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我愛我獨時節,邀請你一起背向掌聲面對自己,在獨處裡挖掘更深的自我,感知生命帶來的每刻美好。

獨時獨室,探求內在成就自我

女人要寫作,一定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

維吉尼亞 ‧ 吳爾芙《自己的房間》

對於吳爾芙來說房間是她創作以及思想發酵的空間,這空間裡與自我對話、創意激盪的過程裡,她找到自己存在的意義,勾勒出自我的輪廓。那麼親愛的你呢,獨處對你來說的意義是甚麼,你這樣想過嗎?

從 2014 年開始,女人迷發起 525 我愛我的概念,我們期盼透過每年的 525 節,傳遞愛自己,為自己驕傲的想法,讓「愛自己」不再只是口號,而能走入生活成為日常;活動邁入第 3 年,今年,我們透過「把時光留給自己,獨處中發現生活」作為今年「我愛我」的主軸。

2017 女人迷獨時節,邀請你,為你的獨處歡騰,這些獨處的時刻讓你感知自我,也成為自我。


親愛的,與我們一起,嘗試在生活裡留白吧。

城市裡的絢麗霓虹常模糊了我們的目光,留段空白給自己吧,讓純然的白反射你心底的顏色,重新爬梳初衷,擁抱自己。遠離喧鬧人群的鼓譟,才能感知生命對你的獨語。

今年女人迷拍攝我愛我獨時影象,紀錄女子獨時的自適光景,邀請作家潘月琪、設計師 Cinny 以及藝術表演者汪綺與我們深談獨處的意義,獨處對她們來說是種平衡的調劑,是種直面恐懼的勇氣,是一種,打磨自我的必須。(推薦閱讀:獨處美學:學會自己一個人,才能享受複數的生活

潘月琪:與自己對話,失去都成了一種得到

為了獨時節的影音專訪,這天一早我們便出現在月琪家樓下,人還在樓底,就聽見她爽朗的問候聲從上頭傳來,她是個廣播主持人也是個作家,就像她形容自己的那樣,她喜歡透過文字與聲音帶給人們生活的溫暖感受,而那一聲聲的暖心問候,現在想起都能令我漾起一絲微笑,溫暖可以是這麼直接且深刻。

我們面對面坐著,我看見她眼裡的熱切與興奮,那是種願意剖開自我,與你分享所有的熱烈眼光。

問起何時開始學會與自己獨處?她笑說自己很晚才懂得與自己相處,與自己分享時光,這段想來有些苦卻回甘的記憶,來自生命裡的有所失去。她說,與生命中重要的人有了生命歷程的斷裂,不論是親人逝去或情感消逝,這些無常教會她直視自己內心的悲愴,望見心底的傷,才得以茁壯。失去到最後都成了一種得到。

獨處是種生活的平衡,探索本我的時光。

潘月琪

學著探求內心後,她感到一種回歸自我的平衡,直面內在的時光裡,她只想討好自己。

人生騰出的大塊空白時光就拿來出走吧!月琪就此開始自助旅行,如脫騰疆馬般,野放出去的心再也關不住,她享受旅行與自由帶來的際遇,面對世界廣袤,她學會以更開闊的心胸擁抱生命;感知自我的渺小,月琪更懂得與自己對話,享受著與自己相處的每刻時光,這都讓她從中挖掘了更堅強、更真切的自己。(推薦閱讀:學著一個人過活!把時間留白的獨處美學

面對生活,我感謝自己願意戰勝膽小,突破自我,在獨處時與更深地自己對話,我明白,這些事物都有其價值。——潘月琪

人生越活越懂得把時間留給自己的重要,獨處對於她的意義,是讓生活平衡的必要。

工作的疲倦,藉由擁抱自己內心的柔軟而感到釋放;生命裡有傷,她感謝獨處讓她懂得卸下堅強,仍舊保有初衷,懷揣炙熱的心去愛人、愛自己、愛生命給予的意義。

Cinny:做自己,別人愛上的才會是真正的你自己

走進設計師 Cinny 的房間,小小走道悉心陳列著各種包包與衣物,宛若走進每個女人夢想的衣櫥那樣,一切精心地展示來自對物品與生活的珍視,這樣的氣質跟 Cinny 很像,她房裡的擺飾剛剛好地點綴了房間的氣質,多了就造作的玫瑰,她彷彿不經意地遺落了兩枝在黃銅器皿裡,美得自成一格,美得孤芳自賞,美得不需他人目光來襯托,跟她的人生哲學一樣。(推薦閱讀:閱讀女作家鍾文音:「不必活得像巴黎,但要活得像自己」

真心地做你自己,別人喜歡的才會是真正的你。—— Cinny

問起獨處對她來說的意義,她說獨處讓她可以真心地面對自我,拿掉工作時逼迫自己帶上的專業面具,拋棄他人對自己的期待,她可以好好地與自己對話,這樣的過程裡,慢慢找到自己想成為的樣子,了解自己的獨特後,那樣的自信不再需要追求他人肯定的眼色。她說,我喜歡褪去防備後,真心做自己的樣子,這是獨處讓她懂得的道理。

