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愛與暴力?有些親密關係裡的愛,充滿高壓與控制,細看以下四種高壓型控制,意識到自己處於怎樣的一段親密關係裡!

公號 ID|knowyourself2015
公號簡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的泛心理學。

有一種暴力,可以表現得溫柔體貼,無微不至;有一種愛,充滿束縛和壓迫,操縱和控制。

可能是你的伴侶,也可能是你的父母,無論是他們自己,還是認識你們的其它人,總會說他們真愛你啊!他們為你付出了好多。但每次,你心裡總覺得似乎不是那麼回事。

你有時也會懷疑,是不是自己有點奇怪,因為你和他們的關係並不像那些明顯有虐待性的關係——他們並不會打你,甚至有些時候好像是很保護你,或者是「為你好」。你不知道你是不是有權利去不滿。你好像有想要反抗的衝動,但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要反抗什麼。

我們今天要和大家聊的話題,是一種看似是「愛」,實則是暴力的「高壓型控制」。


圖片|來源

什麼是高壓型控制?(Coercive Control)

高壓型控制,是在兩個人的關係中,一方通過一系列的行為伎倆(behavioral tactics)來達到控制和支配另一方的目的。(Day & Bowen, 2014)。

不同於身體或性暴力,高壓型控制對受害者所造成的傷害往往是心理和情緒上的,並且通常都十分微妙,甚至連受害者自身都很難覺察(後文會對此進行說明)。Fontes(2015)在書中將它稱為是一種隱形的枷鎖(invisible chain)。

高壓型控制近幾年在歐美的法律政策、心理學、社會學等不同領域引起了廣泛的討論,主要關於在親密關係中,高壓型控制是不是一種暴力?(Intimate Partner Violence,IPV)(Kelly & Johnson, 2008; Fontes, 2015)

答案是肯定的:

1. 在親密關係中,高壓型控制就是一種暴力行為

儘管這種高壓型控制不會直接對人造成身體上明顯的傷痕,但它所造成的精神上的創傷,有可能比身體的傷痕更難恢復。並且,當行為策略達不到預期的控制效果時,身體上的虐待就會隨之而來。有些時候,身體虐待也會成為高壓型控制的施暴者,達到支配目的的一種手段(Ellin, 2016)。

2015 年 12 月,高壓型控制作為一種罪行,被寫入英國家庭暴力法的相關條款中。施暴者最高可被判處 5 年有期徒刑和相應的罰金。美國的相關法律人士及婦女權益倡導者們,也在積極地做出努力,希望在美遭受高壓型​​控制的人,也能得到法律的保護。儘管傷害看似是無形的,但傷害卻是確實存在的。(推薦閱讀:倖存之後:性暴力受害者需要世界更多的溫柔

2. 除了異性戀伴侶關係中,高壓型控制也發生在同性伴侶關係、以及親子關係之中

Frankland & Brown(2013)的研究發現,在同性的親密關係中,也有 6.5% 的人曾遭受過,4.4% 的人曾經施加過高壓型控制。另外,我們也發現,在許多亞洲國家和地區中,這種通過行為策略來控制對方去什麼地方,見什麼人,做什麼事的狀況,也普遍發生在親子關係中。

有些人可能會誤以為,高壓型控制,就是關係中有一個人個性有點「控制狂」罷了。事實上,儘管高壓型控制和「控制狂」看上去都是一個人對他人的一種過多的操控,但高壓型控制和「控制狂」存在著本質上的區別。

高壓型控制 VS. 控制狂

控制狂對於「控制感」的需求,主要源於自身內心的脆弱感和對失序的恐懼,他們需要通過控制外在的人、事、物來獲得自己對於生活的掌控感。不同的是,實施高壓型控制的人,控制的對象主要是人(伴侶、孩子等),並且這種控制是策略性的,目的在於在關係中獲得絕對的權力,使自己在關係中能夠獲得更多利益。

高壓型控制的受害者,常被對方言語中的「愛」和「在乎」所蒙蔽,即使自己在心理上受到了很大創傷也往往無法察覺。了解高壓型控制施暴者的常用策略,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識別自己或他人正在遭受的傷害。

高壓型控制的四大策略

1982 年,美國的一個家暴心理教育項目提出了「權利與控制之輪」(Power and Control Wheel),來幫助更多人更直觀地識別、覺察自己可能正在遭受的暴力。我們也據此總結了高壓型控制最常見的四大策略(McClennen, 2010; Murphy, 2014),幫助大家識別你身邊可能存在的高壓型控制:

