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寫繾綣的單身心事。給現代人的另種愛情想像,倘若我們不愛,愛情是否就能不壞?是否就能在回憶裡,與你地久天長?

凌晨,女生還坐在床上,目送即將離開的男生。

男生說:「那我走了。」
女生說:「我們不會再見了對嗎?」
男生說:「是吧,這七天我非常快樂,妳很好。」
女生說:「我知道。」

一件事情到它最美的時候,也許立刻結束,比較好。

CITY CAFE 與桂綸美在櫻花季推出的最新廣告片兒,《櫻花七日篇》。

櫻花的美從盛開到凋謝,期限七天。成千上萬人為此從世界各地湧入,追逐,爭相為了有期限,會凋零,正腐敗的美麗奔赴。

「櫻花七日」的魅力是這樣——短暫,所以不能錯過的燦爛。

週五下班後的酒吧,像進入異世界,把自己從循規蹈矩的日常拔起,褪下人皮套裝,天將黑不黑的時刻,極其魔幻。我們像變身,褪下偽裝,感受自己。總高喊單身自由,卻每每在環顧四周,一陣酸楚的放聲大哭,忽然懷念起被某人記掛,甜蜜的不自由;自信提倡愛別人前先愛好自己,每說一次那個哽在你心底的身影就越鮮明:他曾用盡氣力保護過,那個你也厭惡的自己。

酒吧昏暗光線裡流轉情慾,人人心懷鬼胎,在這個愛情像鬼,只聽過沒碰過的年代,我們都想碰碰運氣,試著還能不能撞上讓你為愛中邪,愛到顛倒常理,愛到棄守規矩,愛到失了自己的愛情。(推薦閱讀:【關係日記】蕭紅與蕭軍,我愛你,才讓你有本事傷我

像傳說中戀愛會有的症狀那樣,願為一人不怕疼地付出真心。

只是天一亮,我們就都回去了。

一場毫無保留的愛情仍像都市傳說,霓虹閃爍,誰也沒能在深夜的城裡,撞進一場期待的愛情。

若愛到最後,曾在你生命核心種下溫暖的人,與你再不相干,眼睜睜看著燦爛如花的過往,逐漸腐敗,你們無能無力,也無關痛癢。

與其做場長久盛放、永久保鮮的愛情幻夢,或許,不曾愛過的愛情,才不會壞。讓我們調情我們曖昧,但,誰都別說破,不要說這是場有期限,會凋零,正腐敗的愛。

我們可以分享生活,但不必報告太多;我們可以親吻摟抱,在必要的時候牽牽手,但不談論彼此的關係是什麼;我們可以從早聊到深夜,但不像戀人那般,對彼此說早安晚安;我們可以從日常細節談到人生規劃,但你的未來,不必要有我;我們可以調情,我們可以曖昧,卻永遠不要相愛。

愛會讓我們腳絆著腳,執著地走進一場末路;愛會迫使我們渴求太多,忘了無所求的快樂是什麼;愛會讓我們捧著自己的軟肋要對方安撫,最後也成為了彼此的軟肋,碰到就疼,愛成殘忍。

如果我們不曾愛到怒目相視,不曾扯著嗓子對彼此吼,不曾愛到需要拼命證明愛還存在,那麼在我的世界裡,你永遠純潔如初,愛永遠不能弄髒我們。

我們仍能調情仍能曖昧,仍能選擇,不要一場撕心裂肺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