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可能被植入虛假記憶嗎?透過心理學,帶你一起理解如何利用記憶的弱點,提高我們的記憶力!

公號 ID|knowyourself2015
公號簡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的泛心理學。

「虛假記憶」指的是「對從未發生過的事的記憶」。「虛假記憶」與「撒謊」是不同的。當人們撒謊時,他們清楚自己歪曲了事實,而且知道自己在哪些部分撒了謊;但是當人們產生虛假記憶時,人們並不知道這些記憶是虛假的,而認為虛假記憶中的事件曾經真的發生過。(推薦閱讀:《記憶傳承人》當世界的美好只是一種想像

我們先來看一個「人們被植入虛假記憶」的例子——集體癔症:「想起」曾經被虐待。

在上世紀 80 年代和 90 年代早期的美國,發生了幾起彼此相似的「集體癔症」案例:在好幾個幼兒園中,都有孩子聲稱自己受到了老師和園方的粗暴對待。除了性虐待之外,甚至還包括有同伴被謀殺、被迫吃死掉的小孩、以及參與邪惡儀式等等。在一些案例裡,儘管沒有確實的證據證明孩子受到過虐待,但法院依然依據孩子們的證詞,將幾個涉案的幼兒園園長與工作人員投入監獄中(Schacter, 2002; Vance, 2016)。

直到好幾年後,一些長大了的孩子們承認:在當時之所以會一口咬定受到虐待,是因為之前受到過警察與專家的誘導性詢問。比如,在某一起案件中,兒科護士曾經反覆向孩子詢問老師是否進行了性虐待。這些問題並不是開放式的(這兒發生了什麼?),而是有細節指向性的(他摸你了嗎?⋯⋯不要撒謊了,他摸你哪兒了?)。當孩子們提供的答案與警察和專家的想像中不一樣時,他們就會反覆提問,直到否定的回答被肯定的答案所代替(Schacter, 2002)。

而這樣的反覆提問是非常容易誤導人的。兒童記憶學家 Maggie Bruck 博士在研究中發現,在經過反覆詢問後,孩子們往往會承認之前他們沒有提到的信息,且這些信息很多是不准確的。Bruck 博士在一項研究中,曾經反覆向孩子提問,鼓勵孩子「仔細考慮」一些從沒有發生過的事。在詢問過後,有 29% 的兒童對產生了關於這些事件的虛假記憶,並對這些虛假記憶深信不疑(Schacter,2002)。


圖片|來源

虛假記憶可以被用作心理諮詢:虛假記憶療法(false memory therapy)

儘管虛假記憶描述的是我們從沒有發生過的事,但它會影響到人們與之相關的行為與偏好。在一項研究中,研究者將參與者分為兩組。研究者告訴其中的一組人:根據這些參與者填寫的問卷,經過電腦的算法分析,他們很有可能小時候曾經吃過過期的桃子酸奶並因此生病。在接下來的實驗中,兩組人被要求品嚐不同的食物並進行分組。結果顯示,「吃壞桃子酸奶」組的參與者比起對照組,要少吃 25% 的桃子酸奶。

根據這個研究結果,心理學家指出:或許可以利用虛假記憶的植入,來幫助人們改變不良的行為。隨後,在一項針對千名美國人與英國人的調查中,調查人員虛構了一個場景:「假設有個諮詢師通過植入虛假記憶的方法,來改變一個來訪者的不健康飲食習慣,以幫助對方減肥。並且在事後好幾個月才告訴當事人:『我給你植入過虛假記憶』。請問:你們可以接受這種療法嗎?」

調查結果顯示,有 41% 的人堅決反對這種療法;但也有 48% 的人認為這種療法「可以接受」。有約莫 25% 人表示這樣的心理療法是「違反倫理(unethical)」的;而同時,有 10% 的人則認為這種療法「完全合乎倫理(completelyethical)」。(如果被人植入一段虛假的記憶能幫助你,你會願意接受這樣的治療方式嗎?)

為什麼人能夠被植入虛假記憶?

