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熱愛玩遊戲到專業電競主播,小葵靠自己的努力打下 S 級遊戲牌位,替自己的專業立下人權指數,不做花瓶她靠實力證明自己。

 

從大二開始在串流平台 Twitch 開台直播玩《英雄聯盟》實況,到如今一步步邁向專業電競主播,小葵證明了女生靠玩遊戲也能擁有一片天,別再用舊思維小看網路新世代的職業。

這個從小跟表哥混在一起的小女孩,從電子雞、Gameboy,一路從單機玩到線上遊戲,大學時在表哥支持下鼓起勇氣開台,「大二那時每天開實況,下午開一次,去吃飯回來再繼續開,大概都 4、5 個小時以上。我一開始開團會發實況文在 PTT 的 LOL(英雄聯盟)版,觀眾慢慢從個位數到 50 多,然後 100 多人,我心想:天哪!有兩個班的人在看我的實況!」一開始她並未在實況中露臉,直到有一次去上遊戲公司 Garena 的節目《ColaIN 了沒》,那次吸引了 2、3000 人收看,聊天室一度爆滿,之後小葵便以「南港陳意涵」「地方的太太」名號奠定了知名度。(推薦閱讀:長得漂亮,所以坐櫃檯?陳以真證明自己不是天才,但是個地才

在口水中站穩腳步

2013 年,小葵開始往遊戲主播發展,一開始先播 LOL 的大專聯賽;隨後透過徵選獲得主播 GPL(超級聯賽)的機會。想不到,一場北美強隊 TSM  對奪冠熱門 Samsung White 的四強世界賽,她因為講錯「魔鍋」這個道具,從此被鄉民狠酸「魔鍋妹」至今,抨擊她根本沒資格報重大賽事。

「的確是講錯了,準備也蠻不足,沒什麼好說的。」小葵對瞬間黑掉的打擊,花了好一陣子調適,「我現在的老闆 DM 哥說:你在這邊跌倒,也不用急著站起來,等你準備好再回來,現在離開不代表永遠的失敗。」去年聖誕節,Garena 推出新遊戲《傳說對決》,算是手機版的 LOL,邀小葵擔任主播,經紀人數隻說,現在沒輪到小葵上場,觀眾還會喊「還我小葵」,也算是另一種形式的東山再起。(推薦閱讀:擔得起演員兩個字!許瑋甯:「給我機會,讓我證明我可以」

「女生實況主起始的收視率會比一般男生吃香,可是久了之後男生知名度或專業度累積起來,很容易到達顛峰,女生找不到突破點、沒特色很容易就下去了,因為太多了,很多炒短線的已經不見了。」小葵平靜分析,「有些紅了一陣子,可是耐罵程度不夠,調適不好就爆了。好險我很早就被罵過了,現在哪一個沒被罵過?被罵跑了就跑啦,真的擔得住的人就會活下來。」


小葵和開水小姐一起在主播檯


小葵最愛開實況和觀眾一起聊天抬槓(她真的不愛洗頭,不要再逼她了)

播遊戲是件燒腦的事

比起開實況或主持,小葵認為遊戲主播最吃力不討好,「它的熱情要最高、專業需求要最高、容易被罵的程度最高,所有條件門檻都最高,酬勞卻最低。」好比要播《傳說》,因為是新遊戲,所有資料都得上網蒐集或自己體驗,背熟 32 隻英雄的角色和招式名稱(每隻有 3 招加 1 個被動技能)只是基本功;進入對戰畫面前的讀條時間不到 5 秒,要秒認清角色和選擇的挑戰者技能。

小葵覺得最難的是,一開始播報會戰的時候沒有 OB(觀察者)系統,只看到自己隊伍 5 個人的動態,要猜測另一隊發生什麼事情。主播必須講得出 2 隊戰術或大局觀的落差,不能讓觀眾看不懂為什麼會輸掉。有時預判錯誤會被嗆「假會、懂個屁」,光講得順但沒梗會被嗆「無聊、在念經」。一場雖然只有 10 幾分鐘,但必須像動外科手術一樣全神貫注,「播完覺得壓力好大,人生好難,我哪來的眼睛看那麼快!」小葵坦言,「這位子真的不好坐,幸好收視還不錯。」


傳說對決實況中

自己的人權自己拚

「其實以主播來講,說一樣的話觀眾會比較相信男生,覺得比較專業,女生怎麼會打得比男生好?我有陸續在做影片,實況《傳說》把精采的 play  剪下來,希望作為我專業度的證明。」小葵目前遊戲的牌位是 S(最高是 SS,只有 50 個玩家),「我必須把人權指數打出來,講話才會有人信,你打上 S,大家才會相信你不是花瓶。」(推薦閱讀:當性感作為「手段」,女人得勢還是失勢?

身處淘汰率極高的行業,小葵深知無論是主播或實況主,都要很清楚自己的路線。「不需要模仿別人,做自己就好,1、2年發現做不起來,就是真的不適合。因為這工作真的很吃觀眾緣,而且沒有標準在,不是照著某一套公式,有這些條件你就會紅。」小葵就是小葵,不走 17 直播那套,比較像個「臭直男」,最愛和觀眾互嗆抬槓,又屢屢被觀眾現身支持的貼心感動,那是一種遊戲人間我們同陣線的理解包容,也是接納彼此成為生活一部分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