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相處,難免會有「暫時」把權力交付予其他人的場合,但切記別因此就認為這些從屬理所當然,任何關係都是經過雙方同意才能建立的,若是你的上司、朋友或愛人拿得太多、給得太少,長期失衡已經引發你的不愉快,或許是時候調整狀態,收回一點對你的決定權。

你為什麼允許他們這樣對你?

社會心理學之父庫爾特.勒溫曾在他關於「團體動力學」的研究中提到,所有的權力都是在互動當中產生的,是在關係當中被授予的。

這裡說的「權力」的擁有者,是在我們生活中隨時隨地都存在的概念,不僅僅是職場中的上級、強勢的朋友,也包含了各種能夠對自己產生影響的人,比如權威、專家、老師、客戶等。凡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產生影響的能力,都包含在本章所講的「權力」概念中。延展開來,影響力、說服力、領導力、可信度、氣場等,都是擁有權力的表現。

那我們作為普通人,手裡的權力到底是什麼?它怎麼在關係中授予和傳遞?又是怎樣和自己有關聯的?我們能做到什麼?意識到權力的存在,並且能好好利用手中的權力,就能隨時掌握主動,提高能動性。

授權:把影響自己的權力授予他人

在生活中,我們常常會遇到各式各樣的困擾: 我真是太倒楣了,遇到一個這麼糟的老闆,不僅吹毛求疵,還非常不公平;我辭職在家帶小孩,沒有經濟地位,整天都要看老公的臉色;我竟然遇到了這麼刁鑽的客戶,天天出難題;我婆婆太不講理了,沒見過這麼奇怪的人,我真是受夠了⋯⋯

每當有人對我這麼說,我都會問一句:「的確很糟糕,可是,這麼糟的老公,這麼糟的老闆,你為什麼會允許他們這樣對你?」

聽到這個問題,大多數人一般都會先愣一下,緊接著回答:「我能怎麼辦啊,人家有錢、有權,我能有什麼辦法?」這就是我們一般的認知。我們總覺得,權力是一種可以用來支配、影響別人的東西,是自上而下的。比如:大臣的權力是國王給的,員工的權力是老闆給的⋯⋯他是主管、是權威、是專家,他的地位比我高,他就自然擁有了支配我、影響我的力量。他在上,我在下,我是弱勢的一方,理所當然被他管;除非有一天,我也到了一個很高的位置上,拿到屬於我的權杖,我才能擁有權力,否則,我就只能忍受和服從。(也推薦你:為你點歌|你的忍耐,不會換來他對你的愛

但真的是這樣嗎?當然不是。

你以為你沒有辦法,你以為你沒有權力,事實上,你隨時隨地都有權力,你是那個有力量的人。他們之所以可以讓你不舒服,原因只有一個:你允許了他們。是你把讓自己不舒服的權力交給了別人。

很難理解嗎?我來舉一個典型的例子:之前有部很紅的中國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主角侯亮平被委任為漢東省反貪局局長,他是「上面」派來的人,他見了省委書記、檢察長,上級認可、手續齊全,他看上去已經具備了管理下屬的權力;但當他被介紹給反貪局其他成員時,大家在第一時間裡並不認可他,他誰也使喚不動。那些自上而下的頭銜,都不能幫助他隨心所欲地指派大家做什麼、不做什麼。後來,他靠自己的能力,贏得了眾人的認可,大家才心甘情願地配合他工作。

所以,他的權力是下屬給的。

從這個角度來說,真正的權力,是自下而上給予的,真正有權力的是那些看上去被領導、被影響的人。你能夠領導我,是我認可了你的領導;你能夠影響我,是我接受了你的影響;你能夠欺負我,是我忍受了你的欺負⋯⋯自始至終是「我」把權力給了「你」,這就是「授權」。

授權在生活中隨處可見。十幾個人一起去餐廳吃飯,你點你的,我點我的,很可能半天都點不好。最好的辦法就是選一個人來點菜,這時候,大家把點菜的權力交給了這個人。他看上去擁有了一些特權,但我心裡明白,這個權力是包括我在內的大家給他的,他並沒有凌駕於我們之上。他點的菜如果我不愛吃,我也能隨時拒絕。

