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奧斯卡專題,奧斯卡已連續多年引來 #Oscarsowhite 爭議,聽正在紐約奮鬥中的演員微弋剖析「奧斯卡太白」狀況,分別就兩個面向,誰在選電影、誰在拍電影,一起思索,我們究竟該期待怎麼樣的奧斯卡?(同場加映:

哪裏出了問題:是奧斯卡太白,還是電影故事們不夠多彩?

Oscar

【弋語】奧斯卡頒獎在即,前一陣子吵得沸沸揚揚的奧斯卡「無顏色」事件,又再度引起高度關注。身為演員,奧斯卡曾是我認為演員以及電影人榮譽的最高境界:能提名,便是演技或電影領域的肯定;能得獎,似乎是表示自身演技或其他技術最為優秀。但於此回看,我不禁自問,奧斯卡還仍然是世界電影人的指標嗎?隨著時代的變遷,奧斯卡是否跟上世界的腳步,反映出現今電影界的真實樣貌?(同場加映:

我們,應該期待怎樣的奧斯卡呢?

2016年的完全白種人提名名單:哪裡出了問題?

放眼望去,今年度的奧斯卡入圍者,清一色是白人、或關於只有白人的故事;更遑論最佳導演提名僅有男性。而最佳影片提名中,你只能看見或許一兩位黑人是背景演員走來走去,或是有色人種被刻畫成低下、或暴力的象徵。其缺乏多樣性之明顯,令許多美國主流媒體大肆撻伐提名名單,更質疑奧斯卡的公平性。而諸如呼聲極高的 Beast of No nation 以及 Straight Outta Compton 毫無提名獎項,不只令許多專家咋舌,更使許多業界大老,如威爾史密斯,大導演 Spike Lee,決定以「不出席奧斯卡」表示明顯的抗議!

LA Times
2016 Oscar 提名名單:白人天下。來源:洛杉磯時報

而俗稱奧斯卡風向球的 Golden Globe 金球獎相較之下,雖仍以白人為主要贏家,卻以「顏色」以及題材多樣性穿插在提名名單上大勝奧斯卡的狹隘:我最欣賞的 Idris Elba 因 Beast Of No Nation 提名最佳男配角;Will Smith 被提名最佳男主角;以哥倫比亞大毒梟為主角的影集 Narcos(個人極力推薦的難得好戲),以及講述金錢、暴力的黑人帝國 Empire 均被提名最佳電視影集;其男女主角都被提名最佳演員⋯⋯等。(同場加映:

除了驚訝,許多專家根據歷年奧斯卡做了一項調查:原來並不只是過去這兩年,奧斯卡莫名的「白」;而是八十七年來,奧斯卡一直是白人的大本營:


數據圖檔:歷年奧斯卡提名得獎分析。可以明顯地看出,評審多為年長白人男性,而得獎結果也傾向一樣的結論。

問題一: 投票系統根本問題

A. 誰在投票?

具有投票力的奧斯卡評審們,93%是白人,76%是男性,而評審平均年齡是63歲。簡單來說,超過六千名的奧斯卡會員們,有四千人以上是老白男人。所以若電影以六十三歲以上的白人男性有興趣的故事為主軸,勝出的機率已超過七成。放眼望去一窺歷屆得獎的影片,受青睞的多是戰爭片、舊時白人英雄故事、傳記改編的白人男性故事、超級英雄⋯⋯等等。 僅僅7%的有色人種,敵不過主流票數的打壓。

B. 評審過程公平性?

簡單講述奧斯卡提名的過程:一部電影有「奧斯卡提名資格」需達到最低製作資金規定、符合政府設定的電影製作規則、在洛杉磯指定的電影院上線超過七天⋯⋯等諸多門檻;投票會員自由決定去看任何具提名資格的電影,不限片數。觀者只需在規定日期前將自己投的前五名電影寄到電影學院。

若你的電影不夠主流,題材不夠吸引人,甚至海報不夠酷炫,宣傳不夠力,甚或上映時機不對,都會減低你被提名的機會。因為越少人看,被提名的機會越小。

C. 另一種使人疑惑的提名規定,則是「先到先贏」。

譬如說,若李奧納多迪卡皮歐是第一個達到被提名規定票數的最佳男主角,那李先生就鐵定會被提名。剩下四個最佳男主角的名額,便等下一個達到票數的演員補上。並不是我們以為六千多票的前五高票就是最佳男主角喔。

若今日你的宣傳夠大,名聲夠厚,氣勢夠旺,你很有可能是那位最先確定被提名的人。而比較慢上映,比較低調或低資金的小製作,有可能比較慢被看見,被重視,到大家想提名他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因為最佳男主角只有五個名額,被搶完了。

The reverent
今年呼聲最高的最佳男主角提名人:李奧納多迪卡皮歐

D. 到底有誰看了所有的電影?

我自己本身是美國職業電視電影工會的成員,此公會簡稱 SAG。SAG 有年度頒獎盛會,所有 SAG 成員都能投票。我從去年開始便陸續收到電視以及影集 DVD,通常會附上許多華麗的包裝跟海報。幾個月來不下五十片的題材,說實在的,我沒有全看完:(同場加映:

個人偏好的影響

我選了看起來有意思,自己可能會喜歡的先看;再來看評價好的,新穎的,「有可能」會好看的片;最後,有時間才隨手挑兩片剩下的看看。我一看見封面全是白人,沒什麼女生,或看起來很像另一種戰爭時期的某無名英雄等題材等的電視電影,便原封不動放在一旁,純粹因為沒興趣(除非是知名大導演或有我最愛的演員等等因素左右我觀影興趣)。

