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聞是關於資訊的,而慢新聞是關於意義的。」每週為你精選 4 到 6 則國際新聞,看見生活裡的性別痕跡,用柔軟視角領你洞見各國脈動。

蔡依林登上國際《Billboard》,用音樂撐平權:「我只是跟隨我的心,做對的事情」

蔡依林從台灣走至國際,因出色外語能力,獲知名 DJ Hardwell 邀請演唱《We are one》聲名大噪,受到美國權威音樂雜誌 《Billboard》注意,除驚豔她的音樂能力外,一直以來公開表態支持婚姻平權,熱愛同志族群的形象,更讓《Billboard》為她撰寫一篇專訪,每每挑戰極限的地才精神與開放多元的性別意識,成就如今的蔡依林,但她說:「我只是跟隨我的心,做我覺得對的事情。」


圖片來源|《Billboard》

根據《Billboard》報導,總是戮力關注同志議題,因而有「華語歌壇最受同志族群推崇的女歌手」的封號,問及蔡依林對此有何看法:「很高興能通過音樂表達我所關心的事情。我不打算成為任何特定群體的偶像。我想做的只是鼓勵同志族群勇敢做自己,這是我認為對的事情。讓他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也期待影響社會容納更多元的聲音。」(推薦閱讀:寫在蔡依林演唱會後:每個人都需要「坦然面對自己」的勇氣

蔡依林曾透過《不一樣又怎樣》MV 帶出婚姻平權的議題,訪談過程她也闡述了自己關注 LGBTQ 議題的想法:「這支 MV 的誕生,來自於我聽見的真實故事,聽到的當下我感到很難受,希望透過音樂讓人們以更平和且多元的態度去看待各種不同的親密關係與生活,每個人都有人生的起伏,歡笑與淚水,無論性別和性取向。我衷心希望不會再有人遭遇這樣的苦痛,期待用音樂的力量,帶人們正視同志議題。」(推薦閱讀:蔡依林演唱會重讀玫瑰少年:葉永鋕死去了,但世界還有更多葉永鋕

關注性別議題外,蔡依林對女權運動亦不遺餘力,被問及接下來想努力邁進的目標,她表示,自己過去透過音樂與許多女孩喊話,從身體意識到愛自己的概念,未來希望可以關注更多社會上的性別問題,用音樂,用自身影響力,將其相信的價值傳遞出去。

德國通過同婚合法法案:「婚姻是兩個不同性別或同性的人,一起過一輩子。」

6 月 30 日德國聯邦議院舉行同性婚姻民法法案投票,投票結果為 393 票贊成、226 票反對,4 票棄權。法案將送至德國聯邦參議院(Bundesrat),若通過,德國將成為歐洲第 14 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

此次德國通過同婚合法法案,法案內容不僅承認同性婚姻合法,亦允許同性伴侶領養孩童。根據《法新社》報導,修正後的法律條文為,「婚姻是兩個不同性別或者同性的人,一起過一輩子。」(推薦閱讀:等了 15 年的吻!愛爾蘭同性婚姻公投通過動人攝影集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德國社會民主黨議會領導人托馬斯·奧珀曼(Thomas Oppermann)於開幕辯論表示:「若憲法保障一件事,那麼此國家的任何人都可按照自己的願望生活。如果同性婚姻通過,許多人將因此受惠,但沒有人會因而失去甚麼。」

梅克爾亦於投票結束後發表其對同性婚姻之看法,她表示:「對我以及基本法來說,婚姻是由一男一女共組的,所以此次我投下反對票。」不過她也說:「我希望今天的投票不只體現出個人立場對於不同意見的包容與尊重,也能為社會帶來和諧和凝聚力。」


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德國議會通過同性婚姻法案的投票結果,引起柏林全城歡騰慶祝。一位同志朋友 Sarah Kermer 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說道
,她於 3 月份向她的女朋友提出求婚,她知道她們全然地相愛,但不知道德國何時會允許她們結婚。25歲的 Kerme 說:「投票結果出爐時,我在上班,我看著直播宣布同性婚姻法案通過後我開始不停地哭泣,這一切改變發生得如此迅速。」

看見同志權益,婚姻平權的聲浪蔓延世界,自台灣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後,法國、德國亦陸續宣布同性婚姻合法,爭取婚姻平權之民主進程邁下了更自由多元的一步。(推薦閱讀:臺灣是亞洲首例!524 同婚釋憲結果:民法違憲,限期兩年修法或立法保障同性婚姻

The Everyman Project:從皮膚顏色、身材尺寸到性別氣質,你都能安然成為自己

根據《Unicornbooty》報導,《The Everyman Project》創辦人塔里克·卡羅爾(Tarik Carroll),因從小的成長歷程,讓他感受到社會對於種族、膚色、身材仍存在許多歧視問題。主流媒體創建出的審美觀,總讓他覺得自己過於高大、皮膚太黑,於是竭力地把自己的存在感縮小,避免與他人眼神接觸,用廉價太陽眼鏡與棒球帽武裝自己,遮蓋羞愧與恐懼。(推薦閱讀:真正的身體平等,是胖子瘦子都不該受到歧視

卡洛爾他在時尚界工作了一段時間後,意識到儘管是身材媲美希臘神像般完美的男性模特兒也深受「身體形象問題」的困擾。他說:「社會對完美的追求有種迷思。我們大多數人對於自己的膚色永遠無法感到自在,我們總覺得自己不夠完美,很可能永遠都不會『完美』。」