同樣的道理,你加入一家公司,有了一個老闆,他對你發號施令。他看上去擁有權力,但這個權力也是你給他的,他並沒有凌駕於你之上。我們挑選喜歡的公司,是為了透過這份工作實現自我。從這個角度講,你可以說我在幫老闆工作,也可以說老闆是在幫我工作。

權力的鑰匙

我常常用「鑰匙」這個比喻來幫助大家更具體地理解:我們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都有專屬於自己的「房間」,我們掌握著進入那個房間的「鑰匙」,那就是我們的權力。「授權」就是將這把「鑰匙」交給別人,讓他能走進我們的「房間」。交出去的目的,是為了讓對方幫我們做點什麼,是為了合作。但很多人在生活中很難意識到自己手裡握著這把鑰匙,也沒有意識到這把鑰匙是不是交出去了。


圖片|來源

這就好比我們把家裡的鑰匙暫時給了清潔阿姨,讓她來打掃一下。可是,一些人忘了這件事,反而把這樣的「清潔阿姨」當成了掌握權力的地主惡霸,認為她隨時都可以闖進家裡,如果她把東西弄得一團糟,我們也只能默默忍受。這很荒唐不是嗎?對於那些糟糕的老闆、擺臉色的老公、不講理的婆婆、刁鑽的客戶,我們常常會抱怨他們「你憑什麼這樣、憑什麼那樣」,其實他們「憑」的就是我們糊裡糊塗給他們的那把「鑰匙」。所以,找回主動性、成為更強大的自己,先要看見這把「鑰匙」,並靈活使用它。

使用權力鑰匙要避開的三個陷阱

既然意識到自己手裡是有權力的,那我們是怎麼把「鑰匙」糊裡糊塗給了別人的?常見的「陷阱」有三種。

1. 言語上的陷阱

我有個朋友叫默默,她有段時間最大的苦惱就是不明白為什麼孩子這麼不聽話,她十分挫敗地說:「我管得了公司整個團隊,卻搞不定家裡一個孩子。」有一次我去她家做客,親眼看了她跟孩子的相處方式。默默是個溫柔的媽媽,她會對孩子說:「哎喲,我的小祖宗,你看這裡亂成這樣,你快把玩具收起來,好不好?」「乖,別看卡通了,先過來吃飯,好不好?」她的態度柔和,凡事都跟孩子商量,但孩子往往只用兩個字回她:「不要!」

我以前也是這麼對我兒子說話的:「我們現在去刷牙,可以嗎?」他就會說:「不可以。」後來,有一次我們過馬路,眼看已經紅燈了,他還在往前跑,我大喊:「危險!站住!」大概是我的語氣和聲調嚇到了他,他馬上停下腳步,一動也不動地看著我。事後我回想起來,才發現自己是有辦法在這種「重要緊急」的關頭,一句話就讓孩子乖乖聽話、不敢反駁的,因為這種時候,我不會跟他商量,不會說「你停下來,好不好」「你不要過馬路,行不行」。

「好不好」「行不行」這種帶有選擇空間的疑問句,等於是把「不好」「不行」「不可以」這些話送到孩子嘴邊,給了他拒絕你的權力。如果我說「把玩具收起來,過來吃飯」,那被拒絕的機率就小很多。 我告訴默默這個想法,她有點猶豫,「這麼強硬地跟孩子說話,真的好嗎?」這個問題點到了關鍵:我們之所以在很多事情上把「不用聽話」的「鑰匙」交給孩子,是隱含某些目的的。我們可能是為了讓孩子擁有更大的自由,又或者是為了讓自己成為更開明的家長,這些都是我們交出「鑰匙」的目的。但我們意識不到自己的這些「目的」,反而會覺得是孩子自己的問題,是孩子調皮、不懂道理。看到這一點,你還會一直單方面責怪孩子不聽話嗎? 這就是言語上的主動權陷阱。我們在跟人交流時,由於表達不當,很容易不知不覺地就把「鑰匙」給了對方。(看看更多:學會拒絕,你才可能做出自由的選擇

2. 行為上的陷阱

有時候我們嘴上什麼都沒說,或者口頭上說著不要進入我的「房間」,但我們沒意識到的是,在行為上,我們卻伸手把「鑰匙」遞給了對方。

比如,你嘴上抱怨老公亂扔東西、不收拾房間,可是他一扔,你就去撿,這不就是在用實際行動配合他亂扔嗎?

