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寫獨身女子的百態心事,資訊傳播快速的年代,我們每個人卻都隔著孤寂談著心理上的遠距離戀愛。

我們對著機械,既無法享受群體相處的真正樂趣;在貌似眾星拱月、深怕隨時落後點讚的網絡世界中,又視而不見到孤單的自由美好。

這幾天時晴時雨近乎惡作劇,雨滴如針下,還未及把窗戶關好,天又放晴得刺目。利亞整個下午很欠扁地發來和各式「觀音兵」吃喝的美食照,我索性把手機調成靜音,打開下載好的電影《戀愛中的維多利亞》,看美輪美奐的男女如何愛得水到渠成。


《戀愛中的維多利亞》劇照

我老是忘記把視頻彈幕關掉,電影的開首幾分鐘,總會看到槍林彈雨般的無聊評論在畫面飛閃而過,插科打諢的俏皮話、劇透吐槽、表情符號,像毫無意義又突如其來的暴雨傾盆而下,直至我趕忙按下「關閉彈幕」為止。但不能否認,彈幕的存在讓獨自在家觀影的人如我,莫名地多了一份被世界輕輕擁抱的錯覺。

我試圖理解電影中年輕的維多利亞女王,那個 18 歲登基便要趕緊結婚的時代;同時也想言簡意賅,向她介紹我身處的互聯網世界——是「遠距離的親密」,加上「觸手可及的隔膜」?年輕的維多利亞和表兄阿爾伯特魚雁往返的等待和焦灼,在我成長的過程中還算親身感受過,但在貪新厭舊被奉為全球資本主義運行邏輯的當下,BBS、ICQ、MSN、Skype、Line、WhatsApp、臉書此起彼落⋯⋯我該如何解釋,二十一世紀最理所當然的,正是頻繁的改朝換代?(推薦閱讀:不忠、劈腿、精神守貞?交友軟體時代下的愛情


《戀愛中的維多利亞》劇照

影片彈幕比微信群聊更奇妙的地方,是它跟隨電影的時間軸,天衣無縫地營造出集體觀影和實時互動的假象,恰似找到一個心甘情願陪你去電影院,看十遍《鐵達尼號》和五次《阿凡達》也無怨無悔的靈魂伴侶。韓國那些「一人 KTV 包廂」早就過氣了,蚊子和我有時晚上睡不著,索性拿著手機打開「全民 K 歌」的軟件,隔空對唱。

這種打破時空局限的虛構群體生活,僅僅是單人世代的開端,遠距接吻、牽手自拍神器、虛擬女友旅伴、虛擬性愛等早已無孔不入,互聯網正在把個體的孤獨,全面模糊化、合理化、道德化和商品化。我們對著機械,既無法享受群體相處的真正樂趣;在貌似眾星拱月、深怕隨時落後點讚的網絡世界中,又視而不見到孤單的自由美好。(推薦閱讀:遠距離:不在身邊的是他,還是他的心?

若即若離,似有還無,互聯網讓我們活得像別過頭便忘掉的過雲雨一樣虛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