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 8 月 15 日,台灣部分地區斷電,電一斷人心就慌:怎麼回家?怎麼吃飯?怎麼工作? 如果你也有斷電恐慌,看看女孩在尼泊爾的無電生活,也許,我們沒有自己想像中弱小,我們並不需要這麼多。在豐足飽滿的生活裡,我們最需要電力的地方,在心。


Source

815 全台大停電

8 月 15 下午 5:20,臉書跳出了朋友的關心: 「你們公司有跳電嗎?」,才發現動態牆已經被 「跳電」,「停電」的消息洗版。沒錯,8 月 15 日下午四點近五點的時刻,全台停電了,很幸運的,我所在的區域沒有遭遇斷電,卻讓我想起才是一個禮拜前,在尼泊爾山區體驗的無電生活。從 7 月 29 日抵達鄰近喜馬拉雅群峰的 Patlekhet 山區,住進只有 64 歲阿嬤和 70 歲以上阿公的 Homestay 家中,就開啟了為期 7 天,整整一個禮拜的無電生活。(推薦閱讀:100個物品計劃:放下,讓你擁有更多

尼泊爾山區的無電生活

Patlekhet 是位於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東邊約 50km 處的村落,雖然只有 50km,山區的生活跟首都加德滿都卻是完全不同,居民日常所需的各項能源和資源都還是來自自然,現代化建設不完善,也因為處於地震重建階段,我們生活中常見的熱水器,淨水系統,家戶電力系統,都沒有台灣發達,當然每間家戶狀況不同,也有相對完善的家庭,然而我住到的 Homestay 卻是相對不發達的家戶。

那這七天,我實際斷了哪些電?

我斷了手機連線的電。

讓我最無法接受,也最不習慣的,就是斷絕手機的電。

出團前領隊特別問了團員,有沒有人因為工作需求要購買網路卡?當下雖然很想,卻隱隱覺得如果有了網路,會無法與 Homestay 好好互動,枉費此行,因此還是用左手壓住了右手,克制舉手的衝動。而且也很想知道,如果一個禮拜不接觸社群媒體,不使用手機更新動態,不隨時跟朋友 LINE,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一開始沒有網路實在令人發愁,還會像強迫症般,時時拿起手機,打開 Facebook,打開 Instagram,看著已經看過,斷線的動態,一篇接著一篇,好像手指必須作出上滑的動作,才不會感到孤獨。(延伸閱讀:生命獨處學:把自己倒空,力量就會進來


Source

第二三天後才開始慢慢習慣,習慣放下手機,習慣空出雙手,並開始將專注力放在周遭的環境中。

開始注意阿嬤微笑時眼睛是如何的蜿蜒,開始觀察眼前因為雨季而霧茫茫的山影,開始崇拜阿公擠牛奶時認真的神情,也開始看見團員們走在山區時,腳步踏在土地上的印記...

接著,我空出的,就不只是雙手,不只是專注力,而是心。

當我發現自己不在受社群媒體動態制約後,我空出的,是自己的內心。說傾聽內在實在有些老套,然而,我真的在斷絕手機的這些日子中,聽見自己長期忽視,一直沒有被解決的內在需求。停掉連線後,我才發現,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都在有意識和無意識的狀態下,吸收了太多資訊,也因此正視了自己面對社群資訊爆炸的恐懼。


(Source)

身為一個好勝心強的女孩,我常常在刷完社群動態後,開始羨慕別人的生活,開始想著,如果他可以,我也可以,他擁有的我也想擁有,並開始積極追尋。就這樣一個接著一個,我收集了太多,別人認為,也在現代社會中看似有價值的獎章。(推薦閱讀:給自己的一封離職信:別讓你的生活價值,被工作綁架

拿了一手好牌,以為只要有了這些,就能擁有成功快樂的人生,卻一直忽視內在最真實的需求,因為應該拿來檢視內心的那些時刻,都在社群的霸佔下,被手指的滑動填得滿滿的。

我斷了影視娛樂的電。

另一項讓我不習慣的是 Homestay 唯一有的「影視娛樂」就是收音機,沒有電視,更別說音樂或追劇軟體。就這樣的,我斷絕了第二項電,影視娛樂的電,體驗了七天沒有電視的客廳,沒有眼睛盯著手機,耳朵塞著耳機追劇的晚餐時刻。


Source

在《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劇中有一幕,女主角 Adele 和家人在餐桌上吃著義大利麵,她們嘴巴忙著吃,眼睛也忙著看,鏡頭中的一家人都將注意力放在電視上,唯一的對話只剩下 「我還要,謝謝」。對比同為主角 Emma 家中用餐的情境,一家人圍坐著,談論生蠔,談論喜好,談論性別... 這一幕在我與尼泊爾阿公阿嬤同坐在泥土堆起的舊式廚房用餐時,印入腦中。

尼泊爾的晚餐約在 8 點開始,在此之前,阿嬤會在廚房與菜園忙進忙出,採取當日所需食材,而我也會配合著,幫阿嬤撿撿菜,挑挑豆子,攪拌鍋爐,如果幫不上忙,就會坐在暗茫茫的廚房看著阿嬤準備晚餐。接著大約 7 點 40 分左右,阿公會從農地回來,換上乾淨的衣服,用著我聽不懂,卻充滿活力的尼泊爾語大聲嚷嚷與阿嬤對話。

接著我們會坐在地上,圍著彼此用餐,雖然聽不懂尼泊爾語,卻知道阿公阿嬤每天都會在晚餐時刻進行熱情的對話,阿嬤也會隨時都觀察阿公與我的飯量,隨時為我們添飯菜,在尼泊爾山上的 6 點到 9 點,生活都是這麼過的。


 

那在台灣呢?

我自認是與家人互動緊密的孩子,每天早晨一定會和媽媽一同用早餐,聊聊每天每週大事,卻往往沒想到,影視娛樂在客廳中吞噬的不只是家庭成員的互動,更是家庭成員對彼此的用心程度,當我們把專注力放在電視,手機,甚至音樂上的時候,往往容易忽略對家人的關注。

回台後,令我同時驚訝和難過的是,比起媽媽,我好像更了解阿嬤如何煮飯,如何使用廚房的每一項器具,也更了解阿公阿嬤的飲食習慣,我知道他們喜歡飯勝過菜,知道阿公在吃完飯後會來杯熱牛奶,卻不知道台北家中每位成員,近期的飲食習慣是否改變?到底媽媽最近喜歡吃麵呢?還是剛好晚餐的桌上比較常出現麵?

斷電生活:找回生活最原始的面貌

在尼泊爾的山區,沒有完善的電力系統,也沒有現代化的便利性,卻讓我重拾生活原味,找回生活最原始的風貌。

雖然我斷了手機的電,卻找回了供給內在的電,讓我深信,給內心的能源絕對不是滿滿的社群動態,而是為自己空出,與內心對話的時間。(你會喜歡:【人類圖氣象報告】與混亂和諧共處,練習對自己誠實

雖然我斷了影視娛樂的電,卻開啟了願意更了解家人,用心與家人互動的真心,讓我意識到台北的插電生活,被手機,電視,甚至追劇軟體包圍的太滿,因而少了許多人對家人的觀察與用心。

或許尼泊爾山上的斷電生活對現代人來說是相對落後的,然而在我心裡,卻是比任何電力都豐足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