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相愛容易相處難,觀察細膩的許常德老師卻說,相處容易,要長久的愛下去,才需要眉角。愛無兩全,讓我們找找其中平衡,找到那個讓你總是有耐心的人。(推薦你看:

相處,是一種生活狀態,重視的是平衡。相愛,是一種感受狀態,追求的是滿足。當妳要從相愛跨到相處時,這個過期就是決定你們能否好好相愛又相處下去的關鍵階段。妳愛他,妳不一定了解他,妳更不知道他在相愛以外的樣子,那麼多妳會很在乎的那些未知……

妳說,當愛上一個人後不久就決定要愛他一輩子的願望會不會太像賭徒或吸毒者?是妳覺得不管他擁有多讓妳受不了的生活習慣妳都能忍受,還是妳認為妳有能力改變他呢?要一直相愛已經夠難了,妳還要把相處想得那麼簡單容易,會不會瞎到過分了。

奇怪的是,這個世界大家都在集體裝瞎,都漠視這樣的豪賭在每個情愛與婚姻關係裡爆發各式各樣的災情。這些災情都不小的原因是每個豪賭的人都非常在乎輸贏,他們不是來玩玩,輸了可瀟灑地拍拍屁股走人,他們都是賭上一生的可憐人。

可憐的原因在於沒有準備好後退的路,沒想過要有獨立的經濟條件做後盾,我已踏上了相處之路,就成了依賴對方的半廢物。原本一方可以自理生活的,一相處就不會了,久了,就在這方面完全廢了。另一方原本有工作的,為了養兒顧夫,也自斷武功離職在家專職家庭主婦,不久,也跟社會脫節了。(推薦閱讀:

當自廢一半武功的兩個人有天發生難以繼續相處的問題時,他們礙於已無法獨立自理,又礙於面子或孩子或親朋好友偷窺評論的問題,他們是連分手的勇氣都沒有的。於是他們又繼續相處下去,繼續變成他們生活的唯一目標,或許,某天發生了什麼大事件迫使他們分開,否則保持現狀會是大多數疲倦到認命的人會有的選擇。

談了那麼多相處,而相愛呢?難道愛情經不起密集長期相處嗎?尤其是在相處裡回頭望相愛那個階段的人,都會想……那些愛,難道都回不去了嗎?為何回不去也放不下呢?是想要給自己保有最後一絲希望,還是跟大多數人一樣,已不知道要用什麼角度來想這個問題。

不管是責任的角度、愛的角度、人性的角度或單純享有的角度,都會干擾妳做最後決定,原來妳選擇的相處這條路上,早被妳什麼都要顧慮的態度堆出許多障礙物,它已不是那麼簡單空曠筆直的一條路了。

相愛,是愉悅的,是期待的,是輕鬆的;不相愛,是猜疑的,是掌控的,是豪取的。

在相愛的未來裡,能保有多少愛才是妳該在乎的,不要以為相處了,就離對方的愛比較近了。不要以為允諾彼此專一,妳就得到他對妳的忠貞,這是兩回事。或許妳會問,如果什麼都不約束,那要結婚做什麼,那要變成伴侶的意義在哪裡?如果妳要認真問這個問題,那我也認真地回答妳:是的,是沒意義的。

沒意義的原因是,它沒有太多實質保障,就算有,也要相對付出代價。妳以為的保障……比如財產或法律的限制,這些都有太多方法可逃避責任,不管是脫產或外遇,頂多讓妳空洞地佔有這個人的身分。既然什麼保障都沒有,既然婚姻只管得住願意負責的老實人,那麼,意義就顯得毫無意義。

其實,相愛,重質不重量。愛在漫長沉重又辛勞的相處旅程裡,一如涼亭,走累到一個程度,若碰上涼亭是何等幸福。

相處以前,妳什麼責任都沒有,才讓你們愛得那麼容易又那麼濃。但是責任畢竟不是空氣,當妳決定扛起的那一刻開始,也就沒那麼多時間和心力與情義去愛了,但妳要小心,別輕忽這問題,否則千山萬水一過,那份愛早就在半途上默默地消失了。失去了,再找回,可是比登天還難,因為誰都無法面對那久違後的尷尬。(推薦給你:

避免這尷尬,妳就要調整妳對愛的量的期待,每個月有個像樣的兩人約會,沒有約會,愛就沒有讓妳可以脫離現實的舞台。如果妳認為哪有這樣的時間和心情,那就表示妳已放棄了,連這麼重要的事妳都輕易地說沒辦法,還有什麼資格要愛呢?

懶,只配吃剩菜剩飯;懶,就會相信一勞永逸的老套過時方法。相處裡的相愛,可以是點綴夜空的星星,少,但明亮;相愛後的相處,是全新的旅程,可不是此刻的愛的衍生。