職場上也有類似且非常典型的例子:我剛剛升為部門主管時,有一個不到十人的小團隊,團隊的夥伴都很年輕,沒有經驗。做專案報告時,我自己做只需要一個小時,但是交給新人的話,光是講解培訓的時間差不多就要兩、三個小時,而且交上來的內容還不一定能用;我要是再重新教一遍,又要耽誤很多時間。每到這時我都會想:「還不如我自己做,反而能更有效率地完成。」所以剛開始的時候,我會一邊說著「嗯,還可以,你先放這裡吧」,然後自己重新做一遍。這導致了什麼結果呢?堆積在我身上的工作越來越多,我越來越累,覺得簡直在被團隊壓榨。

後來有一次,我跟一位企業家聊天,說起當時的困擾:「新人進來,成長得都很慢,一點忙都幫不上,我自己越來越累!」企業家雲淡風輕地說:「聽起來,你並不想他們真的能幫忙啊。」「什麼啊?」我一頭霧水。「我是說,你也沒有很想讓他們成長呀。」

我忽然明白他的意思了。看起來好像是團隊不夠力,我被壓榨;但事實也許是,我把「壓榨我」的權力,主動交給了同事。管理者很重要的一份職責就是「培養團隊,成就別人」,我的工作應該是指導同事,幫助他們成長,但我卻一次又一次越俎代庖,代替他們完成工作,還抱怨他們不成長。

在行動上,這不就是把壓榨我自己的「鑰匙」交了出去嗎?


圖片|pixta 圖庫

3. 心理上的陷阱

除了言語和行為上的陷阱,還有一種陷阱更加隱密,就是你既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做什麼,但是在心理上默默地就把權力授予別人,自己還壓根沒有意識到。在以前的公司,我就遇過這樣的事。

同事梅子有段時間工作得非常不開心,原因是同部門的佳佳總是「針對」她。她們倆同期進公司,一直相處得不太好,最近合作一個專案,矛盾更是集中爆發。「你看她那趾高氣揚的樣子,開會時不是說我這個方案不行,就是說我跟客戶談判不成熟,真是煩死了,每次一想到進公司要看到這個人我都不想起床。你快幫我看看內容,我急著要交。」 我把她的報告看了一遍,發現有幾個地方有很明顯的邏輯漏洞,我提了出來,也把原因解釋給她聽。梅子聽完,點頭稱是,「你這麼一說我就理解了,你真是厲害。」但其實,我指出的那幾個問題,佳佳也指出來過,梅子卻覺得自己備受佳佳刁難。

同樣一個方案,我跟梅子關係要好,提的建議她很容易接受,佳佳提出來的就令梅子煩躁不安,感覺處處被針對,甚至覺得在公司待不下去了。為什麼?因為梅子沒意識到,實際上,是她自己出於某種原因,把讓自己生氣的「鑰匙」給了佳佳,她反而覺得自己很被動,是對方處處針對自己。這種心理層面的授權,一般情況下看不見、摸不著,所以是最難捕捉的。這種心理上的陷阱在親密關係中更容易出現。越是親密的人,越容易影響到我們的情緒。如果你剛剛失戀,非常痛苦,這時候,哪怕只是看到前任發了新動態,或者從朋友那裡聽到什麼消息,你都會傷心個半天。你會覺得,是這個人做的這些事讓你傷心了,「我這麼痛苦,都是因為你,我沒有辦法。」

但其實,也許是你沒有意識到,是你自己把讓你在意/傷心的「鑰匙」交給了對方,你允許他可以在你心裡走來走去;而你不肯收回鑰匙,也許是因為想挽回他,又或者是為了紀念這段感情。總之,是你交出了那把鑰匙。

不信你看,時間一晃而過,一年半載之後,你有了新的感情,甜蜜幸福,這時候看到對方也交了新的對象,你好像也沒什麼感覺了。這是因為你放下了這個人,收回了「鑰匙」,關上了心裡的那道門。(延伸閱讀:「不想失去你,更不想輸給你」親密關係裡的權力遊戲

所以,在那些無助的時刻,如果能夠看到自己的權力,我們就不再是無辜的小白兔,不再是無助的受氣包,然後就會明白:他能這麼做,是因為我給了他「鑰匙」。換句話說,我也可以選擇不給他這把「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