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微雷,女人迷主編寫《逃出絕命鎮》裏頭令人不寒而慄的人性之惡,自由主義下人人穿戴表象,看似多元實則佈滿歧視的孔瘡。

「如果歐巴馬選第三任總統,我一定會投給他。」白人女友父親如是說,咧開嘴笑,看來和藹可親,他一邊攬克里斯,一邊喊他 My man。啊,他們可是白人中產家庭,不是歧視外顯的川普,而是進步一派,歧視藏得更深更巧妙的那一種。

當克里斯牽起女友的手,走進白人家庭,老爸如數家珍,家裡固定旅遊,是故各國文化的紀念品都得買回來,你看像你是黑人可是追到我女兒嘛,多元有其必要,克里斯沒敢開口問,怎麼你家的紀念品像極了文化標本?

白人們暗地盯著他瞧,掐掐他胳膊,彷彿他是奇珍異獸,他走進一個比明擺著歧視更恐怖的小鎮,這裡絕口不談歧視,喔不,歧視是不存在的,不可能的,對不對?他們瞇起眼睛笑著問他。(推薦閱讀:「抱歉,我只跟白人交往」澳洲種族歧視嚴重嗎?

《逃出絕命鎮》以 450 萬美金的製作成本,上映第一天票房就衝破千萬美金。編導喬登.皮爾的嘗試生猛,狠狠踩上時代軟肋,炸下種族主義的犀利批判。你們以為川普的歧視可怕?不,你還沒看過真正的恐怖。

有一種真正的恐怖,是揭穿一切只是表演

有一種真正的恐怖,平靜無波,暗生波瀾,如你潛意識最幽深的黑暗;有一種真正的恐怖,是眾人選擇不聞不問,穿戴進步外衣,政治正確是場盛大的秀,看誰演得像樣。

有一種真正的恐怖,是斗膽揭穿一切只不過是表演,而骯髒事扔進地下室,眼不見為淨,只有你死了,我才可以繼續活。

事情是從哪一刻開始不對勁的呢?

比方說媽媽面帶微笑,敲著杯緣,問起克里斯母親失蹤的那晚,眼神毫無關愛;比如說,那夜半朝他直奔而來的黑人園丁,眼神像要撕裂他;再來,是那全是白人的聚會上,偶一出現的黑人仕紳,拿他的恐懼當笑話,「你說我在場讓你覺得安全?喔,別開玩笑了。」克里斯朝他拍照,那仕紳渾身不對勁,衝著他怒吼,滾出去,快點滾出去,get out!(推薦閱讀:《關鍵少數》的時代啟示:身為少數,更要投身改變歧視

或許他沒說的是,Get out 趁你還有本事離開的時候。

也許他真該走,他自覺自己像頭待被獵捕的小鹿,他打起寒顫,這難道不是二十一世紀嗎,我們不是已經走過廢除黑奴,迎向自由的進步時代了?

親愛的二十一世紀,隱藏在進步美名下的惡意,人人宣稱愛老虎伍茲與歐巴馬,所有人都對你笑了,都說愛你,誰還蠢到明擺著行隔離政策(好吧川普)。(推薦閱讀:職場筆記:一個川普,不會讓世界滅亡

親愛的二十一世紀,種族主義悄悄復辟,眾人生而平等,索性忽視結構,我們都各憑本事,我們眼中的對方都非常扁平,黑人體格強,原住民會唱歌,女人生來就體貼。

親愛的二十一世紀,真正的恐怖正在發生,白人中產階級的一家子,誠實地倒映我們最醜惡的樣子。

新型恐怖全面入侵:好人能夠做出最壞的事

這是一部從頭到尾你都提心吊膽的電影。

提心吊膽,因為電影距離現實很近。衛報上的評論寫得巧妙,「《逃出絕命鎮》,一部斗膽點名美國自由種族主義可怕之處的電影。」

他們看來都是好人,可能是你的鄰居,可能是你的父母,他們是受過教育的知識份子,而他們可以毫不猶豫地,做出最恐怖的事。

提心吊膽,也因為這是「入侵式」的新型恐怖,心理諮商盛行,外科手術進步,我們把意識與身體交托專家(他們是那些好人,受過教育的知識份子),我們適度地「處理」自己,但會不會,那是另一種,控制你吞噬你收編你取代你的可能?

提心吊膽,更因為這部片嘲弄進步,戲耍身心,點出當代「多元」論述漸漸去脈絡化的危險,是了,其實我們並不陌生,有多少例子以進步為名,行收編之實,收編是割除威脅,眼不見為淨的當代實踐正在進行,你我都是共犯。(推薦閱讀:人性的惡之華!《目擊者》:「最後一頁最可怕,千萬別翻開」

提心吊膽,於是這是一部走出電影院,望見天光,你引以為戒的電影。

最後,讓我還是賣個關子,有一種真正的恐怖,你得進電影院才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