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Chloe Wu 從兒時的失落帶我們檢視自己,在原生家庭缺的愛,我們會渴望在自己的親密關係裡找回來。

「那一年我愛上一個男人,說真的,我不確定那是不是愛,反而我會說那是一種心被勾動的感覺,但到底勾動什麼,我也說不上來,想到這個人就會心揪一下,會很在乎他的一言一行,你說他很優秀很有吸引力嗎?我倒不覺得,你說他又帥身材又好,我也看過不少小鮮肉,但就這個男人我一直放不下。」(推薦閱讀:從關係裡畢業!從 Selina 離婚思考親密關係:分手,不只有一種標準劇本

「真的很奇怪,他對我忽冷忽熱,我雖然覺得很痛苦也痛恨他這樣,可是他一旦找我的時候我的心就立刻飛過去,感覺自己在天堂一樣,怪得是這種大起大落的感受,讓我覺得很刺激,那種規規矩矩的男生我立刻就無感,而且會讓我窒息!」Vera 在描述自己的愛情時,表情非常豐富。

「這種大起大落的感覺,之前也有過嗎?」我問著。

Vera 歪著頭想了一下,突然眼睛一亮的告訴我:「有耶!就是每當我知道爸爸要從國外回來的時候,我那幾天就會一直很期待,見到爸爸那一刻好開心,可是相處沒多久爸爸就又出門了,他分給我的時間總是不夠,噢,我的爸爸有兩個家庭⋯⋯」


圖片|來源

「你想嘛,他都在外地工作就算了,回來還要照顧兩個家庭,其實也不能奢望什麼。」Vera 也很懂得自我安慰。「可是,很煩的是,我都這樣跟自己說了,但就還是很難過啊!可是看到爸爸那幾天又覺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孩子!然後就覺得如果爸爸每天在家的話,那我不就幸福死了!」Vera 一秒又回到幸福小孩的狀態。

「所以那個『難過』跟『幸福』的反覆感,有時候蠻過癮的,是嗎?」我問著。
「哪有過癮啊!誰想要一直難過啊!」Vera 抗議著。
「但很有趣啊!也有人一直給你幸福跟安穩的感覺不是嗎?但他們身上就是少了些什麼?」我問著。「少了讓你『等待』跟『難過』?少了『距離』?少了『刺激』?」我繼續問著。

「哎唷,感覺這樣好虐喔!是不是我的每一段感情都要虐一下我才開心!」Vera 真的很為自我解嘲,但看來她有點懂了。

熟悉感成為致命吸引力

親愛的,在 Vera 的童年裡其實一直渴望被父親陪伴,然而跟父親相處的「感受」形成一種情感的印記烙印在我們的情緒記憶裡,會再與人相處的時候被喚醒,而成為我們情感上的糾結。Vera 說:「我希望我的伴可以一直陪在我身邊,專注在我身上,我希望他不要跟我爸一樣又忙於工作,又忙在兩個家庭裡⋯⋯」。(推薦閱讀:【心理學讀親密關係】給每一個心疼母親的女兒

偏偏細數她的情感,愛上空中飛人,糾纏不清的遠距離戀情,知道對方有女友還是甘願當小三等情況,她都經歷過,最終情感還是沒有著落,還是在尋覓裡,找到與父親相似的男人。

渴望改寫歷史終究是失敗

與父親相處的期待感和相處不夠的匱乏感,很容易成為小女孩心中追尋的企盼,如果沒有覺察的情況下,我們很容易去追尋與彌補兒時的「失落」。Vera 就是栽在相處的熟悉感,努力在伴侶身上獲得「修正」的感受,也就是她愛上與父親相似的人,卻努力讓這些人的行徑與父親不同,轉而成為是陪伴在自己身旁,總是需要自己的男人,企圖改寫心中的歷史,卻發現這些男人終究還是跟父親一樣逃之夭夭,終究她還是在情感中複製了童年心情跌宕的歷程。


圖片|來源

不覺得自己配得上「好」男人

可怕的事情在於,Vera 對於真正穩定又安全的伴侶是恐懼的,因為她的記憶裡並沒有親密相處的楷模,光是想到一個人一直陪著自己,是不是會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或是場面乾掉怎麼辦,沒有激情怎麼辦,就讓她備感無力。有另一種說法是,當孩子被陪伴的不夠,容易在心中對自貶或自我懷疑,覺得如果自己夠好,又為什麼父親不在身邊?而容易有低落的自我意象。所以伴侶的挑選也容易挑「有毛病」的人,才不會在太好的伴侶身上感覺到自己的「毛病」。

所以你說,該怎麼辦?那麼要請你開始去清楚明辨,也開始為自己起身行動。

把自己從童年裡救出來

我們經常成為無助無望的小孩渴望有人帶我們離開,期盼有一個人打開嶄新的世界,而從此就過的王子公主幸福的生活,因為在童年我們的確只能保有渴望寄望未來。到了成年當我們一直這樣等待和企盼,就會失去自我的力量,也將眼光放在他人身上,不斷愛上相似的人並企圖改變他的性格,只會讓我們在情感中越是挫折。(推薦閱讀:心理學讀愛:關係中的缺憾,都要看向內心的孩子

親愛的,我們要停下被拯救的狀態,當自己的英雄。救出那個等待的女孩,也安撫因為難過、失落而沮喪的女孩,並讓女孩知道她值得被「好好」對待。女孩可能會慌張,當她遇到有人願意給她穩定的愛時,而你也要能夠安撫也鼓勵女孩,讓她可以更安適的停留在穩定的情感裡。你可以開始承諾女孩,要陪伴女孩一起經歷情感的大小事,要有覺知的看見自己所選擇的對象,更要有意識的察覺是否又掉入小時的旋渦中,重複一樣的模式。

是的,超人很忙,而我們都可以做自己的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