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甜靈魂手帳,寫影劇中的關係學,以身心靈出發,讓我們抵達新的終點。寫在金鐘後,今年不可錯過的好戲《花甲男孩轉大人》,無論男孩女孩,都有該回頭修復的傷口。無視過去,只會讓你的堅強變成逞強。

靈魂來世界上,或多或少都帶著學習的使命。他們在人間的感情中跌跌撞撞、在事業中面臨磨難、在世俗價值觀中茫然無措,可能攀到高峰、也可能跌到谷底。

柚子甜的女人迷新單元,帶妳翻閱靈魂的學習手帳,帶親愛的妳用靈魂的角度看愛情。


〈花甲男孩轉大人〉這部小說改編的電視劇,在網路掀起了一陣旋風。無論是盧廣仲與蔡振南互飆台語國罵的橋段、亦或是長輩之間的明爭暗鬥、晚輩間彼此的愛恨糾纏,都在當時成了影迷們津津樂道的對象。(推薦閱讀:致愛裡的瘡疤!《花甲男孩轉大人》:就算會受傷,也要去愛

花甲這部戲,道出了許多佳偶怨偶的無奈與喜悲。而〈靈魂的學習手帳〉這次要解析的,正是一對從「怨偶」最終轉為「佳偶」的情侶:霸道台客「鄭花明」、以及鄉村女孩「李雅婷」。


圖片摘自〈花甲男孩轉大人〉劇照

李雅婷的靈魂學習手帳:接納過去,才能擁抱幸福

雅婷這個天真爛漫的鄉下女孩,打從一出場,就明顯地對盧廣仲飾演的鄭花甲情有獨鍾。即使花明一個勁兒地追求(糾纏)雅婷,甚至想盡辦法要拆散她和花甲,這段三角戀的順序卻還是極其牢固──花明愛著雅婷、雅婷愛著花甲,而花甲,一時之間很難說他是喜歡雅婷,還是把他當成妹妹在疼。

然而,雅婷會盲目的迷戀花甲不是沒有原因的。她過去曾和一位有暴力傾向的男人交往。本來她把對方當真命天子,卻發現對方後來喝了酒就會打她、甚至拿熱水燙她,還曾經有一次她半夜滿頭是血的去醫院掛急診,縫了好幾針。

從那之後,雅婷就對喜歡她的人很害怕,尤其像花明這種狠角色猛烈的追求她,都會勾起她對那段記憶的恐懼。她不願面對這樣的過去,轉而親近看起來木訥、不善言辭的花甲,因為那樣的情感,讓她覺得「很安全」。


圖片摘自〈花甲男孩轉大人〉劇照

然而,創傷這種東西,卻不會因為逃避而消失的。當花甲拒絕了她的追求,說把她當「很好的妹妹」時,雅婷的心也跟著碎了一地。她的感情沒有退路了,藉著酒醉,她終於也隔著牆跟花甲坦承了這段慘痛的過去。那是她生平第一次揭露自己不堪的往事,卻也是雅婷第一次好好面對心理的傷。

她脆弱地承認了、哭著面對了;隔著牆的花甲聽到了,正好跟花甲在一起的花明也聽到了,也一起隔著牆,跟著雅婷一起哭了。

我們的人生,不也常在咬嚙我們的陰影下逃亡嗎?那些午夜裡經常讓我們驚醒的惡夢,我們總以為睡久了就會忘記,疤痕久了就回遺忘。誰知道,少了面對的遺忘,永遠不是招來幸福的良藥,只是把潰爛的傷口縫起來,假以為好了。


圖片摘自〈花甲男孩轉大人〉劇照

總要逃到無路可走了,想要的幸福都碎了,傷口才在某個時刻潰堤。即使當下如此脆弱不堪,卻讓一切都終於釋然,那些無法原諒的終於過去了,那些不諒解我們的終於明白了,那些想要懂我們的,終於能夠走進我們的心。