最後投票,我僅從自己看了的幾部電影裡選了前幾名投下了票。

這樣的過程公平嗎?當然不。那些沒被我檢視的電影,很有可能有最佳男主角在裡頭;那些沒被拆封的 DVD ,很有可能產出我最愛的導演風格;也很有可能,因為我的一票能改變最佳導演的頭銜。SAG 的運作相較奧斯卡,已經是極度單純——很難想像有多少可變因素會左右奧斯卡投票者的最後決定。美國演藝工業如此龐大,無論投票系統如何設計,都會有必然的瑕疵。主流市場,會永遠駕馭著美國各大獎項的龍頭,以超前領先的姿態贏得多項獎項。

 

Vote
個人歷史連結以及對何種題材有興趣,大大影響了投票的動機以及結果。

紐約時報作者 Manohla Dargis 在一月的紐時報導 Oscar So White? Or So Dumb? 亦指出:

Oh, I never thought “Straight Outta Compton” had a real shot for a best picture nod, even with the Academy’s recent — and laudable — attempts to diversify its membership. There’s just too much cussing, for starters, and the average age of the 94 percent white membership is 62 (as of 2012). And I’m guessing that when these dudes (77 percent) were teenagers, they were listening to the Beach Boys (nothing wrong with that!), whereas a new Academy member like Ava DuVernay knew exactly who Dr. Dre and N.W.A were when she was growing up around Compton. My point being that the lived, embodied experiences of the membership greatly matter and that sometimes even the most well-intentioned white people just don’t see the racism and sexism in front of them.

 

他認為,因為奧斯卡投票者平均年齡在六十歲以上,那些老者年輕時聽的音樂可能是 Beach Boys,對電影 Straight Outta Compton 中充滿髒話、衝突、以及一群從加州小城 Compton 出身的饒舌先鋒的切身關聯或理解能力相對小;這與奧斯卡新加入成員 Ava DuVerney(金球獎得獎導演,近期知名作品為敘述馬丁路瑟金傳記故事電影 Selma,非裔美國人)必然了解 Stragiht Outta Compton 故事中的 Dr Dre 以及 NWA 的歷史性跟重要性恰恰相反。而因為年老白人佔據多數奧斯卡票源,對此種題材不感興趣甚或對片中髒話感到反感等等可能的原因,讓這部難得的好電影被提名的可能性機會渺茫。(去年回顧:

Straight Outta Compton
Straight Outta Compton: 是我認為今年奧斯卡遺珠。故事性強,表演到位,歷史意義重大,拍攝專業度均為世界等級。

問題二:誰在拍電影?什麼樣的故事會得到投資?

又,好萊塢或主流 Studio 大部分的製片,作家亦以白人男性為主:決定製作,投資何種故事的權力亦大大部分落在白人男性身上。

如此惡性循環的結果,便是作家多寫出以白人男性為主題的華麗大片或戰爭、英雄,滿負男性權威的故事。即便偶有一兩部以黑人為主軸的故事,均脫不出奴隸、或黑人平權鬥士馬丁路瑟金等歷史性電影⋯⋯環環相扣的結果,奧斯卡能取得提名資格的影片,只剩下一片雪白。

美國總統 Obama 亦針對此次奧斯卡事件提出大哉問:

California is an example of the incredible diversity of this country. That’s a strength. I think that when everyone’s story is told, then that makes for better art.

It makes for better entertainment. It makes everybody feel part of one American family. So I think, as a whole, the industry should do what every other industry should do -- which is to look for talent, provide opportunity to everybody. And I think the Oscar debate is really just an expression of this broader issue. Are we making sure that everybody is getting a fair shot?

~President Obama, 'Live from the White House'

(作者解讀)加州是美國充滿「多樣性」的代表城市。那是一種力量。我認為更好的藝術,是能說出每一種人的故事。多樣性,能造成更好的娛樂事業,多樣性的故事會讓每個人感到自己是大美國家庭的一份子。所以我認為,影視行業應該找尋最好的人才,提供平等的工作機會給所有人——就像其他行業一樣。而我認為,奧斯卡爭論真的只是一個更大問題的引介點:「我們,是否有給予每個人一樣平等的機會呢?」(同場加映:

Racical diversity

我期待的新「奧斯卡」:多樣,多彩,多方,多面,多有趣。

美國近年來群起的種族平等,性別平等等種種平權運動,都著重在『平等』兩字上面。男男女女有選擇愛人的權利,有選擇是否變性的權利,有享受權利的權利,有選擇墮不墮胎的身體權利;女性有升官、與男人拿一樣薪水的權力;女人有當總統、做領袖的可能;黑人有不被警察莫名射殺的自由⋯⋯(同場加映:

而終於,我們將焦點放在美國最強大的娛樂事業上面:

所有人種,只要能拍出好的電影,就應該被看見。奧斯卡最應該提供這樣的舞台,讓獨特的人才能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熱,而那樣的人,不應該只有白人:黑人,亞洲人,印地安人,拉丁美裔人,中東人⋯⋯

身在美國,我認為許多人所說的「太白」,目前仍僅只「沒有黑人」,很多其他種族是根本被忽略的。但至少,少數族群中比較強壯的一群開始發聲了。腳步緩慢但前進著——希望藉由過去兩年奧斯卡清一色的白人名單問題,能敲醒演藝事業大老們,願意強制給予少數的一群更多的機會。

我期待之後的奧斯卡評選標準能改制,能找出妥善的方法以確保所有精彩的故事能被世界看見,能準確地反應出美國樣貌的濃縮,能仍夠站穩世界電影指標的位置;不讓金球獎具廣大包容性的多樣化專美於前,向世界展現獨到的眼光、替真正最好的電影及人才們加上小金人的光環。

movie ma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