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怎樣的 20 幾歲誰沒有過,在迷惘裡勾勒自己的樣貌,耗盡青春去多方嘗試,未來或許模糊,但你已在前進的路上。

小時候經常聽大人們說,20 歲到 30 歲是人生最美好的 10 年,那時候就特別嚮往自己 20 幾歲的樣子。

那肯定是閃閃發光自由自在的青春啊!做著喜歡的工作,身邊有三五好友,有一定的經濟能力,既能照顧父母,又能仗劍走天涯。

長大後才發現,大部分人的 20 多歲,都是迷茫和慌張的。工資拿到手還清信用卡所剩無幾,工作重複又繁瑣,沒有遠方只有自己的二十平方米的小單間⋯⋯

你的 20 歲是什麼樣子的?

我們找到了一些也許和你一樣的年輕人,他們有的剛畢業,有的已經在社會闖蕩三五年,有的剛剛即將踏入30歲大關……我們一起來聽聽他們怎麼說。

關於青春你怎麼都美,身處 20 歲你什麼都對。

終於又等到一集更新的《海賊王》,OP 剛響就看到有人在彈幕裡說:「我居然已經看著這群人喊『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看了整整 20 年。」

其實,不止喊了 20 年,是喊了 20 年都還沒有實現。

7300 天過去,路飛出海那天還要一邊假裝寫作業一邊偷瞄電視的我,也已經走到了青春的尾聲裡。

我好像再也不是那個終日可以奔跑,不怕跌倒和失敗的少年了。20 好幾,別說高喊「我要成為海賊王」,連「我今天不想加班」都說不出口。

我的夢想依然沒有時間,埋在角落,慢慢暗淡。生活也沒有給我什麼迎頭痛擊,只會波瀾不驚的提醒我什麼時候該交房租。

平淡的日子,連根刺也沒有。不讓你輸,也不逼你哭。絲毫不給我們一分「開啟 BGM 崛起一腔熱血用大招完成反殺」的機會。

倒是把激情都隨著下水道的水一起沖走,一點點的想把我變成一個「無趣的中年人」。

高曉鬆在節目裡說:

「年輕的時候,每個人你都想看透,每件事你都想明白。甚至是這個社會、時代你都想明白。但其實你明白不了,連最愛的人坐在對面,你都不可能明白。可是年輕的時候太想明白,如果不能明白有些事就是生活的慌張。後來等老了才發現,那慌張就是青春。」

「你不慌張了,青春就沒了。」

不慌張,活明白了,青春就沒了。但絕對不是說一直兵荒馬亂、慌張匆忙的就是青春的寫照。

比如今年常常出現的「喪」字,絕大部分人明明都還沒有為自己燃過雞血、為生活拼盡全力,就坦然的享受起了「小確喪」帶來的治愈,就連「喪茶」都開到了隔壁的商場裡。(推薦閱讀:【職場筆記】20 幾歲,你需要的不是骨氣而是底氣

「喪」是好的,是生活的避難所。但我們都知道,「喪」並不能給你我帶來快樂。

與其選擇躺在沙發上「喪」,為什麼不想想夕陽下的奔跑,想想激情燃燒的歲月,想想那些只要一聽到前奏就會讓你全身都熱血沸騰的 BGM 或者台詞。

美國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在兒子初中畢業典禮上有這麼一段話:

我祝你不幸,祝你痛苦,祝你被背叛,祝你被忽視。

他之所以說下這樣看似「惡毒」的話,是因為他清楚的知道,不管我們願不願意接受,那些不愉快、不順利、不如意,都會降臨在我們的 20 歲裡。

如果你不想在 20 歲的時候「死掉」,提前變成一個 40 歲的庸碌中年人,就一定要忍住這些痛苦、困頓的時刻,不被受過的傷和失去的東西影響接下來的每一步。

我的 20 幾歲不怎麼樣,不阻礙我成為自己喜歡的樣子啊

我決定來深圳那一年,21 歲,沒有人脈沒有背景沒有資源沒有親人,可以說是舉目無親,只有一個裝著日常換洗衣服的行李箱,以及大學期間看的一箱書。

那一年,我的實習工資只有 1875 塊錢,為了能在這座城市生存下來:

