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一生就像一列火車,有人上車也有人下車,生命是不斷的道別和遇見,時間到了,人來,人走,總會遇上幾個刻苦銘心的記憶,也會有失心裂肺的爛事。但親愛的,這些痛苦快樂停留的時間,決定在於你,當然可以不屈不撓地繼續對峙,但你也可以輕輕向些殘酷的人事物說聲謝謝,就讓他們下車,嘿!如果要愛,也是為了自己。(同場加映:別被「不甘心」玩弄:離開愛情泥淖的六個解方

本文作者:咪蒙

栗子死過一次。

那是她愛上班草的第 11 年。六年級,她 12 歲,班草從外地轉學過來,和她同桌。

那時候她正在看台灣偶像劇《愛情白皮書》,超迷彭于晏演的男二號,瞿守治。

她把班草的樣子和彭于晏做了對比,相似度高達 89%。濃眉毛,高鼻梁,笑起來淺淺上揚的嘴角。在她看來,班草就算趴在桌上睡覺,流著口水,整個人也在發光啊。於是,她成為班草的腦殘粉,哪怕他就是一頂級學渣。貴為副班長的栗子,每天去偷值日生的日記,把班草不守紀律的紀錄塗掉。

體育課從不及格的她,翻窗戶去教師辦公室,幫班草偷試卷,身手瞬間變得超靈活。她幫班草寫作業,怕老師看出來,刻意模仿班草的筆跡,把字寫得醜醜的、亂七八糟的。這件事,從小學到高三,她做了 7 年。

班草打籃球,她永遠坐在球場邊,為他準備好冰水和毛巾,看到他下場的時候,朝自己走過來,瀏海一跳一跳的,笑容無比陽光。她覺得為了這笑容,再昏庸的事,她也幹得出來。班草是單親家庭出身,他媽媽忙著做生意,沒空給他做飯。她讓媽媽做各種好吃的,帶去給他,說自己要減肥,瘦到 39 公斤,顯得頭大身子小,活像一隻小蝌蚪。班草直接叫她「小精子」,從此以後「精子」於她成了褒義詞,她覺得這個暱稱好美好夢幻啊。

她是他的保姆、管家、小跟班,唯獨不是他的女朋友。


圖片來源:unsplash / 攝影者:Sarah Mak

班草喜歡誰,她就屁顛屁顛地幫他出主意、遞情書,幫他去追。耶誕節,她送給他親手折的 520 顆星星。班草說:「挺好看的,我可以拿去送給女朋友嗎?」她笑著說好,轉過身,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高考前兩個月,她從樓梯上摔下來,腿打了石膏。班草每天來醫院看她,所謂幸福的巔峰,也不過如此。班草的女朋友不爽了,威脅班草,到底要選誰。班草對栗子說:「對不起。」從此再沒來過醫院。高考,栗子考砸了,大家都以為是因為她的腿傷,其實是因為她的心被傷到了。她只能上一個爛學校,但她竟然滿血復活,因為班草念的體校,離她就兩條街的距離。(推薦你看:愛不只是付出:真正的愛情,是雙方都有糖吃

班草跟女友分手了,也恢復了與她的友誼。所謂友誼,就是她每周末去幫班草洗衣服、鋪床、疊被子。她一過去,班草同宿舍的人就說:「哇,田螺姑娘又來了。」大四的時候,班草被外語學院的一個大美女甩了,喝酒喝出胃病。她心疼不已,鼓起勇氣表白,希望他能考慮自己。

班草說:「3 個月,我試著喜歡你。不行我們就分手。」這麼賤的提議,在她看來簡直就是峰迴路轉、柳暗花明。

那時候本來她最該做的事情是好好實習,好好找工作,她根本不屑一顧,專心經營和班草的「小家」。她找了一個短租房,每天幫班草做各種好吃的,想讓他體會到家的溫情。班草有點小感動,有時候發微信提醒她,多吃點,太瘦了摸起來都不給勁。