1. 隔離(Isolation)

你說:我想和他們一起玩

他說:具體去哪?什麼時候去?什麼時候回?你太單純了,他們根本沒把你當朋友,只不過是把你當取款機而已。這個世界太複雜了,人心難測,只有我在真正關心你,在乎你。他們接近你都是有目的的,不像我是真的愛你,凡事都從你的利益出發

一方面,他會努力讓你主動與自己的社交圈隔離。他會控制你所接觸的人,所去到的地方,所參與的活動等等,以上這些你都需要向他報備,並必須首先獲得他的允許。同時,你的外出會受到嚴格的限制,出門的頻率,持續時間,最晚到家時間等等。他還會詆毀你的所接觸的人,試圖使你遠離他們。逐漸地,你就遠離了可能給自己幫助的其他親人朋友。

另一方面,他還會設法讓你的社交圈遠離你。在眾人面前,反覆強調你有多麼的不願意參與這些社交活動。甚至製造一些謠言,導致你與親友的關係破裂。不斷地在你生活中製造「眾叛親離」的場面,並不斷告訴你,其他人最終都會離開,唯有他是可以信任的,對你不離不棄的人。慢慢的,你也開始相信他的這套說辭——他這麼做是愛我的,也只有他如此愛我。

2. 情緒虐待(Emotional Abuse)

你說:為什麼我要按照你說的做呢?

他說:相愛的人難道不應該努力讓彼此感到幸福嗎?你愛我嗎?如果你愛我,你就應該照我說的去做,讓我開心,不是嗎?你不聽話,惹我生氣,你這是孝順嗎?我白養你了?!

他會在關係中反覆向你強調,彼此之間就應該互相尊重和體諒。起初,這樣的約定會讓人相信這段關係將會是平等而美好的。然而,在兩人相處的過程中,這卻變成了你需要單方面遵守的約定。

當你做出讓他感到不滿的行為時,他就會以「你愛(孝順)我就應該尊重我的感受」進行道德綁架,使你產生負罪感。而當他做出讓你感到不快的事時,他卻說,「是你太敏感,我只不過是開個玩笑」,「我那麼愛你,你怎麼可以因為這點小事就和我斤斤計較?」等等。

在這個過程中,他不斷通過這些言語,讓你懷疑自己是不是太敏感,是不是太斤斤計較,是不是做的不夠好,或者是不是沒辦法做到像他那麼愛你一樣愛他。久而久之,自責、愧疚、沮喪等一系列負面情緒就會緊緊包圍著你。

3. 貶低、否認和指責(Degradation, Denying & Blaming)

你說:我不喜歡這麼做。

他說:這個最適合你了,你不夠成熟,考慮的不夠周全,聽我的沒錯。以後你就知道這麼做的好處了,你看,我一直都在為你考慮。

你說:我想嘗試那個。

他說:別傻了,那個你做不來的。你總是想一些不切實際的,你現在的能力就只能先做我說的這個。我這麼做是為了你好,避免你走彎路

雖然這種言語,看上去是在為你著想,為你考慮,但事實上則是在強化你對自我「不夠成熟」、「考慮不周」、「做不到」、「不切實際」的認知。你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力和自我價值,並逐漸相信他比你更了解自己。此外,一旦你指出他是否是在質疑你的能力,他通常都會否認,並責怪你居然污衊他的善意。(推薦閱讀:情緒勒索:遇到利用恐懼、責任、罪惡感控制你的人,該怎麼辦?

4. 其他

他可能還會通過經濟虐待(economic abuse)來威脅你,如禁止你工作,不支付你(未成年子女)的生活費等等。在親密關係中,他還可能會利用你們的孩子來威脅你,例如,強調你這麼做是對家庭和孩子不負責任。另外,一些男性會在親密關係中反覆強調男性理應在地位上高於女性,因此女性就應該服從他。

這些策略通常會被施暴者以各種組合的形式使用。通過隔離,受害者逐漸相信只有施暴者才是最愛自己的,並疏遠了自己的其他朋友。通過情緒虐待,受害者開始認為要向對方愛自己一樣愛對方,那就應該順從他、令他開心。通過貶低、否認等其他手段,受害者開始自我懷疑和否定,並變得更加依賴施暴者。就這樣,受害者掉入了「權力與控制」的深淵。


