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為你讀詩,精選衛城總編莊瑞琳向韓波致敬的《神祕的季節》。一百二十九首詩,是個人的履歷,也是傳記,亦是與各種神祕奮戰的痕跡,它們很平常,微小而細瑣,經常突如其來存在,是詩使這些難以形容的線索成為通向宇宙之道。(推薦閱讀:

更藍──1998

你將自己命名為更藍
比從前的藍還要藍
文法上來說
是屬於比較級的

我的沈默將更深
比沈默還靜謐
你將聽不到任何聲音
是最高級的沈默

深海的魚不想聽到聲音
將頭埋得更深
你的藍還不及馬里亞納海溝的萬分之一
我沈到海底平躺
一天睡二十四小時
你從海平面灑下的藍色眼淚
刺痛我薄薄的膜

海將我壓得太重
我浮不上去
蒼老的魚失去欲望
在海裡發呆
藍色眼淚凝成水晶
成了深海的微弱照明
這裡沒有導盲磚
沒有季節路線
沒有歲月
只有海

春天的經歷──2000                            

春天,復活的
都不是我
我是來對比雨滴下豐饒的青翠
我是來領取春天所發出的
一紙死亡證明 

春天,吶喊的
卻都是我
我是悲鳴的群狗
我是黎明響起的悶雷
將陰影粉碎
灑在靜靜的鞋上                                                                             

於是在春天
我也只能笨重的行走
也只能拖著失序的雨滴
告別蝴蝶
告別花朵
告別飛鳥
慢慢地走回原來的地方

25歲──2001

25歲
旅程的n分之一
1-1/n的未來繼續走著
冬季快要開始   雲少少的……

我沒有想起誰
只是有點埋怨不太晴朗的天氣
無法形成陽光燦爛的典禮
雖然鴿子與人群總是有的

巷子小書店有一本辛波絲卡
也許總有一天會認識
就像總有一天我和你也會彼此感到陌生
卻不因此而喜悅而
心痛
在1-1/n的未來中
可能還會這樣的發生著:

一輪完整的冬春夏秋
持續的聚與散
憂鬱的幾次幸福的幾次
說話與沈默/醒與睡/飽與餓/堅強與脆弱/歸罪與原諒

就數著交替
直到最後一次
也許剛好又是秋天正在聚與散的中間仍記得昨天的憂鬱
可能是沈默可能是睡
還沒決定下一餐的食物
因為脆弱繼續怪罪不太晴朗的天氣以及
老是缺乏的鴿子

2013年5月12日 12:50

我和你,應該點播一曲克羅采
在可愛的哀愁中
持續皮膚上小小的雞皮疙瘩
 (英文卻說是鵝,我該為你換為此)

生命,又有了練習的機會
每分每秒持續的克羅采
在容易聞得到海風味的島上
海、河與雨水溼潤了你的意識
受潮的種子
不再追尋史詩的生長

和你的步伐
又讓我徹底忘掉性別
克羅采是男是女的鋼琴與小提琴

雨水是男是女,它都掉落在我
如鵝皮般的琴聲上
種子也忘了自己的陰性與陽性

2013年9月18日 14:27

一定要找到一點星光
我們跟原始人共有的寂寞

沒生過柴火,也夢過
火焰包裹住自己
你懷念你不曾經歷的事情

我們各自殞落的週期不同
有人是星星,有人是魚
每一天,你演化成不同的事物
出生然後再死去

2015年12月24日 8:46

需要流淚的時候
觀音會起霧

她把告別的聲音
藏在河流裡

需要相見的時候
她是不知名的鳥兒再來

朝那天空而去
朝那大海而去
臉孔埋在霧裡

更多好詩在莊瑞琳詩集《神祕的季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