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夢想練習曲顧問劉軒,與我們談積極心理學裡頭,不再逃避主動面對困難的勇氣,以及如何透過自我疼惜,實踐愛自己的練習。

夢想實踐,除了需要時間練習,過程也得經歷好幾次跌。

你跌,因為看見夢想與現實間,仍有長長鴻溝要跨越;你跌,因為在該奮力奔跑的過程分神,注意他人的閒言;你跌,因爲面對未知的恐懼與不安,讓你自我質疑,失了前進動力。

當未知與挑戰成為阻力,將我們朝夢想背馳的地方拉去,你有沒有勇氣,在情緒將你淹沒、困難將你俘虜之際,為了夢想勇敢站起,贖回自己。

上篇專訪, The Escape Artist 創辦人 Brendon 與積極心理學家劉軒,和我們談「夢想的實踐」。

在日常生活中練習經歷「無中生有」,將腦中想法化作實際行動的過程,學習駕馭自己的夢想,然而,到底該如何有意識地認知自己的夢想?如何在接受自己腦中真實的想法時,積極地採取行動?如何在實踐夢想的過程中,學會屏除質疑的聲音,執著自己的初心?

專訪積極心理學家劉軒,與他談積極心理學如何幫助人們面對自己,並且在接受真實自我的過程中,活一場極致綻放,不白活的人生。

心理學的超現實練習:重要的不是理論,是體會

這次《夢想練習曲》計畫請來劉軒做顧問,在參與者練習作畫的過程中,也會透過每月主題的提問,引導他們與自我對話,我好奇地問劉軒,認識「積極心理學」對每個人在試圖追尋夢想的路途上,會帶來什麼改變?

劉軒先是一陣沈默,遠望前方的目光轉回來,定睛看我然後緩緩開口,「我覺得心理學是這樣,我們談心理學並非真的教人心理學的生硬理論,坦白說,你也不需要知道那些硬梆梆的東西,但你需要知道一些『原理』。」所謂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理解心理學是替你鑿開認識自己的一個小洞,但如何挖掘過去與自己對話,我們得透過練習,一步步來。

「了解原理最好的方式就是體會,我們每個人都會受到自己心理狀態影響,但我們很少真的靜下來去觀察這個影響會是什麼,直到心理學像個私人教練一樣,告訴你去感受這裏,試著維持那塊肌群,你才會知道理解並學習去感知自我,體會你的內心。所以當我們設計一系列活動場景或問題時,我們會希望提出一些你平常不會思考,稍微脫離現實,甚至有些超現實的練習。」透過超越日常的邏輯思維,你或許會在一個個問題裡顛覆自己。

過去《夢想練習曲》讓參與者從思考一天當中關於喜怒哀樂的四件事,到請學員回想,生命裡最想感謝的人。在被煩惱淹沒的嘈雜日常裡,這些問題從來不會無緣無故在你腦袋迸出,你不會給出一個空白的時間,與自己的生命經驗對話。(推薦閱讀:六個對「我」的提問:自我認同,是一輩子的旅程

這些超現實的提問,對劉軒來說,這場透過問題,與學員一起找到現實生活中踏實感受的練習,「當你透過一些方式、練習,坐下來去問自己沒想過的問題,而因為你去問了自己這個問題、這個對話,你開始產生一些想法,一步步理解與察覺,原來我所體驗到的世界,與我對每件事情的反應,甚至我的個性,很多都來自於我的過去,跟我所相信的現在與未來。」

當我們慢慢開始發現這一點後,理解過去的自己,並活在當下,往前望未來的人生,你會感覺更自由,而這個自由會長成麼樣子,可以長成什麼樣子?你得自己探索,你可以自己塑造。

積極心理學不是樂天主義:用科學,研究一個綻放的人生

這次《夢想練習曲》透過畫畫跟積極心理學,幫助參與者實踐他們的夢,大家可能疑惑:為何積極心理學很重要?我請劉軒用三個關鍵字,與我們分享他認識的積極心理學。

一聽見問題他嚷著好難,如此寬廣的心理學問,如何用三個關鍵字解釋?用英文唸了些喃喃自語的思考後,他歪頭想了三秒,冒出第一個答案。

第一個應該是說:科學。

把積極心理學跟那些秘密啊、吸引力法則區分得最清楚的就是,心理學是一門社會科學。

於是當我們在研究心理學時,我們是有個案,也有臨床數字,透過數字,我們看出背後的端倪。

這就跟菜市場給出智慧的阿姨們不一樣,你說他們沒有智慧嗎?不,他們很有智慧,但他們的智慧來自經驗,因為他們經歷很多、看過很多,可以給你一些建議。

但我們看心理學在做的事情是,設法去找出人每一個行為背後,真正的原因。

如果你可以去理解每一個人行為背後的真正原因,那麼,這個可以首先,如果你是了解自己的話,這可以讓你自己變得更自在更透徹,那如果你是理解別人的話,或許你可以更諒解他。

或許在一個家庭裡,我們時常吵架,為了一些小問題吵得七葷八素,但大家的心其實都是好的,而且要的東西可能也是一樣的,只是溝通方式跟個性差別,讓這些雞毛蒜皮的事影響了大家。

