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代的集體孤寂與落寞,單身女子只願走一路灑脫,不委屈不將就,與自己共處的時候就好好感受生活。

我不知該如何解除這個世代關於孤獨與落單的集體恐懼,但今夜的我只想放下害怕,默默幫助其他渴望走近的靈魂。

利亞給了我三張劉若英威尼斯人演唱會的票,恰巧她和蚊子那天要工作。不想轉售也無意巴結某某,我看着手機和社交媒體通訊錄裡那接近 800 個「朋友」的名字發呆一下午,想坐在身旁的都不在澳門,其餘大多是讓我度秒如年的人。(推薦閱讀:沒有人解讀得了寂寞,但我們至少能對寂寞誠實

後來我在演唱會前三天碰見 J。彼此都習慣省下寒暄的客套話,一邊討論事情一邊插科打諢直到凌晨,看著他偶爾釋出髒話與溫暖笑意的嘴巴,總覺得時間過得很快。開完會,我陪他到對面的騎樓下抽煙,他夾着紅色萬寶路的兩指與帶紋身的彎曲手臂,在細雨中形成完美而空洞的三角形。我突然問他要不要免費音樂會票。


圖片|來源

「我先要一張好了。」

演唱會那天下午,他問能不能再多給一張。我們約好開場前 10 分鐘在門口交收。他帶著女伴,我戴著口罩。他拉我到一邊去。

「你怎麼了?」他破例關心我。我感冒,急著想瀟灑進場。

「⋯⋯所以,我那兩張票是連座的嗎?」

「你倆一起坐。我倆分開坐。放心。」我不做電燈泡隨便找了個座位。他和她明顯處於曖昧期,我已能預見他散場後開着白色寶馬送她回去,幸運的話他今晚大概可以上到二壘。我提前摸黑退場的時候,台上正唱著《一輩子的孤單》:「自由和落寞之間怎麼換算/我獨自走在街上看著天空/找不到答案/我沒有答案。」

利亞在演唱會後打去我家:「給你票是希望你多約男生去看啊,裝什麼愛神邱比特?你不知道婚戀市場就像『搶椅子』遊戲,音樂只會越來越急速,座位只會越來越少嗎?你這隻禮讓的小傻豬!」(推薦閱讀:【單身日記】為了找到對的人,我選擇剩下最好的自己

我不知該如何解除這個世代關於孤獨與落單的集體恐懼,所有童話和勵志劇只教我們遇到有好感的,就要不顧好歹全力以赴去爭取,尤其過了 30 歲更要火力全開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但今夜的我只想放下害怕,默默幫助其他渴望走近的靈魂,一個人靜靜看一場不用費心如何在黑暗中牽上對方的手的演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