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聞是關於資訊的,而慢新聞是關於意義的。」每週為你精選 4 到 6 則國際新聞,看見生活裡的性別痕跡,用柔軟視角領你洞見各國脈動。

日本僧侶從變裝到出櫃:「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仍虔誠,對自己的心很真誠」

26 歲日本僧侶西村宏堂接受香港《蘋果日報》訪問,深談從化妝出櫃到成為僧侶的成長歷程。西村宏堂顛覆一般人對於僧侶禁慾嚴守紀律等傳統,直面自己的性傾向大方出櫃,戴起假睫毛當起化妝師,直言佛祖不因任何人的性別或出身而有差別待遇,積極正面且自信的發言引國際關注。


圖|翻攝自西村宏堂 IG

根據《蘋果日報》報導,自小生長在寺院的西村宏堂起初並無當僧侶的意願,高中時發現自己喜愛男生的性傾向對他形成了另種壓力:「我喜歡男生,但那時我不敢跟其他人說,害怕他們會覺得我不正常,不想跟我做朋友。」同時,深感日本社會教育體制裡的服從性,他更感格格不入,「我覺得大家都跟從社會定義為正常的事,我無法認同。若為了迎合社會,而要做些自己不認同的事,我會感到憤怒或失望。」因此,他 18 歲選擇離開日本,到美國讀書。當地開放的同志文化,令他更勇於表現自己,中性打扮、穿戴女裝。偶然機會下替朋友化妝,意外發現對化妝的喜愛,其後更成為專業化妝師。(推薦閱讀:【台北電影節選片】《變裝皇后萬萬歲》生活從不只是生存


圖|翻攝自西村宏堂 IG

因文化帶來的思想衝擊,讓西村宏堂開始想重新了解日本的民族性,對世界存著許多疑惑也讓他潛心學習佛法,從佛學裏面,他找到更多對自身的肯定。「我知道佛祖並無因任何人的性別或出身,而將他們分等,我覺得只要做你相信是好的事,就對了。」他亦表示身為同志、彩妝師與成為僧侶並無衝突,他可做自己想做的事,但同時很虔誠,對自己的心很真誠!

17 歲同志家庭孩子獲選冰球新秀:「我以我的媽媽們為傲」

6 月 24 日 NHL(北美職業冰上曲棍球聯盟)選秀會上,17 歲加拿大新秀安德森道藍,以第 41 順位被洛杉磯國王隊選為冰球新秀,激動擁抱拉拔他長大的兩位女同志母親法蘭和南西,感謝她們一路陪伴,身為同志家庭的孩子,他以母親們為傲。

根據《Los Angeles Times》報導安德森道藍從不隱瞞同志家庭的出身,「我不能改變他人想法,我只能為可以接受我家庭的球隊效力,就算因此在選秀落選也沒關係,我以我的媽媽們為傲,以所有我認識的同志為傲,我不會因此覺得丟臉,當然他們也不會。」(推薦閱讀:三個同志家庭的動人告白:「承認我的家庭,妨礙了誰的幸福快樂?」


安德森道藍(中)從小在女同志愛侶法蘭(右)和南西(左)的關愛下成長。翻攝 NHL 官網

安德森道藍的親生媽媽法蘭是加拿大女子冰球員,舅舅湯瑪斯是他的教練。湯瑪斯說:「我認為安德森道藍在兩個媽媽的美好關愛下成長,讓他能用不同於傳統家庭的思維看世界。他不認為男人該怎樣、女人該怎樣,因此成長為一個更多元開放的人。」國王隊球探雅內提也表示:「安德森道藍有兩個愛他的媽媽,栽培他成為優秀球員,他的敬業態度和在球場上的表現都無可挑剔。」