1. 記憶是對信息編碼、鞏固和提取的過程

在說明人的記憶為什麼易變之前,我們先來了解一下「人是如何形成記憶」的:記憶包含了三個階段:對信息的 a. 編碼(encoding)、b. 鞏固(consolidation)和 c. 提取(retrieval)(Vance, 2016)。

編碼階段指的是收集信息的過程。在這一階段,我們會將通過不同渠道(聽覺、嗅覺等等)感知到的信息進行收集與處理,形成短期記憶。我們無法將自己沒有感知到的信息變成記憶。假設當我們埋頭寫作時,頭上有鳥兒無聲飛過,由於我們並沒有註意到鳥兒的存在,我們也不記得有鳥的經過。

鞏固階段指的是將記憶穩定儲存的過程。在這一階段,部分短期記憶會被保留下來,成為更長期、穩固的記憶;而部分短期記憶則會被遺忘。研究發現,在人們的睡夢中,大腦會回顧過去收集到的信息,並選擇出重要的部分,將它們從儲存短期記憶的區域、挪到儲存長期記憶的區域中去。所以,睡覺對記住你想記住的信息很重要,複習好了要及時睡覺哦!

最後,提取階段指的是「人們將儲存的記憶取出,來回應外界刺激」的過程。當我們意識到自己「想起」一些事時,就是經歷了記憶的提取階段。很多人以為,記憶像拷貝一部電影:我們把生活中發生的事情用眼睛「拍攝」下來,完整地存放在大腦中,等需要時再取出來播放。但實際上,一段記憶的細節信息分散地儲存在大腦裡,當我們回憶時,我們會用自認為合理的方式,重新組合細節信息,形成一段記憶敘事(narrative)。如果一些細節模糊了,大腦甚至會將其他記憶中的細節拿過來,填補這段記憶的空缺。

2. 影響人們記憶的因素

人們的情緒、圖形想像能力,信息出現的次數,以及我們身邊人的記憶,都會對我們的記憶產生影響。

a. 對使我們產生情緒的事物,我們記得更牢

研究發現,在長期記憶方面,人們對有情緒色彩的事物的記憶會更加深刻。在心理學家 Kensinger 的實驗中,比起含義中性的物體(比如椅子),人們更容易記住會喚起自己負面情緒的物體(比如炸彈、坦克)。

之所以情緒能幫助我們進行記憶,是因為當我們試圖記住與情緒相關的信息時,大腦中的杏仁核(與情緒有關)會變得更加活躍,影響到記憶的編碼階段與鞏固階段,人們因為情緒造成的注意力集中,能收集到更多信息進行記憶,也會反覆地回憶起引發情緒的信息,從而加深了對這些細節的印象(Kensinger & Corkin, 2003; Kensinger & Corkin, 2004)。

b. 想像能力越好,越是容易形成虛假記憶

如果一個人想像能力越好,這個人就更容易形成虛假記憶。這是因為,人們依靠記憶的細節的多少,來判斷一件事是否發生過:關於一件事,如果我們記住的細節越多,那麼我們越傾向於認為這件事發生過。而擅長想像的人們,即使沒有經歷過一些事,他們仍舊可以通過想像,虛構出生動的細節。而過了一段時間後,當人們提取這些虛構出的細節信息時,他們會忘了這些細節都是自己想像出來的(Johnson et al., 1993)。

c. 虛假信息出現的次數越多,越容易讓我們產生虛假記憶

謊言重複得多了,確實可能讓我們信以為真。這是因為在記憶的鞏固階段,我們更加容易記住信息的內容,卻會遺忘信息的來源。因此,當我們看見曾經反覆出現過的虛假信息時,我們會憑藉自己的熟悉感,判斷這個信息是真的,卻不記得它來自一個不靠譜的信源。(推薦閱讀:英國神劇《黑鏡》:當記憶可以錄製,什麼才是真實?

d. 身邊人的虛假記憶可能會傳染給我們

研究證明,虛假記憶可能會互相傳染。當兩個或以上的個體在一起工作、生活後,他們會彼此分享存儲的記憶,這個現像被稱為「交互記憶」(transactive memory)。簡單地說,我們會將一部分信息交給身邊人去記憶。而當我們不記得一些細節時,我們往往習慣於向身邊人(特別是親近的家人和朋友)詢問,並輕信他人的錯誤記憶,而不是花費時間和力氣去查找一些更可靠的信源(比如去翻書或者看錄像) (Robson, 2016)。


圖片|來源

利用記憶的這些特質,我們如何提高自己的記憶力?

