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全新專訪企劃,細數女人的傷痕、女人的驕傲、女人的歷史。我們想懂得女人肉身承載的疼痛、用女人的視角望見世界。一百個女人,就有一百種模樣,我們記載所有美好的面孔,激勵自己,啟發世界。聽聽她的故事,看見真實歷史。你嚮往海外工作嗎?這篇 Herstory,我們來聽在日本工作的 Shion 說職場故事。

「我在日本做第一份工作的時候,很痛苦,上下關係的文化很嚴格,就算上面的人是錯的,你也沒有權利去跟他們講。在 training 的時候,為了要訓練日式禮儀,他們是直接拿尺放在我背後量鞠躬標不標準。

這是 Shion King 的經驗,在日本工作即將邁入第四年,她第一份工作是在日商公司 Pasona 擔任 Career Adviser,工作內容主要是幫客戶找員工,直到找到的員工順利進入客戶公司上班為止。我和 Shion 在一場海外工作講座上遇見,身為台灣人,卻能在日本為來自世界各地的求職者面試、修正履歷,這樣的多重身份讓我很想將她的故事,分享給所有對前往日本工作有憧憬的人。

日本,的確有令人嚮往之處,Shion 說,日本環境乾淨,四季分明,春天賞櫻、秋天賞楓、冬天泡湯、夏天看海,而豐富的歷史文化更是日本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每到祭典時刻,漫天煙火施放,大家全穿著浴衣上街;許多泡溫泉的店,都擁有幾十年悠久歷史,一面泡湯,一面還能聽歲月說故事。

這是我們能看見的日本,但在日本工作是什麼感覺?日本職場的樣貌如何?Shion 回憶起第一份工作,當時的她才是大學剛畢業的年紀,面對嚴格的日式管理,在 training 階段就吃足苦頭。

嚴格日式管理,訓練口條和膽量

「我們一進去就有 peer(同儕、同事)評分表,每個人會被分配到一張地圖,我們必須在被畫上螢光筆的範圍內,一家家公司去按門鈴拜訪,譬如說,成功拜訪一家就得 1 分,有遞出名片就是 5 分等等。」每天早上一進公司,評分表便赤裸裸地被公佈出來,自己和同事的成果如何,一目了然,形成一股無處可逃的壓力。(同場加映:不分男女都該學的職場成功學:對別人柔軟,對自己狠毒

「當時我被分配到的是一個工廠區,不像商業區那樣一間間大樓很密集,是要走很遠才會到另一間公司,我那時覺得很生氣,為什麼分這個區域給我?現在回頭看才覺得很慶幸,我被那種狀況逼得不怕打電話、接電話,和客戶面對面的交談也不害怕。」一個外國人隻身在日本工作是辛苦的,面對文化差異和職場摩擦,只能自己咬緊牙關面對。

追求齊頭式表現,和別人一樣最好

Shion 說話的風格是很直接且灑脫的,說起那些苦悶的職場回憶,已經有種「走過來了」的堅毅感,我問她,身為外國人在日本本土公司上班,還有哪些衝擊和困難,而當時的她是如何克服的?她說,要不是因為自己個性很不服輸,面對壓力或是被瞧不起時,總會有種「我就是要做給你看」的好強,她可能早就逃回台灣了。

「其實日本人是很不信任外國人的,外國人很難往上升遷,沒做出成績來他們就會覺得你不能用,甚至什麼機會都不給你,另外,他們也比較喜歡會去討好跟拍馬屁的人,而不是表現特別好的人,當然可能很多地方的公司都會有這種狀況,但日本人更喜歡齊頭式的平等。」Shion 說,日本主管不喜歡員工太顯眼,如果員工可以表現得跟其他人一樣最好,所以,無論表現如何,幾乎都是領一樣的薪水。

除此之外,最讓 Shion 無法適應的,便是日本人不喜歡改變的習性,若有人覺得公司哪裡有問題,會傾向選擇不說,因為就算說出來,可能只會引來上級的反感,事情也不太會改善。「我面對這種文化的方式,就是更努力去做出成績,後來我幾乎都是做到公司第一、第二好的業績,就比較敢講話,雖然他們會不會改是另一回事。」

「相同挑戰沒克服,就會一直出現」

在大學時期就曾赴早稻田大學交換一年的 Shion,深刻體會到日本的校園環境和職場真的不一樣,這樣的衝擊讓她很灰心,當時的她對於職場人際非常頭痛,於是在工作一年多後,萌生了辭職的念頭。(推薦你看:工作就跟談戀愛一樣,挑戰都在熱戀期過後

只是沒想到,她向老闆提出辭職的想法後,老闆說的一段話,卻讓她感激至今:

「妳今天遇到這個挑戰,妳沒辦法克服它,妳逃跑了。因此,不管妳逃到哪裡,這個挑戰還是會以不同的形式出現,因為妳根本沒有學到它。」

Shion 回憶,她其實非常討厭當時的老闆,但卻覺得他說的話很有道理,因此留了下來,又在公司待了一年多。

「現在看起來那是對的決定,一年前,我不知道當有人故意當面攻擊我時該怎麼辦,所以我會逃避;但一年後,我學會如何圓融地處理。」Shion 說的攻擊,是有一位前輩刻意在上司面前說她的壞話,讓她很挫折。直到後來,一位印度同事教她可以透過 Email 和上司解釋,再同時副本給對自己有誤會的前輩,把事情說清楚,這便是一種能在職場上保護自己的方式。

