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日記】世上沒有理想愛情,只有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日劇《Last friends》裡的愛情充滿缺憾,各有形狀,也釋出邀請,邀請我們想一想,我們願以什麼樣的方式愛人。

美知留沒有想過宗佑會打她。

尤其她才剛搬來跟宗佑同居,她本以為他們會過幸福快樂的生活,她渴望了很久的那種。她跟宗佑都不曾在家裡感受溫暖,所以認真的以為,兩個人在一起,終於能彼此取暖。


圖片來源:《Last friends》劇照

那天回家,宗佑失神地打她,懷疑她有別人。拳打腳踢之後,他滿臉痛苦的道歉,「對不起,我不會再這樣了,我太愛你了,愛到無法控制我自己,我只是希望你不要離開我,我也絕對不會離開你。」(推薦閱讀:給男孩的安全感練習:你沒安全感,才會處處想控制對方

美知留也很愛他,愛到懂得他好孤獨,愛到真的能同理他,愛到想忍受身上的拳頭,愛到願意原諒他。可是這樣的愛,讓她縮得越來越小,她只屬於他,她不能擁有自己。美知留不斷離開他,又不斷回頭,她怕自己把他丟下以後,他就會一無所有。她夜裡惡夢,經常想起這男人只有她一個了。

瑠可在一旁看了心痛,她不懂美知留明明就有幸福的資格,為什麼偏偏不要?瑠可為她撐傘,心裡下著自己的雨。瑠可喜歡美知留很久,在她還不確定自己的性向以前,心裡就有了這個人。但是說出口了,這個封閉的社會能夠接受嗎?美知留能接受嗎?


圖片來源:《Last friends》劇照

瑠可的性別認同,讓她心裡有很深黑洞,黑洞裡有恐懼,懷疑自己不正常,也有疑惑,難道我這樣不可以嗎?小武也是藏著黑洞生活的人。童年的創傷經驗,讓他身體敏感,討厭別人碰觸,恐懼性愛,昔日的傷口,卻在他心上長出溫柔與善待的花。如果愛曾經傷害我,那起碼,我要更柔軟地待人。(推薦閱讀:【單身日記】我愛過一個女孩

「不管妳是怎麼樣的人?我還是喜歡妳,不要問我是喜歡妳這個人?還是喜歡身為女人的妳?我都希望能夠支持妳。」小武對瑠可說,情真意切。

愛是什麼?有時候愛以暴力現身,以控制為名,那模樣很陌生,愛人如猛獸,你想學著拒絕,卻不小心被捲了進去,後來才知道愛不是那樣的;有時候愛帶著昔日傷口,有怯懦有猶疑,愛人好像孩子,伸出手,去接受去擁抱;有時候愛也是無聲守候,愛一個人,不求回報的那種愛法,我愛你,與你無關,只是愛你,也就很好。


圖片來源:《Last friends》劇照

那是美知留、宗佑、瑠可、小武的故事,可是也好像我們的故事,不那麼童話的,帶有傷口的,充滿缺憾的,可能不堪的,最後老老實實回到自己的。

記得看日劇《Last friends》是快十年前的事,看的時候不過大學,對愛的想像還很稚嫩,甚至也許更多是天真吧,第一次在劇裡看到血淋淋的親密關係暴力,嚇了一跳,想著為何愛是這個樣子,想著為什麼受害者的離開這麼困難,為什麼施暴者總是在道歉;切身體會認同也好艱難,無論是身體的,還是性別的,總有不停重回己身的否定,可是再怎麼帶著傷痕的我們,也都可能是其他人的支援;我更第一次很認真思考,我自己呢?我想去建立一段什麼樣的關係,我要怎麼表達我的愛與不愛,對方願不願意接受?

回想起來,這部日劇開啟了很多我對親密關係的思考和想像,知道這路很長,我可能辜負了一些人,也可能被辜負,可是我慢慢走,終於也可以長出自己的形狀,用我願意的方式去愛人。

如果你心也有疑惑,不要怕,推薦這部日劇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