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日記】世上沒有理想愛情,只有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聖羅蘭與皮埃爾,這場愛注定與悲傷共生,就算又痛又苦,也甘之如飴。

愛一個天才是浪漫的,愛一個天才是辛苦的,愛一個天才是寂寞的,愛一個天才是病態的,這點 Pierre Bergé 比誰也明白。


圖片來源:​《L'amour fou》紀錄片海報

愛 Yves Saint Laurent (後作聖羅蘭)的 50 年,好像爬山,這山頭攀過一座,仍有一座。聖羅蘭脾性如自然氣候,隨時要刮風雪崩,Pierre Bergé (後作皮埃爾)是耐心旅人,無聲陪伴,他打從心裡愛這山,所以不願意走,即使這樣的愛,幾乎讓他看不見自己。

或許從一開始,皮埃爾就知道這不會是場快樂的關係,不快樂,他心甘情願。

天才早慧,聖羅蘭的起點在 Dior。誰也沒錯過他的才氣縱橫,21 歲那年,一件灰色蝴蝶結及膝小洋裝,把他推上首席設計師位置,隔年,皮埃爾與聖羅蘭在晚宴相遇,被嬌寵的時尚金童,遇上謙遜的貴氣商人,氣味相投地走到一起。

戀愛正好,精神疾病卻壓垮天才,聖羅蘭接到 Dior 辭退信,覺得自己被拋棄,孓然一身,歇斯底里。唯有皮埃爾鼓勵他自立門戶,打造 YSL 品牌,走出自己的時代。聖羅蘭做設計,皮埃爾做商業管理,這雙愛侶,以生猛挑逗的時裝設計,解放了女性身體,顛覆了時尚語言,燃起星火燎原的時裝革命。

1966 年,聖羅蘭打造第一件女性西裝 Le Smoking,不是女性穿上西裝,而是女性賦予西裝新的身體,開啟雌雄同體的想像。聖羅蘭給了女性裝扮的權利,透過時裝改造,女性獲得前所未有的力量,捲動第二波女性主義的躍起;而皮埃爾賦予了聖羅蘭狂傲的翅膀,讓他的靈魂永遠無懼墜落,成了他穩健的核心。

皮埃爾是他的愛人,是他的商業夥伴,也是他的心理醫生,為了讓聖羅蘭方便移動,皮埃爾甚至考了飛行員執照。皮埃爾愛聖羅蘭的方式,像愛一座山,山一直在那裡,我能選擇我要怎麼愛他。(推薦閱讀:【關係日記】王爾德與美少年波西,心是用來碎的

沒有皮埃爾,就沒有聖羅蘭,反之亦然。愛過了你,總之我的人生是不同了,可能是更好,也可能是更壞。

有人問過聖羅蘭一生的願望,回答很簡單,「快樂,和一張雙人床。」 聖羅蘭終究不甘寂寞,他要與皮埃爾的雙人床,也不能只愛他一人。時尚界流傳床邊軼事,聖羅蘭與 Karl Lagerfeld 的情人廝混,導致聖羅蘭與老佛爺的永久決裂。

最後,皮埃爾與聖羅蘭走到關係的分手,皮埃爾搬到不遠地方,依然惦記聖羅蘭。「雖然我們不在一起,但是從未分開。」皮埃爾接受訪談時的發言很有意思,更是他的身體力行。晚年的聖羅蘭,越發把自己活成狂躁老人,酗酒、嗜毒、放縱過活、病情加重,所有人都散了,只有皮埃爾還在。每回秀場謝幕,皮埃爾都攙扶聖羅蘭上台,接受全場掌聲,深深鞠躬,這是他們一起共有的黃金時代。

2008 年,聖羅蘭因腦癌逝世,皮埃爾是他的葬禮主持,哭到泣不成聲,「我永遠記得你的第一個系列和謝幕時眼中的淚光。許多年過去了,時間過得這麼快,分離雖是必然,但愛永不停歇。」

從少年愛成老頭,聖羅蘭曾經背叛他,但聖羅蘭也只有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