第二個:積極

這邊的積極,它是 「proactive」,也就是說它有行動,有一個直接面對的態度。

事情發生後我們不是當它沒發生,也不會逃避,其實我們身邊很多行為都是因為我們不想面對某件事而產生,像是拖延症就是很典型的例子。

所以積極的意思是:你必須要去面對它。

積極心理學並不是一種樂天主義,很多時候它是更直接的,它要我們去直面那些心裡的困難,當然不是一開始你就能做到,我自己相信的是,很多改變來自練習,往往從一開始的時候你要給他一個非常小的東西,一點一滴地去體會其中的改變。

第三個:綻放

我想套用心理學之父,馬丁·塞利格曼博士的話,他這樣定義積極心理學:用科學的方法,去研究一個綻放的人生。

「綻放」這個詞很詩意,但你可以去想像一個綻放的人生是怎麼樣。

它跟多采多姿不一樣,它不是平平順順,但它是努力綻放的,像朵花可以很不起眼,但它仍舊努力盛放,想像一個人如何從含苞到綻放,真正啟發它的潛力,了解自己,這是一個多麼棒的過程。

這個社會裡,就算只有百分之十、二十的人從含苞達到綻放的人生,我們的社會可以不一樣的。

謝謝妳的問題,我還從來沒這樣思考過。

絞盡腦汁回答完關於「積極心理學的三個關鍵字」提問後,劉軒呼了好大一口氣,直對著我說:謝謝妳的提問,我還真的沒想過如何用三個關鍵字去說明積極心理學。

我笑著回,這就像你給夢想練習曲參加者的超現實提問吧!總是要有人拋出自己沒有思考過的問題,我們才會在思考的過程裡跟自己對話,或許不小心挖掘出令人滿意的答案也不一定。

我想,這樣的過程跟練習積極心理學很像,我們理解採取行動與接受真實的重要性,開始思考,自己想活一場怎樣的人生?什麼程度的人生算是盡興綻放?怎樣積極地面對挫折,一點一滴地練習擁有勇氣,而這個勇氣來自你渴望改變,你渴望遇見新的自己,你願意練習,一步步地愛自己。(推薦閱讀:525我愛我自在節直擊:愛自己的五個關鍵字,你永遠是自己的完整版本

自我疼惜的練習題:我愛你,因為這是真實的你

從擁有採取行動的勇氣,我與劉軒談到背後驅使我們改變的渴望,這種一步步練習愛自己的過程,或許困難,但我們可以從積極心理學延伸出去:愛自己,就是從接受真實的自我,練習自我疼惜開始。

「愛自己,我覺得有很重要的一點可以談,就是『自我疼惜』(Self Compassion)。這在積極心理學裡是很重要的一個觀念,自我疼惜(Self Compassion)與自憐(self-pity)是不一樣的,很多人會以為自我疼惜就是認為自己過得不好,自己是個可憐蟲,不,那是自憐不是自我疼惜。」練習不要責備自己或是陷入悲觀的自憐自艾很難,但我們可以從跳脫自我練習起,「自我疼惜是,當你可以跳開自己,看著自己,想像你心中有個最愛你、最能夠接受你、能夠擁抱且督促你的教練或老師,想像你就是這個人,當你面對挫折時,你試著思考,這個人會跟你說什麼話?」

當我們跳脫自身立場與內心情緒,試著用他者的角度關愛自己時,你會發現,自我疼惜裡有很多需要接受不完美的地方,但這種接受是發自內心的擁抱真實的自己,並且以中性的角度,與自己對話。(推薦閱讀:自我厭惡才是你不幸福的根源!對自己滿意是一種能力

自我疼惜裡面,有相當多的接受,但這個接受不是縱容:我接受你就是這樣,我愛你,但是我也知道你可以做得更好。

劉軒

劉軒談自我疼惜的練習時提及,很多人面對失敗或在一件事上做得不完美時,就認為應該要嚴厲指責、精準的檢討糾正自己,但對積極心理學來說,人們面對責備的基本心理狀態是,有責備出現,我們會下意識地想逃避,逃避自己的聲音,也逃避其他人的聲音,甚至討厭讓那些聲音出現的場景。

「在這種心理狀態下,反而會有各式各樣的害怕與恐懼產生,要克服這種情況,反而第一件事情,你要去接受自己,這能夠讓你有勇氣去面對自己,也是當我們談愛自己時會提到的,從心理層面出發的愛自己,包括愛自己的不完美,也不是可憐,也不是找理由,就是真實地接受自己當下的狀態。」

「其實,那個接受,是需要有點勇氣的。」

接受那個總是出錯,努力起跳仍摔得四腳朝天的自己很難;接受那個有點悲觀,總是自我貶低的自己很難;接受自己,還沒有活成自己理想中的樣子很難。

愛自己一直都不容易,但我希望,我們一起練習在否定自己前,先擁有嘗試的勇氣。

練習看見自己的不足與脆弱,仍張開雙手,讓挑戰洗禮;練習擁抱真實的自己,看見不完美,並學習與恐懼與不安共處;練習採取行動,踏出改變的第一步,找到屬於你勇氣的定義。

今年我愛我有勇氣節,我們一起練習對自己說:我愛你,因為這是真實的你,因為我知道你很努力,因為經過這一天,我們又朝自己渴望成為的樣子,邁步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