自己快樂,愛情就會來」

終於,有一天,那個人來到了我身邊,而他就是我現在的男友。

遇見他之前,我從來不相信真有所謂靈魂伴侶,但他的出現卻讓我相信了,他也用行動向我證明,原來感情裡真的有會讓人積極向上提升自我的伴侶關係,我們相識不到兩週便決定交往,時差、遠距離、母語不同,使這段關係的維持更加困難,但我們在對彼此毫無保留的愛與信任中一路走來,堅信對方就是自己長久以來的等待、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存在。

不久前,在布拉格跨年的夜晚,男友提出了會改變現況的重大請求,而我,也答應了──搬到德國跟他一起生活。

「妳放心過來就好,其他事交給我來擔心。」
「妳可以念語言學校,甚至申請大學,只要妳想進修,我絕對全力支持。」

「如果妳不適應德國的生活、過得不開心或想念台灣,我會放下一切跟妳回去。」

有時候,要讓一個女人心甘情願放棄所有,真的,這些話就夠了。

回到台灣後,我開始打理一些準備工作,也與久未謀面的前主管聚餐,這才從她口中得知前男友的近況。

記得曾經在某個兩性專欄作家的文章裡看到一段話──「報復前任的最佳方式,就是過得比他更好,讓他看不見妳的車尾燈。」(大致是這樣,我沒有一字不漏地記下來)

這段話真是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相信會有不少心碎女性將之奉為圭臬、努力實踐,但我也想為之補註,幸福不是經由比較得來,過得好不好這種事,見仁見智,然而在人性現實層面,一個人只有在自身快樂的情況下,才會希望別人也一樣快樂,所以,如果妳只希望自己過得好而對方過得悲慘,這就證明了妳還沒從這段關係裡走出來,但假使有一天,妳聽說前任幸福美滿時,可以真心誠意、笑容滿面地祝福他,這就代表妳已完全心無罣礙,活出自己的精采。

華麗轉身,不就是為了某天不期而遇時,可以相視一笑,瀟灑擦身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