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女人迷實習生週記,過程有陣痛亦有成長,如何定位自己?聽他們這麼說。內容實習生婕廷提及,不論是產製內容或社群陪伴,我們想做的,從來不是分化群眾,而是期待把好的議題,帶入群眾,開啟對話。

一個月,真的好快就過去了。從初時的不知所措,到開始摸索,現在,只想讓好,再更好。


圖片|作者提供

時間規劃是門學問

我從第二週開始,執行了 D&I 的專欄規劃;也進入社群,不斷和女人迷粉絲互動。同時,在每週五的讀書會中,和實習生夥伴們共學,進行邏輯思考與討論。

當然,多軌並行,讓我開始有些力不從心。還記得第三週的時候,和另一位 PHD 的夥伴——依珊,負責當週的讀書會領讀,每天的社群、撰稿資料閱讀,以及讀書會的規劃,讓我完全手忙腳亂。到禮拜五時,我錯誤的時間安排,導致六點前應該完成編修的文章,無法及時完成。當時我慌了神,趕緊敲了負責檢查的孟倫,告訴他,我無法及時編修文章。

他並沒有責怪我,反而告訴我,以後可以如何安排工作事項,如果發現會 Delay,可以事先與協力夥伴討論。當下除了感謝之外,還不斷提醒自己,與其將時間拿來自責,不如花心思在建立自己的工作步調。隔週一,Audrey 也提供我不同的時間規劃方法,建議我能輪流嘗試。

所以當週,我開始輪流嘗試使用蕃茄時鐘法、四象限法,一開始總是不太適應,到後來漸漸的,到辦公室第一件事情,就是花 10 分鐘的時間,安排今天要處理的事情,有時甚至在通勤時,就開始想自己今天一整天,要如何規劃事情的輕重緩急、先後順序、花費時間。的確,這幫助我在剛到公司,坐定位置後,更快進入工作狀況。(推薦閱讀:【女人迷實習筆記】我們都是半杯水:帶著自己的記憶,裝進更多故事

我們想做的,不是分化群眾,而是找出值得關注的議題

還記得第四週,性別主編大大開了一堂性別課程(是全團隊的必修喔!當時看到「必修」兩個字,覺得真可愛),我們從女人迷的性別使命,一路談到了溝通性別的方法,想想自己當時坐在台下,手臂小小地,起了雞皮疙瘩。

曾經只是坐在電視機、電腦前的我,對於媒體使用聳動字眼報導案件,一天二十四小時的新聞播報,除了車禍還是車禍,曾經自己歷經憤怒、謾罵,到後來覺得無力,總覺得想做出些改變,要等好久好久,可能是自己工作幾十年後,爬到高處,才能為媒體做些什麼。

但是現在,我遇到了同樣想做出改變的媒體——並且身在其中,想到這裡,就不免小小起了雞皮疙瘩,當時婉昀分享時,談到女人迷在性別溝通上,堅持了「三不原則」:

  1. 不使用模糊詞彙
  2. 不製造恐慌:不對犯罪手法渲染報導,避免情緒煽動模仿犯。
  3. 不簡化問題:不妖魔化。他媒的妖魔化傾向,譬如歸納加害者特徵,記住遠離就沒事。

只有三點,看起來多簡單,但做起來又有多困難,每日吸收多方新聞資訊、找出數據證明,嘗試找出洞見⋯⋯,我們想做的,不是分化群眾,而是好希望讀者能看到,那些被聳動標語掩蓋下的、值得關注的議題。

身為其中一份子,真好。

身為女人迷的讀者,真好。

社群不是經營,是陪伴

跳進社群中和粉絲悠遊,也有兩個禮拜了。想起平常社群編輯——兪町,總是在一旁協助我,開口閉口說著,我們的讀者喜歡什麼什麼、我們的讀者很可愛,他們怎麼怎麼⋯⋯「我們讀者」,聽起來就像媽媽在說著自己的孩子一樣,有驕傲有寵溺,「我們家孩子」多親暱、多靠近。

久而久之,自己也培養了這樣的心態,想著讀者喜歡什麼、什麼想法應該傳達給讀者,像個媽媽一樣,給肉吃,也要吃點蔬菜水果,這樣才均衡健康。

每每看見議題下有討論,是令我高興的,儘管意見不同,在立基於尊重不同族群的討論上,所有意見都是好的,值得被聆聽的。

這也是女人迷很想傳達的想法,我們不想「經營」粉絲,而是「陪伴」粉絲。

Dear FANS!

好希望在你們失望難過的時候,能給你們擁抱,告訴你們,哭完了,好好愛自己;好希望在你們渴望看見世界時,幫助你們飛翔,讓你們看見這世界。

所以快來跟我們互動吧!

對了,最近辦公室有了新氣象,大家都換了位置。Content Lab 現在離馬路很近,大片窗戶,陽光灑進來的時候,讓人精神滿滿,夜晚時也別有一番風味,尤其是這顆掛在樓梯轉角的月亮:)


圖片|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