圖片|來源

為什麼說,高壓型控制難以被覺察

剛剛離婚的 Lisa Fontes 遇見了她的前男友。在眾人看來,他事業有成,魅力十足,並且他對 Lisa 照顧有加。起初,Lisa 覺得大概是因為對方對自己太著迷了,才會著急地要和自己同居,才會對自己的一舉一動、和誰往來都十分在意。再後來,當他要求 Lisa 交出自己所有 Email 和社交媒體的帳號和密碼時,她也仍然覺得這是愛情中彼此信任和甜蜜的互動。

可能有人會說,Lisa 一定是一個年紀輕輕,涉世未深,被愛沖昏頭腦的傻姑娘。肯定是因為她受教育水平不高,肯定是因為她愛財(這種類型的猜測/想法在專業上又被稱為責怪受害者,blaming the victim;事實上,施暴者的責任需要被更多人看見和重視),其實 Lisa Fontes 已經年過 40,是一名心理學博士,並且她所從事的正是「兒童與婦女虐待」相關的諮詢與倡導工作。

這段經歷讓她意識到高壓型控制的隱蔽性——受害者往往在關係中受盡心理上的折磨而不自知的。她在《無形的枷鎖:戰勝親密關係中的高壓型控制》(Invisible Chains: Overcoming Coercive Control in Your Intimate Relationship)一書中指出:

有兩個原因使得受害者很難覺察到自己正在遭受高壓型​​控制。

1. 施暴者使用不同的行為策略,讓受害者相信對方的控制是一種強烈的愛的表現。通過洗腦(brainwashing)式的反覆強調「這就是愛」、「你太單純,我說的這個才是現實會發生的事情」等等,受害者逐漸將對方所說的當做自己所認為的,甚至相信他比自己更了解自己。

2.通常,施暴者在外人面前並不表現出控制的一面。別人也看不出他有任何過分的舉動,甚至認為他很關心你,在意你。另外,由於他所使用的隔離策略,也讓你失去了支持你的親人朋友們。所以當你轉向他們尋求建議和幫助時,他們在大多數時候,會認為是你過分猜疑、不信任對方。而這又加劇了你對自我判斷的懷疑。

高壓型控制帶給人的影響

我們不難看出施暴者通過高壓型控制,會逐漸瓦解對方的自我價值和自尊感。他會讓你開始懷疑自己的觀點,自己看待世界的角度,甚至自己是誰。而這種自我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就很難再被根除。往往,甚至在你們分開之後,這種對自我、他人和世界的懷疑,都還會持續影響著你的福祉。一個曾經活潑開朗、善於交朋友的人,可能在經歷過高壓型控制後,變得真正在人際中笨拙、對他人和世界充滿警惕、無法和人走近。

就像 Lisa Fontes 在後來的回憶中所說,「他讓我認為自己是一個不稱職的母親,我不支持我丈夫的工作,我做的菜也不好吃,就連我的家人,甚至是朋友都更喜歡他而不是我」。不僅如此,這種看法還影響到 Lisa 對自己的看法,「我甚至相信他這麼說是對的,我因此陷入自我懷疑,我覺得自己就是像他所說的那麼糟糕」。

此外,高壓型控制還可能會讓人陷入一種「習得性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認為無論自己嘗試什麼,都會帶來不好的結果,不如就索性聽從對方的,即使自己感覺到不適或已經察覺到被操控,也會認為這就是自己的人生。(延伸閱讀:習得性無助:讓你一事無成的天使與魔鬼

高壓型控制還可能會使受害者出現類似創傷後應激障礙(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的症狀,例如反覆回想他的話(「他們都是想利用你,只有我是愛你的」),對自己和世界產生持續的負面想法(「就像他所說,我是做不好決定的,我什麼都不懂」),感到自責或羞恥,出現睡眠困難,反覆不斷地出現噩夢等等(Walker, 2009)。

通常情況下,高壓型控制很難被察覺。如果通過前文的介紹,你發現你的伴侶或者父母正在有意地使用一些策略對你進行控制,你可能會問,「那麼,他到底愛不愛我呢?」 也許他是愛你的,但你必須意識到,在他眼裡,對你的控制遠比對你的愛更重要。你同時也要意識到,即便他認為自己是愛你的,這種他主觀上的愛,會帶給你的傷害遠大於可能帶給你的利益。

雖然,認識到這一點是很殘酷的。但認識到這一點,你才算是給了自己選擇的機會:你還要繼續滿足他嗎?你是選擇繼續滿足他,還是滿足你自己呢?

以上,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