兩個月後,她發現自己懷孕了。打電話給班草,問他什麼時候回來。班草說:「正在和實習老師出差,堵在高速公路上,已經堵了五個半小時了,沒有水喝,沒有東西吃……」她準備了班草最愛的飲料和巧克力派,搭計程車去班草說的地方。因為堵車,她步行了半個多小時,終於看到班草了。

班草正在和實習老師──一個高挑的成熟美女,在車群中擁吻。

那一刻,她找不到自己活下去的意義。

她選擇了老套的自殺方式──跳河。等水已經淹沒了自己,她才想起來,自己是會游泳的。求生的本能救了她。她全身溼透,一路走回去,走了4個多小時。一路上的人都看到她披散著頭髮,穿著白色長裙,流著眼淚,活像一個女鬼。沒人敢來搭訕,也沒人敢欺負她。她得了肺炎,孩子也保不住了,因為流產手術沒做好,她大出血,又得了盆腔炎。(推薦你看:三角關係裡的愛情本質:世界上沒有說好的天長地久

沒有工作、沒有男友、沒有健康。那一刻,她第一次對班草產生了怨恨。


圖片來源:unsplash / 攝影者:Alan Labisch

 

她發短訊控訴他:「我為你奉獻這麼多,犧牲這麼多,你為什麼這麼對我?」

班草回:「我知道你為我做了很多,可是,是你自己願意的啊。你現在怪我,對我也很不公平。」

至少,栗子活下來了。相比之下,我們社區的一個女人就更極端了。她是孔雀女下嫁鳳凰男,與父母反目,出錢供老公讀書,賺錢買房,支持他的事業,含辛茹苦,任勞任怨──怎麼苦怎麼過。然後,男人混出點名目了,找了個小三,至於黃臉婆嘛,一腳踢飛。她直接從 28 樓跳下來,把自己砸進了游泳池。那是冬天,游泳池裡沒有水。外界的說辭是:「被渣男逼死。」

我想冒死說一句:「沒人可以逼死你,除了你自己。」

不要把你的愛情說成什麼無私奉獻,這根本是瞎扯。

至於奉獻,亞當・斯密在《道德情操論》裡就說:「利他是為了更好地利己,奉獻源於自私。付出就是為了回報,這種回報可能是現實的利益,也可能是自我滿足感、社會認可、基因的延續。」如果愛真的無私,那愛就沒有選擇性了。你為什麼非要愛他,而不是隔壁張大爺?張大爺搞不好更需要你的關愛。

所以,讓我們誠實點吧。我們愛一個人,不是為了他,而是為了自己。我們看著他很幸福,跟他散步很幸福,跟他睡覺很幸福。你為這個男人付出,因為你享受這種付出,你在這種付出中獲得了價值感和幸福感。

現在,這個男人變心了,要分手。你最完美的回答就是:「好。」然後轉身走人。只要你以前的付出是你心甘情願的,不是他敲詐勒索、欺詐搶劫的──那麼,你確認你也幸福過,也快樂過,這不就結了?趕緊忘掉他,投入更有意義的事情,及時止損。為了這種渣男去死,說明你的生命還不如一坨渣男。何必呢?(同場加映:勇敢離開吧!五種不該愛上的男人類型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看了《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很多遍,非常喜歡導演用絢爛的方式去拍攝一個殘酷的故事,卻永遠討厭他所傳遞的價值觀。這就是一個謳歌受虐狂的故事,導演一直在讚美松子為愛不顧一切的崇高和善良,觀眾也為她的屢敗屢戰不屈不撓而感動,但是,松子那真的叫愛嗎?

她說:「即使挨打,也好過孤零零的一個人。」她沒有自我,沒有愛好,沒有夢想。她唯一擅長的事,就是急切地依附一個男人,再接著把自己的人生搞砸。最好的愛,是 1 加 1 大於 2,而松子的愛,是 1 加 1 等於負無窮。(延伸閱讀:沒人像她一樣愛人《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有人評價這部電影說:「愛不是把自己的人生搞得亂七八糟的藉口。」就像當年某人曾經對我說:「我不要你為我犧牲什麼來證明你愛我,我要你因為愛我而去抓住更多的東西。請不要以愛之名,侮辱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