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的作者微・弋,帶著一年的感慨與學習回來了。新的一年,讓我們試著對世界更和善一些。

我回來了。似乎從沒有離開著。社群網站,總是連結著才覺得並未與世界斷節。看著新的,未知的,標籤跟新聞;心裡的焦慮不安以及惶恐跟不上節奏或他人成功的速度等等深層的情緒地震總安靜地在腦子裡搬演著。「這不可能健康呀。」這樣的行為,我想著,我們如何自我對待的種種方式,十之有八是無意識地毀滅。何必?我們何必?這樣惶恐的花上幾個小時幾分之幾的人生吸收他人篩選過的快樂跟假象,用以餵養自身的怨懟及不快?

似乎濃縮過的人生在一路變動的螢幕轉換之下快轉著。喜怒哀樂,速食般暴力地餵養進眼腦心身;我們,默默地吞食、靜靜地脹大。虛胖。吃了幾個小時的他人,迷亂了自己。螢幕移開,看見的只剩空虛,而非實質存在世界的自己。

躁鬱

正面能量女王,我常被這樣讚美著。但過去這兩年,正面能量底下是現實生活曖曖暗灰的深切混濁。那些不太明亮的顏色在光輝彩度透高的正面能量強光中隱約透露著。不多,但時不時的它總是會滴個幾滴,溢在表面上形成明顯的汙穢。可它不髒呀,我辯駁著。這樣的色彩才能堪稱真實。真實?不常是美麗的,但我們太習慣修飾了。美肌可以把你秀一秀,APP 能夠讓妳成網紅⋯⋯逐漸的,沒改過修過美化過的任何樣子,都挺髒的。

真實逐漸被假象取代,經過變動、算計思考的影像形象幻象,成為現代自我存在於虛擬世界的第一要件。我是誰?端看我的硬軟體配備如何。而真實世界裡的我到底是怎樣的質感,哪樣的材質、氣味,還有臉上的斑痘、個性的瑕疵⋯⋯我們又何須在意,何必擔心?說到底,該問的是,有誰在意,又如何擔心?(推薦閱讀:沒有非做不可的決心,別走這條路!到紐約當演員追夢攻略

角色

演繹著某個長期遭受深層身心傷害的角色確實也不好受。我看世界的眼光偏的更邊,偏得更灰。常常滿見於世美好的自然事物人景,被我冷眼吸收咀嚼,抽離的我站於生命環繞的中心一語不發,緩慢無趣的將反芻的美麗黏膩,濕稠的嘔吐出來;殘存的屍體殘骸攤在一地,顏色早已被我體內吸乾。

那樣不停將外在世界的生命能量往體內消化而消滅的身內是如何強大的、多彩的?我冰冷的皮膚永遠無法理解,更遑論非我的浩大世界。一直到劇中最後一刻血流滿面的倒在泥中,我才大鬆一口氣看見世界的美好。那短短的三口氣,我活著了。這個角色,三十多年的光陰之中,總算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看見其本質,理會美好。


電影《最後一日》側拍

是愛呀。

不過交錯的人性自私跟無可避免的習慣自我毀滅硬生生將你我生命中可能的許多美好剝削到一絲不掛的地步。當旁無退路又獨自一身之時,自己往心裡抓到的第一個浮木,便可能會是接下來整個人生的基調。我的明美,我美麗的角色,抓到的,是深層的悲傷,以及對外界的全然拒絕。於是乎,她冷冷沈沈的一路活至三十後,因緣際會的開關被挑起,生命的缺口開始震動,能量隨著黑暗一同往外噴灑。她以為,世界有可能的美好其實是絕對的滅絕。故事的開始,是她的結局起頭。

寫的東西好硬呀。大概是太久沒寫中文。每天早上我寫三張滿滿的白紙,純英文。一種像是把腦子裡混亂的雜訊拿去丟垃圾車,嘩啦嘩啦地傾倒出來,沒有過濾。這樣的過程我走了三個月。字美多了,人穩多了。時不時的確片場要發飆一下,不然呢?拍低預算的 Drama 我們還期待什麼溫暖的同學會嗎?林微弋一直反正都是好兇的嘛。(推薦閱讀:不一樣又怎樣?讓你的異類劣勢成為你發光的點

我不怕被人家說兇。我只怕作品不好。什麼東西出錯了、不合邏輯、不能被我理解的當下,我想到的第一個反應是『這樣觀眾看得懂嗎?』『這樣不連戲喔。』『這沒辦法剪吧?』但我們就這樣ㄍㄧㄥ過來了。我有一種剛從夏令營畢業的感覺。很青春,很ㄍㄧㄥ 。也深刻的覺得自己老了,沒辦法再這樣跟年輕人耗了,這種把生命當賭注去消耗得瀟灑,在陽明山頭跟瑞芳血泊中,跟著角色跟殺青一起死去。我部分的生命能量將跟著這部電影一輩子,那是我再也拿不回來的自己了。

可我知道,我應該再善良一點,再耐心一點,再善解人意一點。台灣人的「NICE」是我一直以來學不會的一種技藝。使得我稜稜角角,絕不圓融。對不起,承受我的強硬的你們,碰撞之下的強大的愛支撐著我過於直接的誠實跟刺痛。這碰撞常讓人流血,我自己也總是受傷。何必呢?你問。這我每天也問著自己,期望自己 be kind, and then be kinder。我繼續走著,繼續希望自己進步著。我遇到跟我一樣兇的人會先覺得「幹嘛那麼兇呀?」然後覺到遇到對手的爽感緩緩溢出來。因為作品,只會因為這樣更好。

好啦,狗年希望,一樣,Be Kind, Work Hard, and Never Give Up. 只是這年會加碼:Be KindER。

寫的東西還是好硬呀,一點輕鬆淺白的東西都沒有。我的屁股也因為硬是坐在床上打字這件不符合人體工學的事情在半個小時之前就麻了。已經凌晨三點半了,而我只不過是要跟大家說:新年快樂,我回來了。

這種其實是祝賀的本意的東西。才第一句就被社群網站症候群的極度焦躁淹沒了。果然的確是不健康的東西,稱它為必要之惡吧。像是每天會跟自己說不要再吃三人份的早餐了,可是依然會默默購買蔥抓餅加蛋,蘿蔔糕跟鮪魚蛋餅這種兩個農夫早餐份量的組合。成癮了。那就要想盡辦法在煎熬跟煎熬之間找到快樂。

這樣其實是一種很好的活著。

謝謝你們美好的滿滿一年的能量。謝謝曾經的善良,幫忙,關愛,以及支持。謝謝貴人們,藝術家們深深啟發了我,感動我,讓我持續覺得做一個藝術家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謝謝失敗,謝謝做不好事情的我受到的責備、忠告、勸導以及背棄。讓我得以感受到不掩藏的誠實,以及逼迫做好下一步的力量。

我其實很好,我只是活的越來越真實了。謝謝你,親愛的你們。我回來了,會有更多的話說,更多勇氣說自己想說的話。

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我的狗,咚咚。有點傻氣,今年也就 13 歲了。既然是狗年,附上一張凌亂但真實的我的愛。希望大家,狗年跟狗一樣旺旺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