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有意識週報】是女人迷全新的內容單元,希望透過每週一部 TED 影片,顛覆大家的既有認知,有意識地選擇我們想要的生活。領你看「遊牧文化」,每種生活型態,都是值得被尊重的選擇。

說到居無定所,以街道為家,你第一個想到的是什麼?流落街頭的街友?還是那些白髮蒼蒼,沒有工作能力,只好寄居火車站空地的遊民? 來自加拿大的攝影記者和人類學家琪佐.凱阿娜透過鏡頭,讓大家認識不一樣的「遊牧文化」,她希望讓大家看到並認知,「遊牧」不再是舊有文化的產物,「流浪」也不是窮苦可憐的象徵,而是一種生活型態,是一個值得被尊重的選擇。為什麼我們不能以街道為家,以大地為友?難道家的定義只有一種,只能是屋簷下的庇護嗎?讓我們來聽聽琪佐.凱阿娜怎麼說。(推薦閱讀:【嬉皮故事集】流浪,是為了前往自己

「還是小女孩的時候,我就常想像有一天我會遠走高飛。所以從六歲開始,我就準備好背包,裡面裝了幾件衣服和一些罐頭食物,將它們放在櫃子後面。」琪佐.凱阿娜來自一個非常特別的猶太家庭,身為家中五個小孩的老大,凱阿娜的父母從小就讓他們知道,家的定義從來就不是一個固定的居所。

「世界是開放的,世界是每個人共有的,這是父母從小就跟我們分享的美好觀念。」—— 琪佐 ‧ 凱阿娜

雖然在美國出生,琪佐 ‧ 凱阿娜的父母卻因為政治文化因素,不希望孩子在美國受教育,因此出生不久,就帶著他們遊居世界各地。隨著父親從事的猶太教工作,他們住過加拿大,瑞典,甚至冒醒性的橫越亞洲,從北美來到歐洲。深受如此開放的家庭教育,琪佐 ‧ 凱阿娜從小就對不同生活模式有強烈的好奇心,也願意去了解不同價值體系。「 我族與他族的價值認同是可以同時存在,而不互相衝突的。從小我的家庭就讓我知道,家,存在任何地方,我們可以同時遊牧四方,居無定所,卻因為內在強烈的連結,靈性與宗教的連結,而感受到家的存在。」

也是這樣自由的觀念,讓琪佐 ‧ 凱阿娜 16 歲高中畢業後,就帶著相機,展開了她的攝影遊牧生活。「 我想找到一個讓我有歸屬感的社群,而當我遇見美國的遊牧次文化時(nomadic subculture),我覺得它就是我一直尋找的群體。」自此,琪佐 ‧ 凱阿娜開始穿梭於美國各地浪人夥伴,記錄他們的生活,透過人類學家以及攝影記者的身分,與世界分享這份流浪的夢想,所謂另一版本的美國夢。(推薦閱讀:Road Trip 60' 嬉皮流浪記

「有些旅人是自願趟上旅途, 拋開物質生活、正規工作和大學文憑, 就為了換取些許冒險。」

琪佐 ‧ 凱阿娜在 TED 演講中一邊播放著她的攝影作品,一邊提到,有別於大家對流浪與遊牧的黑白慘澹想像,好比投影片上的這些照片,這樣的生活其實是彩色的,它們呈現了一個生機蓬勃,無拘無束的社群。「如同遊牧民族的祖先,當代的遊牧民族逐著美國境內的鋼筋與柏油幹道而居,白天,他們跳上貨運列車、伸出拇指, 跟著陌生人踏上公路;夜裡,他們睡在星空下, 相互依偎,自由的讓貓,狗,甚至寵物鼠交錯在他們的身體之間。」


Source: Ideas.Ted.com

或許你會問,難道所有街友都是自願流浪的嗎?當然不是,琪佐 ‧ 凱阿娜提到,也有不少是來自社會底層,從未擁有向上流動機會的人們,來自寄養家庭的中輟生,甚至是那些逃離受虐與問題家庭的青少年。「沒有人因為上路,就能甩開心底的惡魔。 耽溺是真的,環境惡劣是真的。」流落街頭從來不是恬靜怡人的生活,然而真正令這些人心寒的,是「流浪的生活模式」在美國許多城市仍視為是一種犯罪行為。「這些犯罪行為包含坐在人行道上、把自己包在毯子中、睡在自己的車子裡,或是給陌生人食物吃。」琪佐 ‧ 凱阿娜知道這些法律是因為她親眼目睹了朋友和其他旅人被拖進牢裡,或收到所謂犯罪的證明文件,只因為他們做了以上的幾項行為。(推薦閱讀:「我必須切割,否則無法面對自己」談街友的身份認同矛盾


Source: Ideas.Ted.com

「 當人們看到的是貧窮,社會弱勢,以及惡劣的經濟條件,這些旅人卻認為存在的意義本該是自由與奔放的生活。」琪佐 ‧ 凱阿娜說,這些旅人善用了美國有高達 40% 的食物都會被丟棄的浪費事實,寧願翻找垃圾車與垃圾桶,以這些完好無缺的食物為生,也拒絕過那些揮霍的高消費生活,不願做不切實際的美國夢。「他們犧牲物質上的安逸, 卻換取時間與空間,去開發心靈上的創造力, 去做夢,去閱讀,去做音樂,從事藝術與寫作。」

琪佐 ‧ 凱阿娜在演講最後提到,我知道你們很多人依然無法想像為什麼有人會想過這樣的生活,不僅受到法律的差別待遇,必須吃垃圾桶得食物,居無定所,睡在橋下,還沒有固定的工作,得流浪各地找短期打工。然而,這個問題的答案,縱使上路的人各有各的原因,旅人卻會給你一樣簡單的回答:「為了自由」。

「 只要我們的社會無法保障每個人的勞動都能被尊重,人們依然為了生存而工作,而非為了生活而工作,那就永遠會有這麼一群人,選擇以四海為家,選擇踏上更開闊寬廣的道路,不論是作為一種逃避,解放,以及當然,一種反抗的方式。」

人本來就可以選擇自己喜歡想要,認為合適的生活方式,透過琪佐 ‧ 凱阿娜的 TED 演講,我們不必然要選擇遊牧與流浪的生活,但或許我們可以從此時此刻去想想現在過的生活,是我們喜歡的,還是社會化下的選擇?(推薦閱讀:最誠實的畢業演說!大衛·佛斯特·華勒斯:「你為自己做選擇,你才真正擁有生活」

如果我們可以選擇住在舒服的大房子中,那為什麼不能選擇居無定所?為什麼不能勇敢擁抱渴望流浪的勇氣?這些問題留給大家思考,當我們的思考變得更多元開放,就會發現世界比想像中的寬廣許多,能夠拓展視野真是件美好的事,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