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讓你在半年裡愛上我的。」他對我說。我曾經以為有這個可能,但他越是呵護,我越是害怕⋯⋯。

文|張宇傑諮商心理師

楔子

每個人都缺乏什麼,我們才會瞬間就不快樂。

那一年我 26 歲,他 43 歲;我很貧窮,他很富有;我念碩士,他是某行業亞洲最頂尖的人物。

那一年,我們的內心都很匱乏,而他跟我簽了份愛情契約,「我會讓你在半年裡愛上我的。」K 滿懷自信地說道。「感覺挺有意思的」我心裡想著,笑了笑點頭允諾了這件事情。

到底愛情可不可以培養?到底愛情可不可以購買?到底愛情可不可以販售?

臺北

單純很難,包袱很多,已經很勇敢,還是難過。

我與 K 的相遇,是因為一份打工,而打工地點在 Sheraton Grand。

「在臺灣買一隻手機要多少錢?」K 問我。

「不知道。」我聳聳肩,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拿去,買隻新的吧」K 把一疊藍放在我掌心,厚了點,通常不是我去提款機能提領出來的數字。

「呃⋯⋯不用,謝謝你的好意。」我很尷尬地想把錢還回去,而 K 早就抽開了那隻手。

「沒關係,你身上總得用些好東西」K 望著我,笑的柔和。

「唉,其實我只是保護貼摔壞,還沒時間去換。」我默默收下了一疊藍,心裡無奈地想著這可以買幾百張保護貼。

「我可以再找你嗎?」K 瞇起眼,柔和依舊。

「嗯。」我應道。

回頭想想,似乎他總像湖水般柔和,但深不見底。


圖片|來源

新加坡

許多事情都有選擇,只是往往事後我才懂得。

一開始我是來找朋友的,打算來個背包客自助之旅,突然憶起這裡是 K 的家鄉,傳了個訊息說幾號我會去散散心。

「交給我吧,我替你安排。」K 回道,我似乎能從文字中看見他的柔和笑容。

「Swissotel the Stamford,City Hall 地鐵站出口,是在⋯⋯」出了地鐵,我抬頭一看,阿,真好找,原來整棟都是。

「Hello Mr Chang,我們已久候多時,S 先生特別交待我們要好好招待你,請跟我來,需要我幫你拿行裡嗎?」Check in 時,客房經理親切地接待我,並親自陪我上樓。

「呃⋯⋯我只有一個後背包,我自己背就好。」我尷尬地回道。

「好的,我們這邊請」客房經理笑了笑,這笑容好陌生,但漸漸有些熟悉,電梯門開啟,我踏入了新的世界。


圖片|來源

臺北、新加坡、香港、曼谷、倫敦、巴黎

一路嗅著追著美夢,爬上屋頂意外跌得好重,不覺得痛,是覺得空,城市的幻影,有千百種。

那時我剛好碩二上,所上必修課在碩一修的差不多了,只有一門課跟半天兼職實習,所以很有時間談跨國戀。嗯⋯⋯跨國戀其實蠻麻煩的,不是他飛來臺灣,就是我飛去新加坡,要不就是依照他的工作,我們各自飛到同一個城市,當然,小部分時間他在工作,畢竟現在手機就能掌握一切,而我們大部分時間都在旅行生活。

奢華的生活,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但為了讓大家感覺一下不同生活的方式,我就簡單說一些。

為了方便見面,會約在 Westin、Humble House⋯⋯當然,最熟悉的還是我們初次見面的 Sheraton Grand。這成為我平日下課後回去的地方,我會放下書包,然後直上行政樓貴賓廳,那裡總有熱騰騰的食物等著。

「張先生你今天回來比較早哦。」Miss Lee 笑問道,貴賓廳櫃檯就這幾個人。

「嗯。」我笑著應道,突然意識到自己也浮上類似的笑容。

後來我裝了牙套,有一次在 Marina Bay Sands 的 Sky On 57 吃晚餐,因為卡的太不舒服了,我去洗手間,把卡住的食物刷了出來,我就看著日本 A5 和牛混合著波士頓龍蝦碎肉末,隨著水流流入排水孔中。