雖然記憶會受到許多因素的干擾,但也有一些方法,可以幫助我們更長久、更準確地進行記憶。

1. 使用「閃存卡(flash card)」技術

閃存卡技術是一項很有效的、幫助人們牢記知識點的方法(Boser, 2017))。方法很簡單,首先,將你需要記住的知識點,用提問和回答的方式,寫在一張卡片的正反面(比如正面寫「記憶的定義是?」,反面寫上答案);通過這樣的方法,你可能會製作出一疊閃存卡。

隨後,瀏覽這些卡片,將你能回答出的部分挑出放在一邊,稱為「已答卡」;而餘下的卡片放在另一邊,稱為「未答卡」。接下來,反覆地抽取和回答「未答卡」上的問題,直到你能將所有卡片上的問題都回答正確。你可以將一些閃存卡帶在身邊,在通勤時抽卡進行複習。

2. 在背誦的之前和之後,捏一捏壓力球(真不是廣告)

研究發現,捏壓力球有助於提升人的記憶能力。在一項實驗中,右撇子參與者在開始記信息之前,用右手捏壓力球 45 秒;在背完信息後,再用左手捏壓力球 45 秒(左撇子參與者是先左手後右手)。結果顯示,比起沒有捏壓力球的人,捏了壓力球的參與者對信息記得更多、更牢。這可能是因為,用慣用手捏壓力球,可以刺激大腦中負責解碼、信息的區域,幫助我們更好地感知和分析需要記憶的信息(Szalavitz, 2013)。

3. 記憶宮殿(memory palace)

我們的大腦擅長記憶圖像信息與空間信息,而不擅長於記憶文字類信息(比如單詞)。於是,人們試著將自己不擅長記憶的文字信息,轉變為圖像和空間信息來進行記憶,比如為自己造一座「記憶宮殿(memory palace)」。「記憶宮殿」被證明能有效地提升人們對文字的記憶力(Foer, 2011)。建造屬於自己的記憶宮殿只需要五步:

第一步:尋找一個合適的宮殿

建議選擇一個你熟悉的地方作為你的記憶宮殿,比如你的家,或是你平時習慣行走的街道。越是熟悉的場景,我們越是能在腦海中清晰地再現場景中的細節(比如擺設和建築),也有利於我們接下來將需要記憶的內容與這些細節聯繫起來。

第二步:規劃你在宮殿中行走的路線

想像你走過平時上班會路過的街道,你會從哪裡開始?你在哪裡會拐彎?你選擇在哪裡結束?試著閉上眼、在腦海中多走幾遍,直到我們確定這條路徑已經牢牢映在我們的腦海中。要注意,每次走過的路線一定得是一樣的。如果你選擇把自己的家作為記憶宮殿,那麼需要想清楚:一般從哪個房間開始?會經過哪些房間?在哪個房間停下,等等。

第三步:選擇一些有特徵的物品

這一步要求你在宮殿中設置一些特徵物。比如說街邊的建築、或是房間裡的大型家具(床、櫃子等)。建議選一些大的物體作為特徵物,因為它們能更好地吸引我們的注意力。

現在,想像我們自己重新沿著第二步的路徑行走,並在過程中註意那些特徵物:你在街邊看到的第一個建築是什麼?它是什麼樣的?第二個引起你注意的物體是什麼?每條街上最好有 5 到 10 個不同的特徵物。如果你覺得很難同時想像特徵物與路徑的話,你可以畫下平面圖,來幫助自己更好地進行空間想像。

第四步:把特徵物和和記憶內容建立聯繫

在這一步,把你想要記住的內容與你的記憶宮殿聯繫在一起。這些聯繫越是形象和荒誕,越是能加深我們的記憶。舉個例子,比如你想記住一句英文,開頭第一個單詞是「mania(躁狂)」,它的第一個音節讀起來很像「媽」,於是你可以在你的記憶宮殿的第一個特徵物上印上一個「瘋狂媽媽」的形象(比如,你走上街,發現自己看到的第一個建築上印著一個大笑的、手舞足蹈的媽媽形象)。

接下來,按照順序,用類似的方法將句子中剩下單詞與宮殿中的特徵物一一聯繫起來。這樣,你就可以通過在宮殿中行走、瀏覽特徵物,來複述句子了。

第五步:重複地參觀你的宮殿

這一步主要是鞏固我們的記憶。在這一步中,我們從之前開始的地方、遵循先前的路線,重複地參觀我們的宮殿。注意我們經過的特徵物,當我們經過它們時,那些與特徵物有關的記憶就會逐漸浮現。如果你覺得一開始有些困難,你還是可以用平面圖、或者大聲說出記憶內容的方法,來幫助你進行空間想像。而經過幾次練習後,我們的空間想像能力會隨之提高。

看完了今天的文章,我們希望大家能認識到:「我們的記憶有多麼的不靠譜」。希望大家除了使用更有效的記憶方法外,還能對自己的記憶有更開放的態度。等下次和別人起爭執的時候,不要再總說「我明明記得⋯⋯」。

記憶可能出錯,但我們也能利用它的這些弱點操縱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