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女人迷只為你讀詩。

La vie rêvée des anges

你抽菸
飄過那些
剛寫好的文字
在眼神的高度
凝聚成烏雲|
停下來
遮住後面的故事

法國的那段
是不是很慘?
總是識人不明
像在地圖上
沒有找到
天使熱愛的生活

你說剛分手
還不知道
要去到哪裏
令人更感傷的
是還住在一起
睡同一個黑夜
努力沉默

不要想太多
不然會淹過水壩
那些裂縫
滲出淚來
愈來愈危險
這樣就當不成朋友了

燃盡的菸
夕陽
霓虹的吊燈
港口的時間
不會等待

一定有更適合的
從田納西州來
是貓的朋友
說粵語
坐在隔壁桌
甚麼也聽不懂

(留下時間:為你讀詩|你走了,也帶走了一部分的我


圖片|來源

星期一

生活是柑橘的,
剝開來,
日子一片一片,偶陣雨
纖維一起
寂寞多汁

需要黑咖啡度過
星期一
和十七歲一樣又濃又澀
陽光像方糖
百無聊賴慢慢融化

夜晚留下一盞鎢絲燈
適合讀書寫字
我們之間的意義慵懶在
軟骨頭沙發上,隱晦著
做白日夢

從時鐘裏躡手躡足出來
沒有穿襪子的
失眠,
拎著一小時一小時
很小心不要吵醒睡熟的雙人床

靜靜地煮,
城市溫暖的
男孩們一點點苦
清淡的甜
沒有膩在一起

只能先射

我們的談話/只能先射/再畫上圈

夏宇

溫柔是
傾頹的
殘壁殘垣
破窗破門
斷電斷水
無燈無鈴

失散的戀人們
依舊甜蜜
他們都進來
很潮溼
也有藝術
安安靜靜擁擠

如果可以不要
拆掉像脫掉一樣
希望很安全

但他們都還是想要
卻太清醒
來不及找到
適合的曠野和星空
只能先射
爆炸的地方便是
受傷和愛


圖片|來源

愛我更洶湧

電梯壞了
天空更遙遠

躺在雙人床上
地板又冰又冷
窗碎滿地
寂寞很硬

雨不停,大醉,
噴射機飛過天花板
漏水大規模落下
煙圈溼溼悶悶低低的

是那樣子的男孩
凌晨一點鐘
徘徊在三溫暖
或小酒店外
二十幾歲
已經千瘡百孔

那些傷口
咬的燙的割的
安安靜靜流血
安安靜靜結痂

沉默裏多霧
想說的話只露出
銅綠色眼瞳
窗戶外的世界
充滿猶豫

心照不宣
男孩和國王
都沒有穿衣服
同床共謀
擁有彼此小小的火焰
想看清楚時間
如何發射
如何墜毀

夜更深
黑眼圈更黑
眼神非常燦爛
人生愈來愈荒謬
夢愈來愈清醒
或許可以
用冰雹打擊我
傷我更重
或像傾盆大雨
溼透我,愛我更洶湧

(留下時間:為你讀詩|我上過床,但我不知道做愛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