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常為女性領導者刻意加上「特質」,想像他們「應該」要成為的樣子。即便是當代優秀領導梅克爾、希拉蕊、蔡英文、Marissa Mayer、Elizabeth Holmes⋯⋯都依然因為性別身份遭到許多質疑與挑戰,一起來看看,身在這個世代,性別平權,還有很長一條路要努力。(推薦閱讀:

猜猜這兩位優秀的經營者是誰?

最近相關 M 與 H 的新聞很多,所以有好一陣子,我滑手機心不在焉的時候,都會不小心搞混。

M 剛滿40歲,自史丹佛大學資工碩士畢業,專長人工智慧,加入矽谷著名科技公司後,十年內一路由軟體程式設計師、產品經理、升到副總及發言人。三年前接任一家年營收數十億美元、卻面臨成長衰退的網路媒體公司的執行長,職掌一年後,股價即成長超過 70%。2013年,美國《財富》雜誌所排名40位40歲以下的商場明星中,M 赫然排行第一!當年臉書的創辦人 Zuckerberg 也在榜上,只被評選為第三。M的豐功偉績,無疑是讓眾人仰望的一位卓越經理人。

今年31歲的 H 相較起來,稍微叛逆、卻也更為傳奇。19歲從史丹佛大學化工系輟學創業,成功地從多名矽谷投資人募得超過4億美元的資金,打造了一個估值高達90億美元、震撼整個醫療檢驗產業的事業。這使得 E.H.在年僅30歲時,就被評為世界上白手起家中最年輕的億萬富翁,同年在 TEDXMED 發表演說,被譽為第二個 Steve Jobs。

她們,都是金髮藍眼的科技美女、商業巨星、媒體寵兒。驚訝嗎?M 就是Marissa Mayer,Yahoo!的執行長。H 則是 Elizabeth Holmes,Theranos的創辦人暨執行長。(同場加映:

不過,她們最近遇上很多麻煩。   

女性領導者所遇到的反對聲浪

Mayer 雖大刀闊斧進行企業改造,然而仍難挽 Yahoo!營收與獲利率連年不斷下降的頹勢。今年(2016)更是傳出大幅裁員、分拆事業群的意態,員工無不人心惶惶、怨聲四起,股東們也暗地裡逼著董事會,準備隨時開除她。

Holmes 更不好受,去年(2015)十月華爾街日報針對 Theranos 發起猛烈的質疑,對 Holmes 所宣稱的核心技術表示充滿疑點,暗示該公司對外的發表只是空洞的願景支票,造成她一時之間聲望驟跌,投資人信心大減。

群情躁動,無論是 Yahoo!或 Theranos 內部員工或外部傳媒,均有聲音提出希望讓「更有經驗」、「更具成熟領導風格」的管理者來接手公司。而原先 Mayer 與 Holmes 所代表的性別平等、多元化等價值,遇上眼下時局艱困、企業策略轉型等挑戰後,竟一下反轉,被歸因為使得整個公司領導失敗、決策錯誤的因素,指責 Mayer 與 Holmes 這些「女性」領導者們並不具備「嫻熟管理技巧、大器經營組織」的能力。

在這21世紀初葉,我們仍身處在一個職場兩性平權觀念剛萌芽的時代,人們很難避開性別特質的刻板思維。在與這些女性領導者接觸時,仍充滿陌生與種種不解,或投射出過多不切實際的期待。

Mayer 與 Holmes 個人的卓越能力與堅強性格,無疑是她們成就今日成功的因素。但是就當企業遇到各種現實考驗的時候,人們要如何相信,這些接受頂尖教育、生活水準無虞、美貌高雅的女人們,能夠力挽狂瀾、體察組織困境、打破市場頹勢?

當企業一旦發生衰退事件,員工心中開始尋找一位堅強、實在、擁有傳統父親形象的一位領導人出來安定人心、扭轉時局時,女性領導人這個新面象,是否能取代人們心中的這些渴望?

同樣正協助公司轉型、試圖在商業世界再創榮景的兩位老牌科技公司執行長 Meg Whitman(HP)與 Ginni Rometty(IBM),雖然經驗更為豐富可觀,卻也一樣要為這些的質疑所擾。女性領導者天生所具備的溫柔、包容、關懷等陰性特質,是否能夠凝聚眾組織成員的信賴與尊重?

打破框架、擁抱差異:我們還需要更多典範

非裔演員 Morgan Freeman 某次接受訪談時,形容「設立紀念黑人歷史的節日」是一件「荒謬」的事情。他表示,若希望讓黑白種族歧視消失,就是要讓人們停止刻意互相稱呼「白人」與「黑人」。

這樣的邏輯原則,也適用於面對性別概念的框架。若希望消弭不平等與歧視,有一天人們也該不再著眼於談論女性領導者與男性領導者的差異是如何如何如何。打破兩性框架,擁抱彼此差異,這是我們必將迎臨的未來。(推薦給你:雪柔·桑德伯格給社會新鮮人的一封信:別讓任何人限制你

看著梅克爾、希拉蕊、蔡英文、Marissa Mayer、Elizabeth Holmes……,我們還需要更多這樣的典範。這些掌握當代趨勢浪潮、站上世界頂尖舞台的女性領導者們,正在現今社會,為女性開啟了一道想像的門。她們證明了,這是個用人唯才、任人唯賢的世界。女性同胞們進入職場、發揮專長、走向卓越,是無關乎性別,不具特殊含義色彩、更沒有透明天花板的。世界上任何一個人的職涯發展與自我追求,都是天經地義的行動。

要抵達這樣的世界,在這階段,我們仍需珍惜我們的領導女力。她們仍是創造平等工作場域、為職場女性建立自我的典範標誌。論斷她們之際,我們仍須練習使用在性別框架上公允的標準,來看待並鼓勵這些「領導者」。

祝福 Mayer 與 Holmes。無論她們的領導與創業這條路今後將走得如何,相信她們都會是極好的範本,成為眾多職場女性自在踏實前行的引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