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認識姚謙,是因為他的詞,因為他提攜了我們心目中喜愛的歌手們,在詞人、製作人、伯樂的身份之外,姚謙也是旅行家。其實誰都不能給旅行意義,旅行是為了看見世界與自己靜下來的樣子,旅行最動人的地方,是在旅行以後,旅行還一直持續著。(同場推薦:

姚謙

華語流行歌壇寫詞人、製作人、音樂經理人。20多年來陸續與李心潔、袁泉、江蕙、和劉若英等樂壇巨星共同創造了不少好專輯與歌曲。愛好旅行的他行跡遍及歐洲、美洲和亞洲等地。


圖說:哭牆前的祈禱者。

《一個人的收藏》發行前,我的書編輯就開始跟我討論著下一本書該出什麼?我的反應是別逼我,先讓我出門去玩吧,趁我還沒老以前。這是一句大實話,這三年來我已經把旅行當作一件迫切的大事了,每年至少有兩次計畫和預算較充實的旅行,而說走就走的小旅遊則隨緣而行。旅行前的準備,和旅行後的記述,都成了文字,出書的材料自然就不愁了。

這三年下來因為旅行閱讀了很多資料,記下了很多感想,除了少量發表,大都還是記述資料沒去整理。因為一直沒找到合適的發表地方,所以也不著急。《小日子》卻在這時候出現,這一份價值觀與我相近的雜誌邀稿,我毫不遲疑的答應,而他們希望以旅行為主,正好是一個觸動我的動力:去旅行!去整理旅行延伸出來的文字!

旅行就是這麼樣的一件事,無論你在事前做了什麼樣的準備以及想像,在真實地面對它的時候,真實總是會與你的想像有許多不同之處,那些不同足夠在當時對照半天、離開後琢磨許久。(同場加映:

以色列之旅,算是近幾年我比較認真嚴肅做準備的一次旅行,看了許多書、電影、 也準備了許多資料,規劃旅行的旅行公司 Abercrombie & kent 是一個非常專業的旅行社,給了我接近40頁的旅程說明書,其中有近半是簡史。即使如此,當我踏入以色列時仍然驚訝。以色列的確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國家,很難用簡短文字去形容它,也不是一趟旅行能看得明白,其中光是耶路撒冷這座城市就有無數的故事和文獻記載,因為它有太 豐富的歷史可以討論,直到今日都未定論。

無論你透過什麼樣的閱讀去理解一座城市,終究還是從別人的眼光去看它。

該如何認識這個國家,我有個故事分享:當我抵達以色列在邊境等待著導遊,我以為會看見是位體壯、體面的男士,或者活潑善交流的女士,結果走來一位年齡比我還大的老太太:「我是你們的導遊。」她已經60多歲,但是不要輕視一個60歲的老太太,她可是擁有三個博士:神經科博士、地理學博士和考古學博士學位。大半生周遊各國,在走了很多國家後才覺得對自己的祖國以色列所知甚少,於是 在60歲退休後,她決定去考導遊執照,因為能對遊客講解以色列的歷史和文化,才算真的認識自己的國家。(推薦給你:

當我站在耶路撒冷舊城的石板路上,看著舊城池內餐廳、咖啡館、畫廊林立的繁華鬧市,此刻的耶路撒冷與三千年前建立它的大衛王依然有著清晰的脈絡,但是此刻的它與這個世界更是有緊密的關係。那些新舊交錯的建築物、行走在其中穿著傳統裝束大鬍子的漢子、或時尚打扮出入美術館的人群,加上印象中許多發生在這裡不安的諜報劇情,以及瑪丹娜排除萬難選澤在此城辦了演唱會的新聞,忽然都浮上了腦子,居然有種今夕何夕之感。

這是個比自己預期想像中更平靜的以色列,也比自己預期想像中更晴朗愉快的以色列,在旅行途中偶爾微信(WeChat)發些照片,大陸的友人總是替我擔心地反應「注意旅途安全!」而臺灣的朋友則是驚訝地說「你去的地方好特別喔!」。這大概就是以色列給大陸與臺灣人印象最明顯的差別。

的確在入境以色列時,我是被入境仔細地過關檢查,與荷槍實彈的軍人所震驚,不過,一會兒後我開始用賞心悅目的心情,去欣賞以色列駐守國界的軍人,因為他們都是年輕貌美的青年男女。還記得這兩年特別受歡迎的美劇《國土安全》(Homeland)原創劇本其實就來自於以色列,在這個草木皆兵的國度裡,卻有著平靜晴朗的天空以及俊男美女的軍人,有點詭異,但卻非常偶像劇。

在這次旅行途中,不論是在耶路撒冷或者加利利湖旁邊的小城,那些從小在聖經裡讀過的地名,這會兒全都變成真實場景,我總有些對照困難的感覺,畢竟圖文相隔了二千多年。耶路撒冷比想像中更乾淨、也更安靜,加利利湖也比想像中更舒適、美麗。

印象中耶穌出生的馬槽地伯利恒城,現在是以色列境內巴勒斯坦人之地,早已成雄偉的教堂和絡繹不絕的遊覽地,是宗教與旅遊共存的地方。在加利利湖畔感受更是強烈,湖邊大型的水上遊樂場,不少垃圾遺留著未清除,彷佛人聲沸騰是不久前的事,此景雖然不減加利利湖山光水色之美,只是很難把耶穌行「五餅二魚」神跡與這裡聯結,這都是我為什麼有一點點對照困難之處。

在旅途中最引起我興趣的是北以色列。那些曾經因為復國而歸國的理想青年們,是如何建立起公社,所以造就了北以色列目前農業的蓬勃以及先進,又是什麼樣的過程把這些從理想出發的公社,轉變為商業模式。

那真是一段讓人不得不好奇的過程,當車子行駛在北以色列兩岸絡驛不斷果園的公路上,你幾乎會忘記它曾經是一塊寸草不生的荒漠之地,甚至誤以為身在加州某處富庶農莊,這也隱約地明白為什麼以色列會與其他中東國家有那麼大的不同。也許是因為才剛剛旅行回來,一切都還沒來得及消化清楚,藉著腦中混雜而零亂的畫面,更讓我迫不及待地想仔細看看它的來歷。為什麼此刻的世界對於猶太人、對於以色列有著那麼多的猜想以及好奇呢?(推薦閱讀:

這是旅行後仍可以進行的事,這也許是為什麼要去旅行的最大動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