連續 3 個月,每天都自己帶飯上班,每天的菜要嘛是水煮青菜,要嘛是西紅柿炒雞蛋,每當吃午飯的時候,總是等同事吃完去午休了再去茶水間吃飯,因為怕被同事笑話。

連續 8 個月,因為每個月 1875 塊錢的工資,只允許我在深圳關外的城中村租一個小小的單間,住的地方離我上班的地方,每天的通勤時間是 4 個小時。

連續一年的時間,我沒有買過什麼衣服,包包,鞋子,護膚品,吃穿住行一切用最低的標準,每當家人來電話問近況的時候,從沒說過一句苦,喊過一句熬不住了。

這是我目前的人生中經歷過的最苦的一年。在這一年中,我迷茫過,質疑過自己的決定,在深夜痛哭過,但是我始終相信,咬咬牙,熬過去,好日子在後頭等著我。

然而在這一年中:

我利用上下班通勤的時間,看了幾十本書;沒有錢出去社交娛樂,我堅持每天跑步,沒有生過一次病;拮据的工資讓我養成了極簡生活的態度,對待物質,不求多,夠用就好,舒適就好。

李宗盛有一句話說:人生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數。不怎麼樣的、甚至是有點糟糕的 21 歲,讓我求生存的間隙中找到了在職場上的位置,以及自己的所愛。(推薦閱讀:敬有點迷惘彷徨的二十幾歲

20 幾歲的迷茫、能力的缺失、暫時的落後,是為了讓我們在迷茫中不斷努力糾正方向,找到自己。

人生最大的失敗,不是我不行,而是你本來可以。

沒人期待的 20 幾歲,才不是人生唯一的分水嶺

上週我見了一個大學朋友,她跟我說覺得自己都快抑鬱了,看著身邊好友一個一個不是在事業上有所發展,就是愛情生活過得有聲有色,而自己畢業兩年了還是一無所有。

「不是說畢業 3 年後就可以看出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嗎?我好怕自己是被落下的那一個。」

我很爛俗地安慰她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但沒有說出口的是,我也有一段時間挺抑鬱的。

連續 1 個月晚上失眠睡不著覺,不想上班,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被巨大的焦慮和無意義感包圍。

後來是怎麼好起來的,我想可能只是因為窮吧,沒有時間、也沒有經濟條件讓自己停下來好好休息,於是換了份工作,進入新的環境,慢慢一切也真的就好起來了。

但也是那個時候,我才明白,如果我沒有足夠的錢和實力,我連停下來的資格都沒有。

村上春樹 29 歲才決定寫小說,在那之前,他只是一個入不敷出的雜貨店老闆,被負債和瑣碎的日常所累。

梵高 27 歲之前只畫過素描,JK ‧ 羅琳 23 歲前只是個學校老師,傅聰 20 歲初到波蘭留學時,也不知道自己會被 60 年代的時代周刊評為「當今中國最偉大的音樂家」⋯⋯(推薦閱讀:溫柔擁抱二十歲的迷惘!陪伴你成長的 25 首歌單

這些在各自領域有所成就的人,在 20 幾歲的時候,和我們一樣,對未來一無所知,擁)有同樣的迷茫和不確定。

所以,為什麼一輩子那麼長,我們卻總認為 20 到 30 的這 10 年就能決定我們今後的人生?

我們是不是非要那麼急迫不可?

找到自己真正的熱愛,並窮盡一生為此奮鬥,著急的時候不妨這樣告訴自己:

雖然我做的這件事情現在看來毫無希望,但沒關係,我可是打算做一輩子的。

未來我們可能都有了家庭,有了小孩,但 20 幾歲是只屬於我們自己的戰場,要一個人為生活、為夢想拼殺。最後結果不重要,但一定要穿最帥氣的衣服,用最酷炫的武器,挑最美的夕陽——踏南天,碎凌霄,無怨無悔。

不怎麼樣的 20 幾歲,誰沒有過?但最起碼,我們都在尋找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