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戀愛像是一觸就破的美好泡沫,在那年的艷陽下蒸發了彼此的青春,而青春,就是愛與被愛的各種形色。

文 / 廖梅璇

如果沒談過三個人的戀愛,就不算經歷如靜電咬囓指尖的青春。

而我們總是三個,一起放學回家或在補習前吃飯,三個男孩女孩或兩男一女兩女一男,人群摩肩擦踵,只有我們可以辨識彼此的汗氣體味,悄然醞釀出蜜。有時是我和你,幼嫩情感蛞蝓般軟軟爬過心臟,怕一見光曝曬就乾癟,明知那人也喜歡你,還是拉來站在我們中間,濾去豔陽。

有時是我和你們。你們站在我左右兩邊,洶湧荷爾蒙搔著我的皮膚,我的眼睛遠遠退到一旁,旁觀你們愈貼愈近,終於我不得不在被擠出去之前,找藉口離開。雖然有點寂寞,到底是我充當了溴化銀,你們的戀情才得以在底片上顯影。靜靜觀賞你們在我面前放映愛情故事,我笑得明淨而悲哀。(推薦閱讀:【陳雪專文】戀愛會讓你成長,即使可能先大病一場


圖片|來源

最怕的是你、我,和她或他,不斷更換位置,並肩各自瞞著心事。我問你禮拜六要不要去聽某樂團,你答應得飛快,但我朦朧間感覺到,那一刻你持刀在餅上忖度,上課日給她,週末給我。另一次戀愛,我成了分餅的人,切開的卻是自己。你只要溫柔成熟體諒那一半,她接受瘋癲狂躁的另一半。下刀前我分配著眼睛、耳朵、嘴唇、手指、陰道,六隻腳踩踏的地上有我零碎屍塊,而三個人仍不肯鬆手,脫離囚禁我們的圓。

兩個人的愛情是一進一退的探戈,三個人的戀愛是孩童牽手唱跳的圈圈舞。雙手緊握溫熱的愛憎,我們在向心和離心力拉扯下,暈眩仰望滿天繁星,銀河灑進年輕的眼睛。

那天我坐在捷運座位上,前面站著三個穿同校制服的男孩女孩。多數時候女孩說話,男孩回答,另一個俊秀男孩不開口,他很美,但還不習慣被迷戀,濃髮底下眼睛透出喜悅的羞澀。女孩骨架大,微駝著背避免顯得太高,五官原本有種高個子特有的端肅,全讓情愫融成一團柔軟,兩條腿不停換腳交叉,吹泡泡般一個接一個拋出話題,渾身愛意騷動如亂草吹拂。(推薦閱讀:獻給二十歲的青春片單:請允許我們,再犯傻那麼一回


圖片來源|《誰的青春不迷茫》劇照

和女孩對話的男孩時而擠在他倆中間,時而被每站湧上車的人潮沖到旁邊。他比另兩個孩子成熟,總是微笑接話,卻隱約透露知情模樣並悵惘著。他知道她喜歡另一個他,那他喜歡的是他還是她?抑或只是想要愛與被愛?車廂一角懸浮著愛的新鮮孢子,窗外夕陽將他和她和他的臉頰染成玫瑰陶坯。

女孩先下捷運,過了一站,俊秀男孩也離開了,剩下另一個男孩獨自揹著書包。陽光褪去後他臉色暗沉,下巴透出青春痘瘢痕,橫看豎看就是個普通高中男生,挨擠推搡間一晃就不見了,擋在我眼前的是一張張下班後疲倦呆滯的面孔。現實銼磨掉相聚一刻,愛的釉色。(推薦閱讀:單身日記:單戀的心情,比愛情更長

然而三個人的戀愛,仍然總在瞬間刺痛鼻黏膜,當一代又一代年輕孩子打完球,那麼輕易地,抹乾淋漓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