圖|Marissa Baecker / Getty Images

安德森道藍更於《LA Kings Insider》的球員介紹中感謝兩位母親的栽培,辛勤接送且陪伴他練球,這次被選為洛杉磯國王隊的隊員兩位母親也都激動地為他流下眼淚。身為同志家庭的孩子,他說自己覺得跟他人沒有不同,一樣是在很正常健康的家庭中成長,這次能被選為冰球新秀,也代表了時代的進步,他十分樂見同志在這社會裡越來越被接納,活在一個更自由平等的世代。(推薦閱讀:同志讓我成為更好的人:我是直同志,我就是他們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罹癌:「我希望自己以最大善意對待政權敵意,以愛化解恨。」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傳出罹患肝癌,尚寶軍律師引述劉曉波家人的話證實其於 5 月末被檢查出患有肝癌末期,不久之後被允許於瀋陽一家醫院保外就醫。劉曉波於此之前一直被關押在監獄裡。尚寶軍表示,他的情況很不好。


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和妻子劉霞(左)。攝影|狄雨霏

2008 年劉曉波因參與起草《零八憲章》呼籲中國結束一黨專制,實行更大程度的民主而被捕,2009 年 12 月 25 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審判處有期徒刑 11 年,在遼寧省錦州監獄服刑。2010 年,他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成為第一位獲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

劉曉波於 2009 年 12 月 23 日發表《我沒有敵人— 我的最後陳述》一文,表態自己信念的價值以及遭受迫害的心路歷程,文內提及:

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因為,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劉曉波,《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攝影|Odd Andersen / AFP

此文字句表達了他對民主自由的期待以及遭受政權壓迫的殘酷,儘管失望仍期待中國民主進程能在各界努力下有所改變,此番言論與其投身民主的作為讓他於 2010 年 12 月 10 日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為感念他的付出,當時儀式於挪威舉行,數百名來自各地的示威者在奧斯陸的街頭舉行火炬遊行,並把劉曉波的巨幅頭像投映在奧斯陸大酒店的正門外牆。

台灣同婚合法後,祁家威重返紐約登上同志大遊行花車

6 月 25 日上萬人走上紐約曼哈頓街頭慶祝 2017 紐約同志驕傲大遊行,台灣連續第 3 年派出花車,由同志平權運動先驅祁家威率領參與。

祁家威時隔 18 年重回紐約,參加紐約「同志驕傲大遊行」,在台灣同性戀婚姻合法化不久後重返紐約,對他來說意義重大。他回憶這 30 多年來,為爭取同性婚姻權益多方奔走,他始終沒有放棄,堅持為同婚運動不斷發聲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歸因於家庭支持,「從我告訴父母我是同性戀第一天起,他們就表示支持,我在學校也從未被霸凌,一直被接納、尊重。」(推薦閱讀:42 年的同婚長跑!祁家威:「我自己不需要,但要為別人拼命」


圖|PNN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鐘聖雄攝影

從小的家庭支持與同儕陪伴,讓祁家威能勇敢地活出真實的自我,在為同志權益挺身而進的過程中他也曾提及:「同志不是一種病,對的人想要做對的事為什麼不可以?」 2013 年 3 月,他與男伴至台北市萬華戶政事務所登記結婚被駁回,經行政訴訟後,敗訴定讞,因而提起民法釋憲, 5 月 24 日大法官公布釋憲結果,宣布民法違憲,同性可以結婚。(推薦閱讀:臺灣是亞洲首例!524 同婚釋憲結果:民法違憲,限期兩年修法或立法保障同性婚姻

這跨時代的性別進程因祁家威在同志權益爭取路上的努力不懈而有一大跨步,台灣同婚合法後再返紐約參與同志驕傲大遊行,也替世界各地仍為同志權益努力的人們捎來一絲暖意。

紐約同志驕傲大遊行更被視為一年一度表態同志精神,鼓舞歡慶自由多元的重要指標,遊行從曼哈頓第 5 大道、38 街口出發,一路往南走到 1969 年暴動的格林威治村石牆酒吧。「石牆暴動事件」(Stonewall riots)普遍被認為是美國同性戀解放運動和當代同性戀權利抗爭重要起源。《紐約時報》當日更於遊行現場拍攝下 360 度的紀實影片,讓全球各地的民眾能身歷其境,一同參與同志大遊行現場的熱騰氣氛,看見彩虹旗在城裡各處飄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