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特別篇,為你連載 A-Z 都市女子的戀愛故事,配一首歌,或一部電影,她們痛過的,你可能正經歷,那些愛過的曾經,都積累成了我們魂牽夢縈的故事。

B 其實並不願意,自己因為談了一場矯情的戀愛,而成為了廣東歌專家。

故事還要回到 2015 年,那時她還沒上班,大五去交換學生總有一點逃避的意味。地點是香港,一個跟台灣沒有時差,模樣很像,骨子裡卻毫不相似的地方。香港一切都快,時間是錢,要想辦法擰到一滴不剩。

像 B 這樣的臺灣女孩,講話慢慢的,語助詞很多,是港人口中的灣妹,溫柔婉約,最是討喜。B 出發時還不屑地想,「我是來中文大學修藝術的,可不是來戀愛的。」


圖片|來源

像要捉弄她似的,愛情倒是來得很快。修同一堂當代藝術史的男孩,每次討論都挨她很近,是她最喜歡的小眼睛,典型的香港草食男,原色牛仔褲,牛津襯衫,不喧嘩的有型。她偷偷喊他小眼睛,人說小眼睛薄情,她偏是不信。

小眼睛看上去是天秤座的,個性隨和,相處舒服,他們很快熟稔起來。小眼睛帶他認識眾多香港詞人,如數家珍,他說粵語有九聲,是為了表達那些缺憾的情感。

小眼睛喜歡林夕,林夕詞有禪意,敏感甚至有過敏傾向,猶擅譬喻,表面上寫的是情歌,暗地裏其實是佈道,舉凡人間困境,都有一首林夕。小眼睛一字一句教他念,《紅豆》的粵語版《償還》,

「從未等你的眼睛,從夢中看到甦醒,從未跟你暢泳,怎麼知道高興會忘形,從未跟你飲過冰,零度天氣看風景,從未攀過雪山,所以以為天會繼續晴。」——《償還》

B 聽得好像暗示,忍不住醉暈暈的。又比方說黃偉文,劍走偏鋒,有其豪爽性格,直話直說,一掌打醒你,給楊千嬅唱來尤其合適。小眼睛說喜歡這首楊千嬅的《勇》,尤其是,裡頭有一點 B 的影子。

「沿途紅燈再紅,無人可擋我路,望著是萬馬,千軍都直衝,我沒有溫柔,唯獨有這點英勇。」——《勇》

B 聽得萬馬奔騰,像他們趕進度的愛情。他們老愛在放課後,晃到破爛的唱片行,那粵語歌裡唱的皆是愛情。B 粵語講得琅琅上口,相談甚歡的第三個禮拜,小眼睛就著路燈昏黃吻了她,問 B 要不要跟他回家。B 甜甜地想,認識一個城市最快的方法,原來是交一個在地的男友。

B 跟他回家。小眼睛身子瘦弱,兩只手臂攫得她卻像鷹,B 把頭貼在他汗涔涔的胸膛,想到了好久好久以後。「那麼以後我們呢?」小眼睛愣了一下,才幽幽說自己原來是有女友的,女友正在日本交換。不過不打緊的,你看林夕歌詞也這麼寫,「風花雪月不肯等人,要獻便獻吻。」你們兩個,我可以同時都愛的,女友回來之前,我給你的愛也不會少。(推薦閱讀:【單身日記】若愛是一場大病,就讓我們愛得病入膏肓

意思是,不必討論以後。

B 甩了小眼睛一巴掌,頭也不回地走了,沒有人可以施捨愛給她。事後想想也算自己傻,沒有人說,只有女友可以帶回家。她以為是愛情來得很快,他們很合拍,沒想過他可能只是寂寞。(推薦閱讀:【單身日記】終於結束的起點,我不後悔全心全意愛過你


圖片|來源

後來她才知道,小眼睛是雙魚座,深情是深情,不只對她一個,寂寞氾濫,他同時還約了其他女同學,伎倆全是類似一套,那些詞反正他背得熟,不同語境,可以對症下藥,人寫的詞他拿來當現成情書用。那唱片行老闆眼裡似笑非笑,原來是說,他上星期也來過,妳不知道嗎?

B 最會裝沒事,總之同學一場嘛,她可以選擇不跟他玩。朋友若問起,她會說,一切純屬虛構。而她最後依然慶幸,是她帶自己認識了這首囍帖街,大概其實她也沒有多愛他,不必怕。

「就似這一區 曾經稱得上 美滿甲天下
但霎眼 全街的單位 快要住滿烏鴉
好景不會每日常在 天梯不可只往上爬
愛的人 沒有一生一世嗎 大概不需要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