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週三七點,準時為你放歌!給總是暈船的你,投入感情前,好好聽聽自己內在的聲音。

用這首帶點煽情的歌回憶你,再適合不過了。我總是喜歡大叔,成熟、韻味,歲月留下的痕跡在男人生命刻畫了不同深淺的疤痕,然後醞釀成一杯香醇的烈酒,一口足以暈船。一開始,你只是同事,因為你的體貼,我開始上了心,走路靠左邊、用餐記得我的喜好、接手小鳥胃的食物、冬天裡的熱可可,微不足道的小事,累積成了好感。

直到那些夜市結束後的星空下,只記得我說了不想回家,我就榮幸的與你的寵物一起睡在灰色緞面的雙人大床上了。

「我的意識自控脈搏流動
全被你神秘引力操控
親愛的你是危險的迷宮
我找不到出口」

幾個夜晚過去,戀戀不忘的香味,還有床上那般香汗淋漓的演出,我不得不承認,我直接棄守了,不管不顧地就是戀上了。但我不敢承認的,是帶有一種逃避前任的心態,是一種想要立刻得到補償、想要證明我的身價不差的倔強心態。離職前,像個駝鳥一樣的不想面對你,癡癡的以為你會回應我的訊息,徹夜失眠卻換來你的一句「你值得更好的」。(推薦閱讀:【為你點歌】容忍不需要天份,只需愛錯一個人

(點播這首歌的時候是)10月份,是你我的生日月份,距離我們熟識快要一週年的時間了,雖然被拒絕後我很快的收復了心情,(不過)作為一個具有紀念價值的月份,我還是要感謝你,讓我總記住山上那段無憂的日子。

「You took my heart away, away, away
My head is blown away, away, away
你就是傳說來自天堂的魔鬼」

沈澱、理解,然後釋放,我不是一個喜歡回頭的人,但少有一個人在我記起他的過去時,竟想著滾床單的快感。每每播放這首歌,總是提醒著自己,人生不能總是放蕩、記得不要再暈船、最重要的,不要輕易的在感情中騎驢找馬。剛開始曖昧時,猶記得當時常與那時的現任爭執,因此遇到一個體貼、願意當垃圾桶的人,下意識的感情投射下,錯把依賴當真愛,只造成一次次的傷害,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

我記得我也把歌分享給他過,形同他是如同天使一般的惡魔,偷走了我的呼吸和心思,其實只是我內心映照的魔鬼作祟罷了。

by 夏蟬 (點播時間:2017 / 10 / 7 上午 1 : 18 : 11)


《來自天堂的魔鬼》MV 截圖

親愛的夏蟬: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們的故事,在感情裡面似乎有兩個你,一個是跟隨理性,選擇真正適合對象的你,另外一個是跟隨感覺,遇上誰就奮不顧身,感覺對了就上的你。這兩個你雖然經常打架,不過後面那個卻常常獲勝,所以你在好多段騎驢找馬的關係當中,反覆翻雲覆雨。

或許曾經告訴自己該適可而止,曾經跟自己說不要再暈船放蕩,但每當遇到吸引你的對象,又會無法自拔。怎麼會這樣呢?

曾經有個朋友跟我說,他不懂為何每次他都深陷其中,於是我問他,每次當他愛上不該愛的人的時候,最後都怎麼樣離開這段關係?他跟我說,為了避免繼續沉浸在那段疼痛裡面,他會開始找下一個對象,用另外一段身體的滿足,來遺忘前一段感情的痛苦。這個方法的確很有用[1][2],大多數有新對象的人(不論這個新對象到底有沒有真的跟你在一起),相對於沒有心對象的人,都能夠比較喜歡自己、比較不會再反覆去糾纏前任、對自己比較有自信。

然而,如果每次都這麼做,就只會得到飲鴆止渴的效果。

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問題,實際上只是從一個漩渦跳進另外一個漩渦裡,透過把注意力放在新對象的溫柔、體貼、在乎、和每一個小細節,好像就能夠不再去想起過往的那些心碎;把感官的刺激轉換成前進的動力,把每個夜晚的滾床單變成輾過傷痛的履帶,把前一個人的溫暖,轉移到下一個人身上,讓那些無法再繼續愛的愛,能有一個出口和補償。就像歌詞裡面所說:

「如果你是蛇的誘惑 
你存心迷惑 我才能軟弱
但你是牛頓頭上那顆 若無其事的蘋果」

或許你在一開始就知道對方存心迷惑,但你還是不管不顧地呈現軟弱,表面上看起來是一種放盪,實際上他對你來說就像是牛頓頭上的那顆蘋果。在山上的好多個日子,那些你流連不想回家的時刻,或許不只是因為他的溫存,更是因為他提供了一種「懂」,可能因為遇見他,發現自己還是值得被愛的、還是有人能夠記住你的細節,與其說你敗給了他的體貼,不如說你敗給了自己「想要證明我還有價值」的渴望。

可是另外一個自己跟你說,不想要再這樣了。有沒有可能可以,不再被這些漩渦糾結,游出另外一個理性、不再騎驢找馬的自己?


《來自天堂的魔鬼》MV 截圖

心理學 OK 繃

最近我看了一本很有趣的書,叫做《我與內心團隊的溝通心理學》[3],每個人的心裡面有好多個「我」,這些我可能彼此之間不斷打架,有種種的衝突和掙扎,你可以想像成他們是一個球隊,而最後做出決定的可能是球隊教練或者是隊長。有些時候,隊長會聽整個隊伍裡面聲音最大者的話,然後直接付諸行動。可是同時,隊伍裡面也會有其他相反(或者是提醒)的聲音,例如,可以想像你內心的球隊可能是這樣的(名字我是憑感覺取的,或許並不是很適合,你可以試著幫他們取適合的名字):

  • 慾女:我想要,讓我去!

  • 擔心者:你確定要這樣做嗎?以後在公司遇到不會很尷尬嗎?你能夠保證不要暈船嗎?

  • 道德魔人:你到底還要過這種放蕩的日子多久?

  • 受傷者:可是,你心裡的位置明明就還放著別人吧?你真的能夠忘掉前任嗎?

  • 防衛者:要去可以,記得穿上盔甲,你早就知道他不是認真的,你也不要入戲太深,更不要呈現出自己的脆弱。

當你把所有的角色都列出來,就會發現其實內心有一個以上的聲音,你可以選擇把他們的樣子描繪出來、幫他們取上適合的名字、甚至是幫他們想一想,他們常常掛在嘴邊的話是什麼。(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每個人在關係裡,都有自己習慣的距離

在每一次你決定要上船或者是決定不要上船之前,都可以試著在紙上列出這些角色,感覺有點像比賽之前,隊長聆聽每一個隊員的感受和想法,才上場應戰。當你開始練習之後,很可能你還是會重蹈覆轍,不一樣的是,那些後悔懊惱的聲音,不會在最後才出現,而是在行動之前,就已經表達了他的意見。

世界上最困難的溝通,是和自己的溝通。當你終於了解到所有的掙扎來自於那「不只有一個」的自己,當你願意聽聽看這些「自己們」的意見,或許行為還沒有辦法改變,但那些聲音比較小的球員,會因為你的願意看見,而慢慢發揮影響力。

就像你最後所說,他是如同天使一般的惡魔,但真正讓你不斷跌入這些引誘的,其實是你內心的惡魔。這隻惡魔看似邪惡、總把人導入歧途,不過也有一種可能:惡魔之所以變成惡魔,是因為他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