神奇的是,當她學會處理原先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的困難時,轉職的好機會就出現在眼前,「可能是冥冥之中評斷我人生的、幫我打分數的人,覺得我學到了在這間公司該學的,就終於讓我離開了。」Shion 說她相信命運這件事,但也同時相信有一部分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上,而迷惘,則是要教會我們如何做選擇的一種機制。

「沒想到,身為外國人的我能在日本發揮這樣的價值」

離開原公司,對人資相關工作已有一定熟悉程度的 Shion 順利進入法商公司 Criteo,受過嚴格日式管理的洗禮,Shion 在法商公司體驗到完全不同的企業文化。

「我沒想到日本也會有這種比較活潑、reasonable 的地方。」她說,目前公司的外國人很多,非常國際化,她也漸漸在工作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和成就感,Shion 在 Pasona 的工作,主要是人才介紹、幫人找工作;而進入 Criteo 後,則是專門在幫自己的公司招攬人才。

無論是在原本的日商公司,或是現在的法商公司,對 Shion 而言,人資工作帶給她的意義都是同等重要的,許多 candidates 在順利工作後都曾回來感謝她。她舉例,在第一份工作期間,自己雖然不適應公司的管理階層,但也有不少令她成就感十足的事,曾有一個美國籍台灣人,想在日本找工作卻四處碰壁,Shion 建議他將履歷上的美國籍改為台灣籍,並且根據他的特質投遞觀光、旅遊相關公司,很快地便找到不錯的工作。

Shion 說,她觀察到那陣子台灣人還滿搶手的,才會給他這樣的建議。「我用我的專業去跟他談,他就很受用,他原本再找不到工作就要因為簽證問題回美國了。」她說,慢慢找有慢慢找的方法,要快的也有快的建議,這就是人資該有的專業。(同場加映:說出影響力:用專業達到影響力

作為人資,在別人生命中或許只是短暫過客,但留下的重量其實是可以很重的。「我曾以為自己只是幫忙面試、教人家寫履歷,但沒想到我的一些建議是可以影響別人一生的,我沒想到身為外國人的我,能在日本發揮這樣的價值。」Shion 目前正在考取日本職業諮商師證照,並已通過第一階段考試,希望能更精進自己的專業能力。

日本職場性別觀察:管理階層有 9 成是男性

在日本近四年時間,我請 Shion 分享她的日本職場性別觀察,她說,這幾年,由於日本社會的高齡和少子趨勢明顯,政府非常提倡女性進入職場工作,但大多數出來工作的還是以男性為主。(和你分享:日本料理界的性別困境:只有男人當得了大師?

「最近日本重男輕女有稍微改變了一些,政府有在做努力,外國人來日本也變得比較容易,市場較以前開放了。但是,某些傳統還是存在,怎麼去調適、去強化自我價值及職場競爭力,都是在日本工作的課題。」

「很多日本女生容易自我限制,覺得自己有小孩不能工作,另外,以日商公司來說,如果要升遷,還是會先升男性員工,因為高層會覺得男性不會請產假,可以出差。」Shion 說,雖然公司裡員工的男女比可能會是 6: 4,差距不大,但放眼望去,公司管理階層有 9 成全是男性。

她也提到,除了日本女性本身的觀念保守以外,日本稅制設計也在變相鼓勵女生留在家當家庭主婦,女性只要把名字掛給老公扶養,就能幫老公節很多稅,讓許多人選擇走入家庭而非職場。當組織家庭比進入職場容易許多,女人在選擇的十字路口上看似輕鬆多了,但若想走上另一條路,難度也提高了。祈願隨著社會結構改變,能讓有意願想往高處爬的女人,擁有站上梯子的機會。

想去日本工作?先做好這三個準備

隻身在日本工作,又擁有人資專業,我請 Shion 和我們分享想去日本工作前,應該要做好哪些準備。

1. 柔軟、尊重、表達的藝術

Shion說,在日本工作,必須要包容及尊重不同背景的人,並且學會和他們相處。她一開始很不懂說話的藝術,「我發現,同樣一封 Email,前輩寄和我寄,效果完全不一樣,後來才學到,任何事情都要先從認同開始,先理解對方為何這麼做,再提出自己的想法。」她說,這就是柔軟度和溝通之道,能讓她更有策略地達到目的。(延伸閱讀:海外工作要懂!將心比心比語言更行得通

2. 具備語言能力

通過日語 N1 檢定的 Shion 說得一口好日文,也有水準之上的英文能力,無論想到哪個國家工作,語言能力一定是最重要的配備,擁有了,無往不利。

3. 你真的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嗎?

在海外工作是孤獨的,Shion 說,如果沒有足夠的熱情、弄不清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便很容易想放棄。「我遇過不少人,都已經到日本了,但只做了一段時間就覺得很累、很想回台灣。」在摸清自己的方向前,若盲目地橫衝直撞,便容易迷失目標,原本的滿腔熱血也會變成一場空。

對 Shion 而言,人生沒有正確解答,也沒有所謂「最好的選擇」,她說:

「最好的選擇,就是讓你的選擇變成最好的選擇。」

Shion 認為,做一件事最難的階段,就是還沒開始做的時候。因此,她建議在還不確定大方向之前,試著為自己設立一些目標,就算長期的尚無法想像,也能先從短期的開始,她說,人是倚著目標前進的,如果眼前沒有要追尋的東西,就容易迷失自己。我理解 Shion 口中的目標其實並不必遠大,只要是能幫助尋找自己、緩步前進的,就是我們此刻最好的目標。

文字/Rachel
照片提供/ Criteo Ja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