新加坡飛倫敦大約需要 14 小時,長程旅行是辛苦的,所以 K 買了兩張頭等艙,新航的確值得常年全球前三的評比,能躺在雙人床上飛行,睡得也安穩許多。

Line

情緒很煩,說話很衝,人和人的溝通,有時候沒有用。

就算一兩週會見個幾天,對 K 來說是遠遠不夠的,所以 line 成了每天陪伴我們最長時間的存在。

「你今天有比較愛我了嗎?」

「對你來說愛情到底是什麼?」

「我還需要再做什麼你才會愛上我?」

呼~吸~~~呼~~~吸~

我的過度換氣就是這時候染上的,一天 3、4 小時的電話問候,真令人喘不過氣。

同時也一腳踏入了輕度憂鬱症。

從曼谷回來的那個晚上,我坐在機場往臺北的計程車上,訊息不斷閃著,我深深呼吸,不,我吸不到空氣。

當時為了讓我能睡晚點上學,K 幫我在學校附近租了房子。回到臺北租屋處,我放好行李,走進學校,走上通識課程大樓的六樓,然後跨過欄杆⋯⋯電話還是響起了。(延伸閱讀:關係「假性觸礁」:不是感情出問題,而是你控制慾太強

「你在哪裡!」電話那頭,傳來 K 歇斯底里地大聲責問。

「我在欄杆上,我在思考著要不要跳下去」我異常平靜地回道。頓時我失去一切知覺,光、音、觸、聞、味,漆黑一片,一切都好遙遠,好遙遠。

「死了會不會簡單一點?」我輕輕地問了自己。然而,我也沒有答案。

事情一路急轉直下,我沒死成,因為我不夠勇敢。因為我夠勇敢,所以我不想逃避,撥了電話打給我非常要好的一位朋友,他穩穩地接住我了,而這部份之前已經分享過了,可以參考《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這篇文章,我在這就不贅述。

只是我到現在仍能清晰地記得,死掉,原來是這麼容易的事情。

現在

只有你,懂得我,就像被困住的野獸,在摩天大樓,渴求,自由。

親愛的,這不是我第一個被金錢豢養的故事,也不確定會不會是最後一個,但絕對是至今最撕心裂肺的。

在這之前我以為我可以。我以為愛情可以培養,可以慢慢地長出來,但我忘了那需要在足夠健康的土壤中,才能好好開花茁壯,而不是扭曲變形;我以為愛情可以購買,世上事物都有價值,但我錯估了存在的本質,無法被輕易貼上售價,而這也不是對方真正想要的;我以為愛情可以販售,能輕鬆地獲利賺取,但我驚覺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甚至呼喚來疾病與死亡,我也並不享受其中。

當我聽到 K 欣喜地告訴我,已經匯了 200 萬進朋友臺灣的戶頭(外國人攜帶或轉錢進入臺灣是有些不容易的),準備在臺北幫我們買一棟兩人的房子,我盛怒狂飆了他一頓,要他把錢給我轉帳回去!好窒息,好想逃離這一切。

最後,我們在樟宜機場談了分手。

雖然 K 還是想藕斷絲連,但我斷絕了一切可以聯繫上我的方式,漸漸地,我失去了K的音訊,漸漸地,我終於能好好呼吸。

我曾自傲地相信愛情是可以買賣的,相信這是供需法則的一種,然而我輕忽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他買到了我的帥氣、我的身體、我的陪伴,但他買不到我的真心;我得到了他的金錢、他的物質、他的照顧,但我得不到我想要的愛。

親愛的,愛情不等於愛,如果你渴望好好愛人及被愛,請別輕易標價了你的愛情。我想邀請你,好好地探索自己對愛最純粹、最深邃的渴望,有些時候答案可能很簡單,或許,就是一份「真心」。(推薦閱讀:當我們只是因為「渴望被愛」而付出,會有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