圖片來源|《Unicornbooty》

為此,卡羅爾開始了《The Everyman Project》,期盼為全世界的人們提供自我激勵並且從自我厭惡的循環裡解脫,長成更自由的自己。

他指出現代時尚產業多以身材精壯、膚色白皙的模特兒作為時尚品牌照片,在這樣的主流媒體傳遞下,隱性地排擠了其他身體想像,卡羅爾試圖以打破社會框架,傳遞更多元的時尚與身體樣貌,將多元身份、性別認同、個人意識、種族與膚色的身體形態呈現世人眼前。他期待透過《The Everyman Project》展示不同於主流媒體品牌的體態,不須身材結實、充滿肌肉與陽剛氣質,每個人都可以活出自己的特色,做自己的理想典範。(推薦閱讀:全世界最黑的模特兒!Khoudia Diop:走過霸凌,我更愛自己


圖片來源|《Unicornbooty》


圖片來源|《Unicornbooty》

卡羅爾特別提及他開啟此計畫的初衷:

「我的主要目標是創建一個安全空間。展現身體的各種樣態,讓社會對於身體樣貌可以跳脫胖瘦、膚色的拘限。我們也爭取非典型的男性氣質。是的,你能成為你想成為的人,捨去社會規範的性別氣質,你不必依據社會的框架而拘限自己的穿衣風格。我的目標是展示從皮膚顏色到身體尺寸的多元性別氣質,讓每個人都能在各種廣告與形象中看見與自己相似的身影。」

針對此項計畫,卡羅爾也期待任何 16 歲以上想參與的族群持續投入,藉由分享自己的身體故事與人生歷程,幫助更多人去認識自己,找到對自我的身體認同與自信。

打入世界女子杯曲棍球競賽, Nahida Khan:「我的父親保護我的羽翼,給我自由追求夢想。」

巴基斯坦板球運動員 Nahida Khan 是 2017 女子世界杯比賽中,代表她國家的最高得分手,談到此項成就,她表示一切都要感激父親對她的支持與栽培。


圖片來源|《BBC》

根據《BBC》報導, Nahida Khan 說:「我的父親不顧家人與部落的反對,全力支持我從事曲棍球這項運動。」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保守傳統的社會風氣下婦女被要求貢獻家庭,但她的父親,一個開明的自由主義者,總支持著她接受教育並追求夢想。

儘管父親於幾個月前過世,但 Nahida Khan 仍感念他不顧社會眼光保障她有足夠的自由實踐熱情,在板球這條路上發光。「他總是讚賞我的堅持與鬥志,這給我很大的信心,讓我能夠心無旁鶩地成為板球運動員。」回憶起父親的教導, Nahida Khan 感性地這樣說。女性打板球這項運動在巴基斯坦仍有嚴重性別歧視,且不受到重視,甚至有人會因此取笑她嫁不出去,只因她穿著與男生相同的運動衫,進行著屬於男孩的運動。(推薦閱讀:《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印度,告別父權的長路


圖片來源|《BBC》

儘管走在曲棍球運動員這條路上,遇到許多挫折,Nahida Khan 仍不受社會侷限打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她說自己與其他女孩相較起來已足夠幸運能得到很多追求夢想的自由,亦感謝父親傾盡全力保障她追求夢想的羽翼不被家庭、社會折斷,成就她活成現在的姿態。

吉爾吉斯「認養阿嬤」組織:「不論物資多寡,他們總是真誠地道過一聲聲感激。」

根據《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報導,吉爾吉斯有個「認養阿嬤」組織,其為在地的老人福利基金會 Babushka Adoption(BA),BA 是吉爾吉斯頗具名氣的公益組織,Babushka 是俄文的「阿嬤」之意,不同於國際常見的認養幼童的捐款計畫,BA 關注的是老年社群的福利,認養的是吉爾吉斯的「阿嬤」或「阿公」。除將一個月 12 歐的贊助全額轉交外,BA 也組織社區老人互助團體,提供免費居家照護。(推薦閱讀:【世界日誌】用行動翻轉現況!夏德萱關注失智老人、印度女子足球隊、NASA 女太空人


圖片來源|《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

自 1999 年起,此基金會便開始關注老人照護問題,提出認養阿嬤計畫,除了幫助年長者得到更多的金援資助外,另有互助團體協助長者針對社區特色製作手作物品,增加額外收入貼補家計。接受組織幫助的阿嬤阿公們對於這些幫助都深表感激,「每到了發錢日,阿公阿嬤們會穿上體面的衣服,早早就來排隊,他們很重視,也很感謝這些援助。」BA 的經理愛黛這麼說。

BA 的司機達尼亞在老人領完錢後,發給他們一人兩罐蔬菜罐頭。物資發放並不每次都有,仰賴隨機且不定時捐贈的物資,因此也無定量分配,發到後來快不夠,只好改成一人給一罐。但不論多寡,這些物資援助對阿嬤們來說都額外珍貴,她們在零度以下低溫裸著雙手,接過罐頭,道過一聲又一聲感謝,似乎兩罐罐頭帶給他們莫大的幫助。


圖片來源|《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

他們個個獨自前來,獨自離開,踽踽獨行的背影讓人感到一陣酸澀,老人獨居以及長照問題在現今高齡化社會底下已成極需正視的社會議題。文內亦點出,吉爾吉斯 BA 的存在,多少彌補了些政府的失能,不過認養資金的來源不足或中斷,以及其他照護服務的資源需求都是 BA 極待解決之問題。(推薦閱讀:有尊嚴的老去,荷蘭為老人痴呆症患者打造的村落 hogeweyk

民間的基金會、互助機構外,政府應將老人照護與長照問題納入未來政策規劃中,正視並保障老年人年老後的生活質量與生命尊嚴,唯有政府與整個環境的結構投入,讓年長者能夠實際享受社會福利,才得以根本地解決、照護年長者的長照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