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設置「博愛座」曾經引起台灣廣泛討論,博愛座是為了保留位置給最需要的人,是為了給身邊的人多一份體貼,是為了對周遭所處的環境,更上一份心。作者謝淑靖投稿,觀察「博愛座」與「電梯」的使用,我們該留位置給什麼樣的人?聽聽另一個面向的反思。(同場加映:

成為媽媽之後,對「博愛座」與「博愛電梯」常特別注意,似乎在變老之前,有可以使用它們的特權。感謝公家單位的貼心,讓不好出入的人們,可以藉著標示的提醒,在忙碌的都市節奏中,得到多一點的空間與禮讓。(同場思考:


(圖片來源:Yu-Cheng Chuang,C,C)

我們常推著嬰兒車,在電梯裡與輪椅使用者,老爺爺老奶奶,帶著行李的旅客短暫共處,互相禮讓。但是,也常會看到這樣的景象,博愛電梯前排了一整排低頭滑手機的男女,當電梯塞滿人時,姍姍來遲的輪椅者或推嬰兒車的媽媽,卻只能看著電梯在他們面前緩緩關上,默默目送他們繼續滑手機。

當然,電梯或是座位,都是繳了稅的市民應有的權利,大家都可以去使用。

但我剛舉的例子,凸顯了幾個都會現象:

一、手機的普遍,讓大家進入一種「當眾孤獨」的狀態。所有人忘我的沉浸在手機中那個自己可以掌控的世界,而忽視了我們處在「公共場合」,而非無人之境。從坐著看手機,到站著玩手機,邊走邊滑手機,還能一邊開車一邊用手機。手機的過度使用,已經造成某種公共安全的疑慮,使用者無視於周圍是否有需要的人,忽視身邊危險的訊息,成為活動式的路障,開啟了手機,簡直像進入「喪屍」模式。(推薦閱讀:

二、電梯的旁邊,一定都會有手扶梯或樓梯可供一般民眾使用。多走幾步路而已,卻越來越少人願意,這也是都市人身體健康的警訊。使用電梯的男女(沒有任何行李的),看似省下體力,其實是在虛擲健康。在電梯裡瘋狂自拍或照鏡子的女孩,多走幾步路,會讓妳更健康,把位置讓給需要的人,妳的同理心絕對讓你人美心更美。

三、每每趕上班的時候,年輕男女算準了離票口最短的距離,搭電梯!讓他們可以趕在九點前進公司打卡,就算省了一分鐘都賺到,趕不上電梯的老弱婦孺只能自認不如人,誰叫我們行動不便!但這豈不本末倒置?會選擇這個捷徑的人,應該在生活工作的各層面,都不會放棄任何屬於自己的權利吧!承平時如是,危難更如是。


(圖片來源:Jose R. Borras,C,C)

有時我跟先生會「刻意」把嬰兒車停在電梯外,目送著身手矯健的人們離開,並觀察著他們臉上的表情。

有人或許會感到不安,但大部分的人不會。我會解讀,他們就是那「更需要的人」。因為一天的上班,讓他們的身心都感到疲憊不堪,心靈的壓力可能比行李還重,情緒上的殘障不亞於輪椅使用者,情感上的脆弱可比剛出生的嬰兒,抗壓性低落已比骨質疏鬆還嚴重。(同場加映:

如果真是這樣,我願意把博愛座跟博愛電梯讓出來,讓給心靈上的老弱婦孺。若這件事一旦成立,當肉體還年輕健康時就已經需要享有「博愛」的特權,這樣脆弱的身心,又該如何面對未來的懷孕、身體意外和老病?

希望那時,讓座的風氣還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