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愛會很緩慢,要慢慢經營,溫吞地走。有一個人,你總是捨不得在一起。朋友問:「他這麼好,為什麼不在一起。」你心想,你已經在心底愛他好久了。相愛,總要等到最好的時候。(同場加映:

因為你是我愛的人,所以我不忍讓你見到我過的有多麼不好;除此之外,我也不忍讓你知道我關心你的時候其實淚流滿面。

親愛的你,我的心底只住的下你一人,心房很窄,窄的只能剛剛好讓你棲身,可是長年以來我提不起勇氣問你,我有沒有那個榮幸讓你住進我心底唯一的縫隙,因為我太愛你了以致於我突然丟失了勇氣,讓我們就這麼維持友誼吧,雖然有太多文章要我們鼓起勇氣大聲的說出「我愛你」,但他們都不明白,即便是用盡了全身力氣也說不出口,每每到了嘴邊,我只能若無其事的說出:「你最近還好嗎?要不要見個面?」,因為只有這樣的詞彙在我們倆之間才顯得自然。(同場加映:

你的特別只有我深深體會,他人都說我是個難取悅的女人,但我明白,最適合我的是像你這樣平凡的男子,沒有什麼特別,因為你的平凡在我內心便是最大的特別,再也沒有別人能夠給我這些屬於安穩的日子,其他的人有些深具魅力、有些充滿危險、有些則是散發致命的吸引力,有時我會誤以為自己愛上了他人,偶爾我會哭泣、偶爾我會懷疑,但最終我仍希望停泊的時候是在你身邊。

你知道嗎?因為你是我心底最愛的人,所以我實在不忍心告訴你,這段日子以來我生了大大小小的病痛,因為我害怕你會擔心,畢竟連我只是說句我感冒了,你便焦急的說著希望我好好把病養好,多多休息,說好的約還是等我痊癒了再見面,因為你擔心我拖著這樣的病體與你見面,會因為吹風而受寒、會因為淋雨而加劇,我說了我想見你,你說來日方長,你希望我見到你的時候我們能夠一起做些最日常的事,好比說吃頓飯。

其實這些日子以來我過的並不好,坦白說是非常不好,大略是當我一個人的時候我的眼淚便止不住的落下,每一個夜裡我都提早躺在床上,為的只是希望自己能夠早點入睡,甚至是希望自己今晚能夠入睡,每一個夜裡我都是這麼懷抱希望的,但事實證明,有太多的夜我睡的並不安穩,更多的時候我不斷地反覆醒來,只因為那些噩夢讓我難受的寧願回到睜眼的現實裡。

你知道嗎?我好想跟你說說我生活裡的那些壓力,但我知道有太多是無謂的,因為在這個世界上彷彿柔軟的人必定受苦,有勇氣的人註定得接受挑戰,好像只有在經歷過這些以後,才能真正證明自己是多麼的堅強,人生好苦,但像我這樣剛強的人永遠不會選擇低頭,我相信你也是一樣的,可是實際上,愈是堅強的人在夜裡愈是脆弱,愈是有自信的人愈捨不得身旁有人來去,雖然明白身邊無論是什麼最終都會走向分離,但有時離別來的太快,真是讓人措手不及。(推薦閱讀:

因為你是我愛的人,所以我希望在你面前的我從不輕易掉淚,我知道你見到我的淚會心疼、會替我抱屈、甚至你的心頭也會同我般難受,我愛你幾乎相等於我愛我自己,因此我選擇了隱瞞我的痛楚,我寧願自個兒耗盡多少個夜哭泣,也不願你和我一起難受,因為你有屬於你的生活壓力,而我的世界即便崩塌我都會奮力撐著直到最後一刻。

你是我生活裡的一抹豔紅,如果沒有你,我的生活將多麼晦暗,我不願造成你任何負擔,只為維持我倆之間長久以來的安穩與自然,只有在你面前我還有一絲氣力提起笑容,只有此時此刻是真心的,我愛你,是因為你是我心底的一部份,早在很久很久以前。

當愁苦的歌都唱盡以後,我不再疲倦、不再流淚、不再受傷,你我成為了勇敢的人,到了那時,我們就能相愛了。

「我忘了置身瀕絕孤島,忘了眼淚不過失效藥,忘了百年無聲口號,沒能忘記你,我想要更好,更圓的月亮,想要未知的瘋狂,想要聲色的張揚,我想要你。」--- 陳粒《奇妙能力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