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蕭詒徽寫給你的《一千七百種靠近》,為你的心事書寫,用絕美情書換一段你的生命經歷。我愛你,連你誠實的時候都一起愛下去了。

「寫封信給男朋友:就在你說我是第三個女朋友之後,我看見了你跟前六個女朋友的合照,你都愛她們嗎?還是不愛也能夠相擁也能夠親吻?那你愛我嗎?還是最後我會變成不是女朋友的那第七個?這些話問出口我們是否就會分手呢。」

你永遠不回答我昨晚夢見什麼。我想這是因為你不知道——或者說,你太知道了——你做夢的時候很誠實。我覺得你在我身邊做夢的時候,比在我身上做愛的時候還誠實。這是當你的愛人最荒謬的部分:我可以和你一起睡覺,可是,我永遠無法擁有睡覺時的你。

但我喜歡跟你一起睡覺。雖然睡覺的時候你不會回答我,但睡覺的時候你不會騙我。在那些你先睡著的晚上,你壓在我身上的手臂讓我知道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我並不是因為相信你所以愛你的。我是因為愛你,所以才相信你。(推薦閱讀:【關係日記】蕭紅與蕭軍,我愛你,才讓你有本事傷我


圖片|來源

也許你也愛我。也許愛只是我還相信你的時候。想起那些荒謬的宗教觀,「你必須愛神,神才會愛你。」也許你其實也像騙神一樣騙過了我,好讓我繼續愛你——寫到這裡,我發現一個我無法回答的問題:如果我們的愛,必使我們之中的一個成為對方的神,那麼,神到底是相信對方的那一個,還是騙過對方的那一個?

我比較不相信的反而是自己。有時候,我偷偷在你身邊憋氣,想知道在愛人身邊窒息是什麼感覺。我從未在愛人身邊感到窒息,然而,上萬上千個作家都這樣寫過,好像是真的。我怕我不是真的愛你。我怕我不知道自己不是真的愛你。我怕我在你身邊活得如此好,不是因為愛你,而是因為還沒有愛上你。在你身邊,活得很好,像不曾愛過一個人那樣好。可是你知道我願意因為你活得很糟。也許那些作家騙人。也許,我其實真的正在窒息,但在你身邊,連窒息都像好好活著。(推薦閱讀:【雲端情書】你好,你的愛跟你一樣好嗎?

我相信你。相信你使我順利呼吸。不要傷我的心。

因為我愛你,連你誠實的時候都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