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單元上刊四個月,累積 95 篇作品。每天一篇 500 短字,為生活調味。如果你曾經因為這個單元流下眼淚,那是因為你愛過;如果你曾在這裡看見自己的狼狽,那是因為芸芸眾生裡,總有一個人能看懂你,總有一篇專屬你的單身日記。(第一篇

我們是單身來到這世上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一旦有了羈絆,單身就成為一種特殊的狀態。

關係,討論到頭來很是空虛。我們知道,愛或不愛、有沒有人惦念、誰想著你,都要這麼活下去。我們總是輕易將單身聯想到一個人的情感狀態,我一直認為談論單身,談的其實是「獨生」,是握有生命該長成什麼模樣的主權。(延伸閱讀:

我認識很多母親,他們結婚後的生活面目比未婚殘忍,心比單身還蕭條;我認識很多年輕一輩的女子,他們無論單身與否,都企圖快樂的生活。

單身日記敘寫各種生命脈絡的紋理。世上有人流淚,就有人放肆大笑。有人快樂的單身,就有人悲情的單身。有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單身狀態。無論你懷抱什麼樣的情緒生活,那都是值得存在的。

單身日記從來不是寫給維基定義的單身女子看,更像寫給每段獨生的旅程。

所以單身日記有很多形狀——貪戀物質生活的、重視精神質地的,無論同性戀、異性戀,單身狀態或是穩定交往中,這些人都在寫單身日記,寫著一段段生命獨自生長的孤獨;寫體制對剩女的壓迫,也寫作為一名不願被社會價值綁定的憤青怒吼;寫失戀喝掛的夜晚,也寫拋棄愛情的女人。(你會喜歡:

單身日記偷渡許多無以名狀的情緒,那些我們對世界的憤怒、試圖和解,我們不只想戰鬥,更像看清楚差異的表情。他的單身或許喜歡用幾個包、幾段速食關係打發;他的單身喜歡窩在被窩嗑著洋芋片佐以陸劇日劇。各自游刃有餘的狀態總是不同。

無論在哪種關係裡,我們都不可能如此完整,存在醜惡的、歪斜的、不盡善盡美的。我很喜歡《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裡一句話:「令他反感的,遠不是世界的醜陋,而是這個世界所帶的漂亮面具。」

寫單身日記的時候,不像在畫螢光筆,把這個字優越的標注起來,更像坦承:是啊我就是這樣的人。其實我們多少都寫過日記的,日記就是誠實,以及寫給你希望他偷看的人看。你不需要去認同別人的日記,可是你該尊重每本日記記載的真實。

這是瞿欣怡《說好一起老》裡我讀過好多遍的字:「總有一天,我們會拋下彼此,沉入深潭。我只希望,那一日來臨時,我們只有悲傷,沒有痛苦。我只希望,我至少可以陪你飛翔一段,陪你安穩落下。」

所以一篇篇的日記在這,陪你安穩落下。


芙烈達卡羅:坐困傷痛的人,冒著被傷痛由內而外吞噬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