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日記】世上沒有理想愛情,只有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霍金於 2018 年 3 月 14 日逝世,世人憐惜霍金天才早衰,卻少有人看見其妻潔恩的偉大。

21 歲時,霍金被診斷出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被預言只剩兩年壽命,病症吞蝕身體的知覺與控制,他的心智卻比病理學頑強,霍金一路調皮地活到 76 歲,比預言多出 53 年——3 月 14 日,愛因斯坦的生日,也是霍金的忌日。

霍金是物理天才,是身障患者,也是三個孩子的父親。當霍金望著星空思索,萬物是否有終極理論,他同樣在生活反覆探問,我們該怎麼理解愛情。

我們該怎麼理解愛情,一個天才的愛情,一個身障者的愛情,一個嚮往凡人的愛情。


圖片來源:來源

時光飛回 1963 年,霍金在劍橋鑽研博士時,認識潔恩.懷德。潔恩鑽研西班牙文學,他們理解世界的視角截然不同,她卻喜歡這個闖入生命的瘦弱男孩,他幽默、才華洋溢、身上有矛盾的謙遜與不馴,還有一雙漂亮的灰眼睛。在那雙灰眼睛裡,她看見他們愛的以後。

正要開始戀愛,霍金病症確診,當時他問的第一句話是,「那我還能思考嗎?」醫生回答,「可以啊,問題是沒人能夠知道你在想什麼。」

生病是一件很寂寞的事情,尤其對個天才來說,他每天面對自己身體的失能,開不了水龍頭,繫不了鞋帶,寫的字歪七扭八,走路時會無緣無故跌倒,他的所有日常,正在離他而去。潔恩卻不怕他的退化。

「確診的時候,我認識了她,她是讓我活下去的理由。」——霍金

他們結婚的時候,霍金一手拄著拐杖,另一手與她十指緊扣,前路漫漫,她總之想陪他走下去。潔恩支持霍金念博士,自己邊養育三個孩子,邊拿下文學博士學位,才突然發現,這是條比想像中更辛苦的路,強大的愛將在日常磨損裡,漸趨稀薄。

《愛的萬物論》電影裡沒演的,電影外正在發生。世人憐惜霍金天才早衰,卻少有人看見潔恩的偉大。她不只愛他的天才,連他的不堪也一併疼愛。(推薦閱讀:《不過就是世界末日》:我的家庭不可愛,但我依然願意去愛

25 年婚姻,她扛起多重角色,既是戀人,也是母親,更是全年無休的照護者,全家人都迫切需要她。關係裡還有角力,親密關係裡,霍金的身體缺席,他擔心讓她無慾,既自卑也恐懼,同時,1993 年,出版《時間簡史》帶來的巨大成就,讓他同時自傲起來。潔恩在回憶錄寫著,「你問我在家庭裡的工作?就是告訴他,他不是神。」

他們漸漸對彼此失去耐心,關係變質,霍金有意無意貶低她的外語工作,嘲弄她的信仰,潔恩不滿霍金對物理的熱情,漸漸勝過他對家人的關愛。她很失望,她已經無法再跟他一起生活了。

我們該怎麼理解愛情,一個天才的愛情,一個不再對等的愛情,一個曾經炙熱最終逝去的愛情。

1990 年,霍金愛上年輕看護,潔恩愛上音樂家喬納森,他們再也忍受不了爭吵,選擇和平離婚。離婚之後,潔恩跟喬納森,搬去距離 10 分鐘外的住處,她能夠不時照看霍金。

2014 年,霍金與潔恩同台出席《愛的萬物論》首映,像弔念,緬懷年輕的自己與年輕的愛情。潔恩親吻霍金額頭,留下釋懷的眼淚。

霍金曾這樣說過死後的世界,「人腦就像電腦,零件壞了就停工。對壞掉的電腦來說,沒有天堂、沒有來世,那些都是怕黑的人的童話。」

霍金不畏懼死亡,他懼怕的是愛的離散。或許他窮極一生,企求追尋的宇宙真理,也是他留給人類的童話。而早在 1963 年,宇宙就曾以愛的名義,給過他一個全然純美的想像。(推薦閱讀:《愛的萬物論》:霍金的故事,讓相愛凝結在怦然一刻

如果沒有我愛的人在那裡,它只不過是一個空蕩蕩的宇宙。

霍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