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短暫婚史嗎?這個詞並沒有特別明確的定義,但是我們可以理解為擁有較短的婚姻生活,最終選擇離婚的人。在現在這個離婚已經越來越普遍的年代。很多女性開始不再為自己的婚姻生活妥協或者糾結。短暫婚史也不是一個需要避而不談的敏感話題。(推薦閱讀:

我的母親經常以各種方式對已經到達適婚年齡卻還是單身的我施加壓力,其中有一個堪稱「經典」的玩笑,「你的同學某某不是都已經離過一次婚了嗎?不要搞到人家都第二次結婚了,你一次還沒結過。」

仔細想想,我周圍有過婚史的同學、朋友已經雙手數不過來了,而且很多都是結婚不到一年就選擇離婚。誠然我是希望每段感情都能有美好結局,但是回過頭來,要問自己婚姻的美好結局是什麼?我們都喜歡祝福新人,白頭偕老、永浴愛河,但是真正可以得來這種結局的婚姻是絕大多數嗎?我想未必。當離婚變成一件平常之事,再不是誰的恥辱,也許我們可以重新審視短暫婚史背後的故事。

離婚會讓女人「貶值」

這樣的觀點還是把女性等同於一種商品,把婚姻關係當做是一種買賣。還是把女人當做是男人的附屬品,女性自己的主體性完全被掩蓋。而且這種貶低女性的觀點,即便是在如今的這種看似兩性已經走向更加平等的社會還是有很多「換湯不換藥」的同義表達。這種觀點包裹著的對女性的看法是「女人的價值建立在她的性經驗之上。」

雖然說很多男性已經拋棄了「處女情結」,但是卻依舊非常在乎女性的性經驗。留學法國的台灣女孩楊雅晴的「百吻巴黎」遭到網友痛罵,也是因為大家覺得她與男性的過多的親密行為應該被斥責。擁有婚史的女性會被貼上「已使用」的標籤,但是當我們把視角轉換到女性的角度就會發現,其實女性已經跳脫了「性經驗」的束縛。(推薦閱讀:

女性的身體屬於自己,女性自己應當有足夠的權力去控制自己的身體,能夠對於自己的「性經驗」實現絕對的自主管理。不會因為害怕所謂的「貶值」就將自己的幸福捆綁在「性經驗」上。也有女性因為性生活不和諧而選擇離婚,這些都是女性對於「性」以及自己的「女性身份與性」的關係的解套。

「錢」不是她考慮的因素

女性經濟獨立很大程度上成為了她們敢於擺脫不理想的婚姻關係束縛的籌碼。女性不再需要自己的配偶作為「長期飯票」,不用擔心離婚后的生計問題。像是在德國會有針對離婚女性的經濟補助,用以幫助女性不會在解除婚姻關係后無法生活。當然離婚之時的財產分配也是很多矛盾的焦點所在,而現在「婚前財產公證」也成為一種趨勢。

不過短暫的婚姻關係基本上意味了較少的婚後共同財產。結束短暫的婚姻關係,不會造成太多經濟上的損失,或者必然導致生活品質的下降。從這個方面來說,離婚變成了一件所需要的「機會成本」不大的事情。

短暫婚史並不是把婚姻當兒戲

婚姻不是小時候我們玩的「家家酒」,但擁有短暫婚史的人也並不是簡單隨意地看待婚姻。「閃婚」導致的「閃離」只是短暫婚史狀況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很多經歷了愛情長跑走進婚姻殿堂的男女最終還是選擇離婚。

有觀點認為「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而結婚是兩個家庭的事。」承認這種觀點可能有些無奈,但是這反映了現實中的婚姻關係是複雜的,有很多結為夫妻的男女雙方之外的因素在共同影響著一段婚姻關係的發展。

在我周圍的一些擁有短暫婚史的女性朋友,非常一致地都接收到了來自原生家庭的支持。當然我不能以她們的案例去推斷這就是普遍的現象,但我想這至少反映了,有的家庭在跳脫先前對於自己「乖女兒」的期待。這也關乎到社會對於女性角色的重新建構,因為家庭是社會的小單元,是社會的縮影。

無論如何,短暫婚史不應當成為男性或者女性的短板,我們如何看待短暫婚史也決定了我們對於「婚姻」這件事還能否有更加深刻的參悟。童話里「王子公主從此以後過著幸福的生活」並不是必然的社會的現實。(同場加映:

男人和女人對婚姻各有期許,但現實的生活無法回應這種期許的時候,男人和女人都應當做出調整,這種調整,可以是改變自己的期許以維持婚姻關係,也可以是去終止這段關係,無關早晚,無關長短,尊重彼此,尊重自我就好。

(本文作者:世新大學傳播學博士生 陸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