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性,除了追求可愛,還要有女子力。會做飯,會打掃,會化妝,女子力競賽場,每個人在場上永恆追逐。但是,那些不夠有女子力的女孩,都去哪了?

框住所有人的「女子力」

若是認同「像個女人」的自己,並對此毫無疑義的人,不在此處討論之列,但在這世上,其實還有許多人被這句話所捆綁。而近來以「像個女人」束縛住所有人的代表性詞彙,就是時有所聞的「女子力」。

「女子力」風行的源起背景眾說紛紜,而當前常被提起的「女子力」,主要還是在強調「作為女人,應該細心體貼、當然要認真規矩」這些要素。

「女子力」所隱含的概念很廣,包括即使工作忙翻天,個人生活也要維持有條不紊(親自下廚、隨時打掃房間,過著規律生活),但最近,「女子力」的中心目標,卻已變成了「如何才能獲得男性的評價」。

例如,在職場上能細心地幫大家處理「日常瑣事」,就會被稱讚「女子力很高」,像是為疲憊的主管泡杯茶等等。

或者是懂得察言觀色,依對方的喜好行動,時時記得送些小禮物,也都被歸類於「女子力很高」的範疇。

「女子力」還強調要重視外表,不只是造型搭配等初級程度,更講究是否「花心思仔細保養自己」。從肌膚保養、完整的妝容、髮型,甚至到美甲,「作為女人,當然要注重穿著打扮」,就算工作再忙,也不會以此為偷懶的藉口,因為女性就是應該「把自己打理得一絲不苟」。(延伸閱讀:日本文化觀察:為什麼日本女人不管做什麼都要「可愛」?

最讓我疑惑的是,我從未聽過「男子力」這樣的說法。當然,男性當中也有許多人為了「必須像個男人」而痛苦,若從這個角度來看,男性或許也受到潛在的「男子力」所壓迫。

另一方面,也有男性覺得自己的「女子力很高」,甚至還有人因為被這樣形容,在女性眼中反倒變得更有魅力。

但令人不可思議的是,為什麼不直接稱讚這樣的男性「細心體貼」,而要說「女子力很高」呢?畢竟,用來評價「女子力」高低的指標是「細心體貼」和「注意細節」,而這些能力原本和性別是毫無關連的。

一旦加上了「女子」,就變成了將女性框限在「女性=細心體貼」這項傳統規範裡的詞彙。最後的「力」這個字,又為這個詞語添加了「有意識地延伸出去」的要素,變成被用來比較的對象。

但即使是女性,也不見得都想做個「細心體貼」的人;此外,就如前言所提,有些人天生不懂得「察言觀色」,就算想要細心體貼也做不到。

因此,「女子力」高的人,沒有必要否定這些女性原本的資質及努力。

同樣地,「女子力」低的人,可以接受別人認為自己「不夠細心體貼」的觀感,卻不需要接受別人對自己「女子力低下」的評價。因為接受「女子力低下」這樣的評價,就等於默認身為女性的自己是一個缺陷品。

「女子力」令人窒息的理由

在自覺「女子力低下」的女性中,有人很乾脆地接受了這個結果(像我就是完全看開了),但也還有很多人就此認為自己是「失格女」,而使自我肯定感降低。

38頁所列舉的各種煩惱就是一例。只要看過這張表,就會明白這些煩惱都是因為女性想要擁有「完美女子力」、成為「完美女人」,卻偏偏無力做到,於是對自己展開一連串批判所導致。


圖片|來源

我時常思考所謂的「完美主義」,也曾著書分析。所謂的「完美主義」,基本上是一種過度逼迫自己,導致壓力叢生的想法。

從生物學來看,每個人出生時都乘載著完全不同的遺傳情報,肉體也需要休息,否則會難以長久支撐,因此不可能存在「完美」這件事。但是,「完美主義」卻會讓人產生「完美」確實存在的錯覺,利用「負面思考」逼迫自己,無時無刻挑剔著「這裡不夠好」、「那裡沒做到」。

由此可知,「完美主義」=「針對自我的非現實慢性批判」,而且一定會降低自我肯定感。許多憂鬱症患者的病因,往往都隱藏著完美主義的陰影。

此外,完美主義也同樣會捆綁周遭的人。一旦對旁人也要求「完美」,就只會看到他們身上「不足的部分」,然後忍不住開始挑剔。

如今一想到「女子力」,就會像我在網路上所做的自我測試,變成一連串的「評價分數」。(延伸閱讀:你不用夠可愛,才值得被愛

我自始至終都認為,每個人都能有自己所認同的「女子力」,與外界的評價並不衝突。一旦用「女子力」這個「標準」框住女性,就會朝「必須更加提升女子力」的方向演變,從性格教育變成了分數競爭教育。

在此同時,與他人的關係也只會變成「我的女子力比她低」這樣的優劣比較。

如果一直在「我這麼不好」、「我實在糟糕」的思維下活著,是不可能培養出自我肯定感的。

事實上,「標準」與「自我肯定感」之間有密切的關連,只要還在用某種「標準」衡量自己的價值,就無法發自內心獲得真正的自我肯定感。

覺得自己「缺乏女子力」的煩惱有哪些?

□ 不知道怎麼微笑,總覺得沒有自信,笑起來不自然,還很彆扭。明明很憧憬純真可愛的笑容……

□ 字寫得很醜,每次要在謝卡或賀年卡上署名時都沒有自信。

□ 雖然有心想多了解藝術或音樂等高品味的興趣,但還是更喜歡漫畫和上網。

□ 每天都很忙碌,房間裡亂成一團!

□ 對做菜完全不在行,別說味道了,連裝盤都缺乏美感,做角色便當更是不可能……

□ 對自己的用餐方式沒有自信,只要和不熟的人吃飯,就會緊張得全身僵硬。

□ 很想成為時時保持笑容的人,但是每當傷心或疲憊時,臉色就會變得很糟糕。

□ 不知道怎麼稱讚別人。如果勉強自己,就會變得太刻意,馬上被看穿。

□ 希望自己的用字遣詞更得體,但總是會冒出「真的假的」這類的話;有時太過興奮,說話語氣也會變得「沒大沒小」, 事後想想都覺得難為情。

□ 沒辦法像別的女孩那樣貼心地遞出面紙給別人。事實上根本就不記得帶手帕或面紙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