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在即,你準備好了嗎?準備好為自己的想要的社會做出選擇,為自己的選擇作出承擔。請不要輕易放棄,不要輕易放棄自己和世界,我們與你一同經驗著這一切。

先不談民主(democracy)的政治形式,改為心理學的方式去思考其潛在意義的話,我們會發現,當人們說一個「民主社會」的時候,其實是說這個社會是「成熟的」(mature),這種成熟反映了每一個公民的「心理成熟」或「情緒成熟」(emotional maturity),比如包容不同意見與取向,或盡可能理性地彼此討論與溝通。

這種從不成熟到成熟的民主光譜,其實根植於人們的內心。人們透過投票,來表達內在鬥爭(inner struggle)的結果,因為外在政治場景被內化,與內在世界的各種力量互動角力起來。因此,投票的方式,表達了每一個人內在鬥爭的解決方案。我舉幾個親身經驗或聽聞的例子:

  1. 一位男士希望臺灣不會被中共統一,但又認為和平協議或統一能帶來更多商機,他的內在拿不下決定,所以他給自己的答案是「兩個黨都一樣爛」、「我看破政治了」,而沒有要回家投票;
  2. 一位女士多年來無法接受自身的同性戀傾向,她亦因為在關係中一再遇到拒絕自身需要的情人而求助諮商,而她總是幻想有人能夠拿掉她的同性戀傾向,所以她決定投給支持反同志(教育/婚姻)的候選人和政黨,因為連投給同志友善的政黨,都讓她「受不了自己」;
  3. 一位泛藍的阿姨認為政治十分骯髒,也沒有強烈要去投票的意向,但她一直有著一顆對年青人關懷的心。有一次她認真聽了年青人的擔憂,比如他們在香港反送中事件的見聞經歷後,她動了惻隱之心,決定要投給承諾保住臺灣主權與保障年青人未來的政黨。

由此可見,人們是以內心的鬥爭來感受外界,對不同政見取向作出認同與投射。在選舉之際,每一位選民的內心都暫時成了一座政治舞臺,並經驗著各種挫敗感。(同場加映:台灣女性政治人物金句盤點:只會攻擊性別,不過是害怕女人比你優秀

但如果我們因為失望、無奈與恐懼就不去投票,其實也可以說我們「放棄了自己」。


來源|unsplash

在最基礎的層面,民主的意義,是成熟的個體能夠以選票來表達他內心鬥爭後的結果。因此,不同政見不是問題,而是我們能否為自己的內心負起責任?我們是否準備好用投票來跟證明自己已達到「成熟」的基本門檻?(延伸閱讀:給香港少年少女:我們在最壞的時代生活,也在最好的時代反抗

請記得,民主是一個成長、長大、變成熟的歷程,而回家投票,是當中不可或缺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