那次酒醉後的「告解」,最後成為一個奇蹟的催化劑:雅婷終於對花甲死了心,也讓花明終於看見了雅婷的脆弱,從而從一個盲目追求她、讓她害怕的小混混,洗心革面成為會乖乖跑去洗牙,發誓以後絕對不會再讓她害怕的好男人。

那是「面對」的力量,也是靈魂課題過關之後,真的讓她抓得住的幸福。(你會喜歡:你不需要總是堅強:五個面對脆弱的方法

鄭花明的靈魂學習手帳:逞強不是堅強,面對才是

「我知道我一輩子沒出息,給人看不起,所以才在你身邊,為你跟前顧後的。」花明在劇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他聲淚俱下的跟爸爸嗆聲,簡簡單單的控訴,道盡了他一輩子的自卑與辛酸。


圖片摘自〈花甲男孩轉大人〉劇照

他爸爸是人面極廣的地方要角、弟弟是人帥又成功的人生勝利組,只有他什麼也不是,還早早就帶了一個小孩,但小孩也跟著他學壞。有一次雅婷教訓他小孩怎麼可以說謊騙人的時候,花明還躲在角落哭了。

花明的本性是柔軟的,他的霸道和強勢,是掩蓋他對過去的自卑。他的自卑也造就了他孤注一擲的專情,癡心地認為只要追到夢中情人雅婷,那麼過去的挫折都不算什麼,人生也就圓滿了。

他像隻撲火的飛蛾,不惜渾身是傷,也想要追求心中的光。但過度盲目的積極,反而有一次讓雅婷誤以為花明要侵犯她。她瘋狂的抵抗,並且跟花明完全決裂,也讓花明重新墜入自暴自棄的深淵。

花明的前半生,是自卑造成的逞強。也因為這樣的逞強,讓他誤以為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會讓他得到屬於自己的幸福。我們很多人的人生,不也是這樣的嗎?在千瘡百孔之中,早已遺失了自尊,最後只剩橫衝直撞,期待總有一天會有人會看見我們,讓我們的靈魂終於可以安歇。殊不知正是這樣的莽撞,才傷害了我們自己,也讓我們錯過了我們愛的人。(延伸閱讀:關於錯過:我們相愛得太早,明白得太遲


圖片摘自〈花甲男孩轉大人〉劇照

人因傷害而覺醒,也因為覺醒而終於看清。花明最後終於看見,自己的「愛」如何傷害了人,也終於迫使他去重整自己不堪回首的人生。

他最後在兒子洋洋的「命令」下,被拖去處理一口長年吃檳榔的爛牙,也一改原本吊兒郎當的追求態度,對雅婷慎重的道歉與懺悔,甚至還在墓地裡發毒誓:「我如果違背誓言,就被這裡的好兄弟都附身」。

雅婷最後趕緊叫他閉嘴原諒他了,不是因為他下跪、不是因為他發毒誓──那只是靈魂表面上的戲。

真正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靈魂在那一刻都過關了:花明勇於放下自己的逞強,重新整頓過去的人生;而雅婷勇敢面對過去的創傷,從而值得一個真心愛她的人。


圖片摘自〈花甲男孩轉大人〉劇照

後記:靈魂的課題吸引

靈魂的引力是很神奇的,李雅婷的靈魂課題,要學習的是「面對」,而鄭花明的人生課題中,學習的也是「處理」。

課題相近的靈魂會互相吸引,然而「吸引」的結果有可能是佳偶、也有可能是成為怨偶。在這部戲裡面,未過關的靈魂可能根本不會在一起,雅婷只會繼續逃避閃躲,而花明也只會一個勁兒地盲目地追求。

只有當他們終於在因緣際會下面對創傷了,也放下了。而原本無緣的兩個人,才有變成「佳偶」的可能。

但無論是佳偶還是怨偶、錯過還是終成眷屬,靈魂都不會以「在一起」為唯一圓滿結局。只要最後課題能夠過關,從靈魂的角度來看,那段關係就是最好的安排。

我是柚子甜,是兩性作家,心靈工作者,特別喜歡用靈魂的角度看愛情。歡迎追蹤我的臉書《柚子甜剝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