當我願意沉澱下來面對自己的擔心與害怕時,那股勇於面對的勇氣,會讓你很感謝自己。

Cinny

有段時間很在乎他人眼光,希望追求完美,卻在過程中遺失初衷,在獨處的過程裡找回自己的自信—— Cinny

生命裡總有些看似難以跨越的坎,Cinny 說感謝自己願意面對害怕事物的勇敢,她感謝從前的自己願意在生活裡留白,藉由獨處,她懂得釐清自己對未知的迷惘,直面恐懼,滿是勇氣跨過那道坎。(推薦閱讀:勇敢不是不害怕,而是在恐懼下仍能往前!大女子 Lara & Esther 專訪

汪綺:我這一類人,孤獨是必要的

一聲響亮的招呼從頭頂傳來,對汪綺的第一印象很是隨性自然。踏入汪綺家中她一個人忙東忙西,一下數算人數,一下忙著泡茶,口裡唸著,啊我沒想到人這麼多,只準備了一壺茶。她就是這樣地自然,在閒聊中表露無遺。

進到她的房間,先是被與眾不同的牆面顏色吸住目光,神秘迷茫的暗紫色搭上曖昧不明的湖水綠,房裡的氛圍有種混亂的壁壘分明,如汪綺一般,她在混雜世界裡有著自己鮮明的個人特色,你永遠不必去定義她。她總說,這世界我不願討好誰。(推薦閱讀:【影片直擊】我的生活他人奈我何?汪綺:「替自己貼一張喜歡的標籤吧」

我喜歡湖水綠的曖昧不明,不清不楚,你永遠無法清楚定義它。——汪綺

聊到房間對她的意義,她說自己很小的時候就渴望擁有自己的房間,她把房間形容成自己的避難所,她需要一個完全屬於自我的領域,這世界太難懂,說到底她也不願花心力去搞懂社會給的規則是甚麼,她的房間成了她能掌握的空間,在城市的迷幻中,她在這裡能盡情地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這空間讓她能餘世獨立,讓她能安然成為自己。

我的自信是被生活磨出來的,獨處的時候我思考自己的價值,後來明白,我不需為我的存在而感到抱歉。

汪綺

汪綺一直是這樣直來直往,你不喜歡我,我也不必討好你。就連問到有沒有特別印象深刻的獨處經驗,她沉默半餉,一句「沒有」直白地從她口裡蹦出,她說因為在她的生命裡,她總與自己共處,有大半時光她只擁有自己。是不是與社會的格格不入早已內化在汪綺心底,她在訪問過程裡,總將自己與人類做區分,她用毫不在乎地口吻說著自己與人類的不同,而我想著,不是她太過怪異,而是人們看不見她身上的獨特,那獨特的美只存在她餘世獨立的世界裡。(推薦閱讀:珍惜身上不合時宜的刺!專訪汪綺:我終於不用討好你們了

訪問結束,汪綺悠悠地帶著我們在她的房裡兜轉,來到一扇與額間平高的櫥櫃前,她將櫃子打開,裡頭窩著一隻紫色的陶作貓咪,牠身後有八尾半的尾巴纏繞,僅只一隻的媚惑眼眸直瞅著我看。我們驚呼貓咪眼睛散發的靈氣,但下一秒,汪綺拿起牠背後的一紙冊子,望見了上頭的詩句,我才懂這陶作貓咪的生氣從何而來,牠來自汪綺對世界最深、最真的告白。

「我,八點五尾,
一個人不人、鬼不鬼、貓不貓的怪物。

我存在,卻也不存在。
我活著,但是已經死亡。

我善良,同時邪惡。
我絕麗,雖然醜陋。

當我悄步至你的門前,我從不告知。
當我即將離去,你從不落寞。

我在你們眼中是不真實的,
不真實的,八點五尾貓。」

——《序曲》,汪綺

把生命倒空,感知生活帶來的收穫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

高曉松

中國網路名人高曉松說過這樣的一句話,這話每人的解讀都不同,但我來說,其中的詩與遠方代表的,是對生活懷抱詩意,對未來懷抱夢想。

屬於我的生活詩意,總是在與自我對話的時刻蔓延開來,包裹我對生命的熱愛,讓我明白,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或許善感些許任性,卻總懷抱柔軟去感知生命;人生的遠方,懷抱著的夢想我仍在勾勒,但在獨處時不斷地與自己對話,找到無法捨棄的熱愛,便直直地往那方奔馳去了,每個足跡都刻鑿著自己努力的面孔,那樣的追求就有意義。

那麼你呢,親愛的你是否也曾在獨處中與自我對話?懷揣著詩與遠方,試圖在碰撞裡找自己?(推薦閱讀:追求夢想要夠傻!專訪 HUSH:人生就做一件讓自己感動的事

獨處是感知活著的難,卻在面對困難的過程裡發現,自己有股不願認輸的執拗;獨處是望見心底的黑洞,卻在承認軟弱時發現曾經過不去的坎,鋪成了讓你活成自己的歸途,這才懂悲傷給的意義;獨處是逃離日常的放縱,卻在與自己對話的過程中釐清思緒,感覺自己無比開闊。

2017 女人迷我愛我獨時節,邀請你背向掌聲面對自己,送一段時光與自己獨處,5 月 21 日為我們留白,參加女人迷我愛我獨時節,感知獨處對你的意義,愛自己,讓我們從擁抱自己開始,學會在獨處時刻挖掘自我,讓我們,與你一同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